央视 CCTV

柴静怀孕之前在央视做的最后一档栏目是《看见》,2011年推出,另一位主持人邱启明后来也离开了央视。

在栏目总结会上,柴静喜欢提及的学习对象,是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的拉里·金(Larry King)和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唐·休伊特(Don Hewitt),后者已于2009年去世。两位打造的《拉里金现场》和《60分钟》堪称全球电视新闻人的圣经。在主播台上,他们一头银发。

有调查显示,中国电视节目主持人中,年龄在60岁以上的比例为“0”,而业态最成熟的美国电视界,这一年龄段的比例高达50%。中国主持人鲜有退休于岗位之人。除了功利年代给全社会带来的集体浮躁因素外,离开央视,离开这里所能提供的无可匹敌的职业优越感的背后,究竟还有哪些个人变量?

如果对这个问题有兴趣,那么从去年开始,可供研究的样本倏然多了起来。

2013年3月,央视戏曲频道原主持人白燕升辞职,加盟香港卫视担任副台长。

2013年3月14日,34岁生日当天,央视财经频道《朝闻天下》主持人王凯正式辞职,签约光线传媒,成立工作室,经营《凯叔讲故事》等自媒体。

2013年3月20日,央视财经频道娱乐节目主持人、被称为“央视一哥”的李咏正式离职,转入中国传媒大学任教。虽然此后他再次出现在央视一套《舞出我人生》节目当中,但已经是客串主持的角色。

2013年12月16日,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崔永元正式离职,和李咏再次成为同事,任教于中国传媒大学。

2014年7月,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芮成钢、欧阳智薇被检方带走调查。

2014年8月,媒体证实央视前主持人沈冰、央视国际频道新闻节目主持人叶迎春,被带走调查。

2014年8月,央视体育频道金牌栏目《足球之夜》制片人刘建宏正式辞职,加盟乐视体育,担任首席内容官。

2014年8月,一名尚不愿公开消息的央视著名记者、主持人也正式离职……

这并非央视史上的第一次知名主持人离职潮,但如此密集的出走或被出走的确史无前例。除了薛飞、杜宪因为政治原因离开央视之外,观众最早的记忆应该是因主持《正大综艺》红遍中国,并于1994年离开央视的杨澜。要知道1993年正是央视一个辉煌时代的开始,杨澜的离开在当时的人们看来,还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从此之后,停停走走的名主持人不少,如去往湖南卫视的何炅,凤凰卫视的陈鲁豫、上海东方卫视的方宏进,包括从政又重回荧屏的王志、进军娱乐圈的黄健翔、2012年冲冠一怒的邱启明……但直到此时,每一个人的离开,尽管原因不尽相同,但大多都还是缘于个人的际遇使然。

人们往往习惯用后来的声名来判断这些离去者成功与否。如果按照这个标准,何炅、、陈鲁豫等人应该算是成功的,他们现在的社会知名度比起央视时期不减反增。而另外一些原本已声名显赫的主持人,在离开央视这个国家媒体的大平台之后,即使没有淡出公众的视野,也只是偶尔被人提及,风光不再。我曾经和其中的几位私下畅谈,得到的答案却是:抛开“知名度”这种光环之下的重压,最大的无悔是内心的自由。

当我离开央视的时候,第一个在凌晨1点给我打来电话的是光头王凯。在讲述了内心相同的感受之后,他告诉了我他个人几种选项的可能。而就在一个月前,当我们再次通话时,他已经把自媒体《凯叔讲故事》做得有声有色了。这个擅长影视配音、诗歌朗诵的光头,在互联网思维的影响下已经先行一步。这个事,他在央视做不了。

当我见到在我之后离开央视的小崔时,已经是在传媒大学的老图书馆,他现在的博物馆里了。几层楼都摆不下的各种馆藏,让我十分怀疑,他前几年是不是根本就没专心做主持人。他每天下午才起床,现在不是因为失眠,而是因为自由无拘的生活。他发自内心地说:“我现在想说什么说什么,只要不违法,没人管。可以更自由地说真话。”几天前,他在一次和白岩松、水均益参加的活动上自嘲说:“现在我离开中央台没人审我的微博了,但我自己每次审好几遍呢,先代表台里审一遍,代表中宣部审一遍,再代表传媒大学审一遍,发出来,还他妈惹祸呢!”玩笑有点不正经,但他真正在做的《口述历史》,那是一个现在不会播出也不可能出版,但是对得起子孙后代、对得起国家民族的事。这个事,他在央视做不了。

当我在媒体上看到刘建宏要离开央视时,真的一点都不惊讶,这是早晚的事。有些人说他是因为承受不了球迷对他在世界杯期间的谩骂而选择离开的。其实对于一个央视知名主持人来说,内心还不至于脆弱到这个地步。除了内部日积月累的原因,互联网时代那触手可及的未来更让他心动不已。在球队的送别晚宴上,他举着酒杯对所有人说:“我今年46岁,有人说这是足球比赛的上半场45分钟加补时1分钟,接下来就是我的人生下半场了!”你可以对刘建宏的足球评论提出各种批评,但你无法否认一个陪伴中国足球走过18年的媒体人对足球的忠诚和热爱。他内心真正想做的是踏踏实实、能推动中国足球、能称为作品的东西,然而,这个事,他在央视做不了。

诚实地说,如果不是央视,王凯还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朗读着小说广播剧,小崔可能也在央广做着《午间半小时》,而刘建宏也应该还在河北电视台和领导拍桌子吵架。就是因为央视这个舞台,让他们都几乎一夜成名。但就像每一个长大的孩子,都不可能永远被束缚在家庭中,一定要背上行囊、摆脱牵绊重新出发。所以这一波主动离开央视的人,内心有着更多他们希望去实现的价值,而显然在台里他们已经无能为力。所以他们选择出走——离开这个他们感恩,但也内心充满纠葛的地方,开始新的旅途。

细心的人应该能够发现,央视在上世纪90年代招入的“黄金一代”已经存量不多。这一批人曾经创造了央视一个时代的辉煌,而今天他们都将逐步离开这个曾经孕育和实现梦想的地方。对于今天的央视,更重要的可能已经不是这些人,而是曾经那个不拘一格、勇于变革的时代。那是一个只唯真不唯上的年代;那是一个领导和你一起往前闯的年代;那是一个你可以因为一个片子的好坏,跟台长争得面红耳赤的年代;那是一个有才华就能有机会、有想法就可能会实现的年代;那是一个你可以坚守媒体理想和职业准则的年代;那是一个只要你脚踏实地,就可以坚定地相信,将会拥有未来的年代。

离开央视的日子,请让我们彼此友好地说分手,并相互祝福,因为我们曾经成就了自我,也成就了对方。而在我们所有离开者的内心中,个体的好与不好其实没那么重要,只有“你”的好才重要,因为“你”的好才是这个国家真的好,也只有这个国家真的好,我们每一个人的好才会变得有价值,很重要。

(本文作者为前央视新闻频道《24小时》制作人,于2013年11月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