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 | 71条“有趣有料有种”的三有语录

冉按:这既是历史,又是现实,有趣醒脑,有朋友想看我过去发的一些推文博文,因频繁被封,幸存于此。短小可读,大家可以传看转发。2014年10月4日于成都

1:旧作《桑下漫忆书店之死》:六十年来,学习班大家都不陌生,但最顶尖的学生毋如黄永玉先生。他说:一副手套之所以显得特别伟大,是因为它可以办十个指头的学习班。不过手套再伟大,也只能办十个指头的学习班,似乎与光荣、正确无缘。http://t.cn/SAwt7t

2:常有人说某某上台一定还不如某某,如此小儿科的说辞到处泛滥,除胡搅蛮缠和掩盖不当利益外,实是此种问题的发难者智力和逻辑严重欠缺所致。当然得夯实一个基本的普世规则作为前提,那就正当有效之选举成为可能。换言之,当某某不合己意时,我有机会和平地用票选来解决不合己意之事。

3:我无法理解有朋友被批评后擅长制造“马勒戈壁”回音壁的方式,难道你是百科全书亚里斯多德么?那么恭喜你看到罗素的回答:“自从17世纪初以来,人类知识发展的每一步都以抨击亚里斯多德学说为其开端。”我不怕批评也不怕谩骂,要是能因此成就我成为万分之一个亚里斯多德的话。

4:国人对苦难有变态的赞美,却一直没有索尔仁尼琴式的描写。青春无悔、历史宜粗不宜细之泛滥,就是苦难高发的土壤。制度带来的苦难毋容置疑是一种恶,不克服这种苦难,苦难的意义何在?如果相信没有反抗及反思的公共苦难能蚌病成珠,要愚不可及到何种程度才有此种信念,可是我们竟然做到了!

5:逻辑学家派顿说大多数人不知道如何思考,知道如何思考的人却往往不思考,更重要的是因思考而遭受羞辱迫害,比如苏格拉底、伽利略等,因而人们认为思考是危机险的。“是的,思考可能是危险的—对思考的人来说是如此,对被思考的人、组织、机构、观念来说也是如此。”最后一句是我们的力量

6:我从未见过比罗素更推崇思想的人:“人类对思想的畏惧远超过世上其他事物—不仅超过毁灭,甚至超过死亡。…思想无情地对待特权、既有体制与安逸习惯;…思想往地狱深处窥视,面无惧色;思想看见人类这种微不足道的生物被深不可测的沉默重重包裹,但它仍傲视一切,宛如宇宙主宰般屹立不摇。”

7:在看守所里只能看管教统一配看的电视节目,《自由飞翔》、《套马杆》这两首歌是我在里面最喜欢听的,前者第一次听到是3月27日,因为那歌曲有“自由”二字。当然也有听到恶心的:蒋大为《最美的歌唱给妈妈》以及5月4日晚的节目《五月鲜花:永远跟党走》,真替那些表演的大学生难为情。

8:马克.吐温说:“真正造成伤害的,不是我不知道的事,而是所有我已知的事都是不真实的。”吾国六十年来的奇观便是,一旦你告知有的人所信实是官方灌输,对可怜自尊的变相维护必使得他宁被愚弄也要维护可怜的自尊,又回到王小波诊所了: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9:你觉得人要像人的样子活着,他问人样子是什么意思?有用吗?你说反抗是必要的,他说反抗了还是失败,反抗有用吗?你说做人要有底线,他问底线是什么意思?底裤都没有了,这有用吗?看来我们除了帮助余华写部小说外,无论怎样不堪,活着成了人生惟一的用处,循环论证果然强大。

10:很多父母相当纠结于孩子的教育,但我认为津巴多下面这段话能部分解决问题:“如果你希望控制、改变人的行为,你给予的强迫越多,效果越明显。可是如果你最终目标是让人真正接受或认同你想他做出的行为,采用诱惑或强迫越少,效果越好。对方越是无压力地做出选择,越会说服自己来认同你。”

11:只要所谓的成功,不管多么变态,成了不少人惟一的选项,与政客的“不惜一切手段,达到高最高目的”并无二致。我这篇批评唐骏式有毒成功的旧文《中国盛产有毒的“成功”》,亦可以拿来针砭虎妈和狼爸。没有爱没有人格没有独立精神,名校亦是浮云。http://t.cn/S29tJQ

12:马基雅维里说:“人们忘掉父亲的死比忘掉遗产的损失要快得多”,何况甘肃庆阳的学生死难。民众与媒体安稳地“消费”两天感情后,一切烟消云散,灾难照旧继往开来。如果我们不是那么健(贱)忘地话,应该知道一个规律:在这个国家,采摘祖国的花朵,成了一项常演不衰的愚乐项目。

13:胡适先生说:“你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消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这个正把文化管起来的强国,对孩子就是“出来如花,又被摘下”;对女人就是李阳一样暴打;休闲呢,官员泡二奶,民众战麻雀。一派和谐正升起在东方

