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于10月16日主持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由政党党魁直接指导国家文艺工作,或许像是72年前“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梦魇轮回。

但时易世变,在场的诸多文艺大家们几乎没有被党国“集体改造”的可能。 对于此次座谈会,来自于网络上的诸多批评,并非出于知识分子担心重演历史的恐惧,而是对“党文艺观”的竭力嘲讽。

这一次,一个80后博客写手——,站到了舞台中央。原因在于,这个风头无两的年轻人,将某些时代特有的荒谬集于一身。

周小平并非任何意义上的“文艺工作者”,而只是写过数篇引起巨大争议的“正能量”时政类博文而已。官方语境下的“正能量”,通常意味着爱党、爱国和反美。在这一点上,周小平做得足够出色,他的代表作品有——《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你的中国你的党》以及《梦碎美利坚》等。

此次文艺座谈会开完的第二日,中国官媒《参考消息》便刊登了一整版周小平评论文章——《梦碎美利坚》、《飞吧,中国梦》以及《他们的梦想与我们的旗帜》。

周小平文章的最大特点,不在于他的政治取态,而是他创作数据、拼凑谣言的毫无顾忌。在《梦碎美利坚》一文中,周小平对美国人均工资、房地产权、汽车价格、教育制度、食品安全,甚至iPhone售卖的价格都进行了虚构,以证明美国全方位落后中国。

大陆打假人士方舟子在“百度百家”专栏对该文进行逐一驳斥,他发现周小平该文,几乎每一处论据都涉及数据造假,空穴来风。

方舟子说,“他的这些胡言乱语,有的需要有在美国生活过的经验才能识破,有的则根本不需要,只要上网一查就知真假。这个‘网络作家’连美国汽车价格、iPhone裸机销售价格之类很容易上网查明的事实都敢胡说,是把网民当成像当官的那样容易糊弄吗?”

在此以前,周小平的代表作《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已经体现出他创作数据的才能。 为了说明中国人的巨大创造力,他认为21世纪全世界100个专利中,有70个都来自于中国人;为了证明非典期间中国政府应对得力,他制造了美国2005年因禽流感死亡高达58000人的数据;为了证明美国政治的不民主,他说美国两党政治背后都是七大家族控制,但是并不点出这七大家族的名字。

方舟子该文在“百度百家”专栏发出几个小时后,便遭遇全网删除,在此以后,方舟子的博客和微博也遭遇清洗,令其不得不转战Twitter发声。在此以前,大陆知名问答网站“知乎”上,关于“周小平同志是谁?”“如何评价周小平?”的问答都已被全部删除。

一位大陆新闻门户网站编辑告诉亚洲周刊,“周小平现在是网信办力推的红人,我曾经因为在网上‘黑’他还被做过笔录,现在大陆媒体都不敢批评他”。不止如此,“周小平”三个字在百度搜索引擎中,已经享受到国家领导人才有的待遇——“根据相关法律和政策,部分内容未予显示”。

在信息都被屏蔽的情况下,网民似乎比方舟子想象的更好糊弄。一位重庆中学教师告诉亚洲周刊,这些文章已经在该校中学教师群体中广泛传播,并备受好评。“我们骂周小平,可对大多数网民来说,可能觉得周小平说的很对,否则他也火不起来。”

学者何清涟将周小平与纳粹第三帝国宣传部长戈培尔作对比,称其有成为戈培尔的潜质。有评论认为,“谣言的关键是看效果,而非其专业性。手法粗糙,风格粗暴地直指目标,在没有沟回的大脑里驰骋起来,未必不是一片坦途。”

不存在高层分歧

在官媒《参考消息》整版发布周小平的长篇文章时,新华网同时推出《习近平问起的网络作家是何许人》,该文讽刺周小平“连最基本的事实和常识方面也有较多低级错误。”此文被广泛认为,中共高层对待周小平并不一致,政治学者吴稼祥认为这是宣传部门在“黑习”。

但亚洲周刊独家获悉,至少在对待周小平出席文艺座谈会上,并不存在所谓高层内斗,而只是新华社内部行为。“因为周小平太low,新华社新媒体的人都很讨厌他,所以就写了这么一篇介绍”,消息人士说。

此文发布后数小时,新华网即受压删除文章,并且受到来自网信办的处罚——最近一段时间内,新华网被要求“不给做新华社以外的稿子,不给发任何负面信息,并且紧跟人民日报发布,而以前,是人民日报跟着新华网”。

周小平曾于2006年以“水木周平”的名字发表过诸多批评中国政府政策的文章,如《预言中国》系列文章,并疑似长期在各大网站、贴吧自我吹捧,以匿名方式称自己为“砖家杀手”。经网友查证发现,此类帖子皆由同样的IP地址发布。

其后,周小平担任音乐网站分贝网副总裁,但于2009年涉及色情运营接受过公安机关调查。至此以后,周小平的博客沉寂两年。直到重出江湖时,他摇身一变,成为党国的摇旗者。

这些不光彩的经历并不妨碍周小平走红。新华网文章被下令删除以后,大陆官方喉舌《环球时报》发表评论,“要认可他们(周小平)的影响力和价值”,而《人民日报》则继续力挺,“瑕不掩瑜,我们需要一个略带瑕疵的周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