14:有人说看新闻联播太愚蠢智商麻醉不起,看微博新闻太真实身心承受不起。我不太想得通这种纠结,至少我不愿被愚弄宁愿真实。愚弄的代价是将反对自己当成一项赞助绑架者的事业,真实是在爱自己尊严和利益的道路上碎步前进。你焦急不安又想搭便车,如此集体行动的逻辑并不只有你才懂。

15:恐慌是有点蔓延性质的,尤其于心无所属之人。昨遇一吃笔墨饭之老者,长期胆小慎为,其述当今乱象,心绪颇不宁。移民他怕是没办法,活在真实中他又不敢。我谓不能真实,亦可本分,再烂之时代都有坚挺不堕之人,亦有大好文字留存于世,做好自己的见证,无有自认活于倒霉之世之叹。

16:和人相处越久,就越喜欢狗。这句西谚可谓歹毒。但看了日美两国分别拍的两部《忠犬八公》,还是感慨狗的忠诚信义,特别是在中国这个信义被政府污烂到不可收拾的社会。看《忠犬八公》时,我家大白熊“狄更斯”饶有兴趣地坐在身旁和我一起观看,但它五分钟不到就打起鼾来了。

17:很享受陪家人吃火锅,聊得很开,小女借王朔的话猛批“成功学”:什么叫成功?成功就是你挣很多钱,让一帮傻比赞扬你嘛。成功?自己开不开心只有自己知道,内心活得很难堪,谁知道啊?哼!你看人家乔布斯,生前让你死劲涮卡,死了让你死劲涮屏。也许你认为这叫成功,在我看来,这叫淋漓尽致。

18:河北、太原一些网友火烧南方系报刊之事,这是一种极端的言论和行为表达,也是几十年来官方分割社会正常联结和制造敌人思维在民众中的必然体现。人们不仅丧失互信,而且随意标签化,使社会各方面的利益板结而不能形成有效互动。社会学家查农说得好:在社会互动结束的地方,就是社会瓦解之处

19:我尊重表达自由,但我对烧任何报纸(哪怕其实是宣传机器)都持不赞同的态度,请不要虚拟我没有的叫好(有人认为烧环球等我会叫好),因为这样争取的表达最终也伤害自己的自由而作茧自缚。胡适不少时候不赞同陈独秀的见解,但从来包容,但对陈赞同烧晨报报馆,有极沉痛的批评,诸君可观看

20:我认为烧报纸是一种言论自由的表达,是现在言论自由表达不畅通的替代品。有人问我如何表达对南方系的愤怒?我说你表达你言论自由和愤怒机制的缺失不是南方系造成的。南方系言论并非不可批评,但我认为底层者反对南方系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充满了被愚弄的吊诡:很不幸不少人正在成为自己反对自己的人

21:有人说烧几张报纸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是的,本不该如此。美国人烧国旗都没有人惊诧。但我们应该知道美国制度的良性、相应机制的弹性、共同价值观的整合力,是中国不可比的。谁说今天的烧报纸,不演变成明天的烧报馆、焚书以及后天的烧人呢?纳粹德国和文革都殷鉴未远,风起于青苹之末。

22:我赞同人人主张自己的权利,也不觉得冲突就会使社会一团糟,社会学家查农说“冲突和变革对每个社会来说都是必要的和不可避免的一部分,没有它们,社会的稳定就会受到威胁,实现社会目标的功能就会被削弱”。关键是我们如何用良性的机制解决各种利益和观念冲突,尽量避免极端做法,减少社会动荡成本

23:一个社会无论在价值观和利益上都存在严重撕裂的情况下,那么它未来的不确定性让人人都采取没有理性预期的生存策略,会出现社会学家查农的结论:“在没有广泛存在的忠诚感和归属感的情况下,一些社会的领导者必须依靠武力来获得人们的服从——由此经常会导致无效率、民怨和动荡的政治局势。”

24:修正《何不幸生今之中国:重读林觉民〈与妻书〉》一文,再次细味其后人不愿接受任何采访时所说的话:“请允许我们有不说的权利,只作为普通人平凡地生活”,这样的后代无愧于先烈,但后代不接受采访恐怕还不只是做人低调的问题,暗自饮泣和独自受痛,哪是国共两党各自表述的抽象纪念所能代替的?

25:命名本是人类创造力的一部分,但这里面也潜藏着致命的危险,因为任何概括都难免因简化而不周全。汉奸、带路党、五毛看上去很清晰,但人的丰冨性其实因着如此排拒和阵营性词汇而获致的是侮辱而非有效交流。无有效交流,其实对双方的利益都是损失,因为扯皮成本不是一方面在付

26:社会学家查农说:“独裁者教导人们服从,争辩说秩序是必要的,顺从和牺牲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给所有人带来好处”。为了永远遥不可及的大胡萝卜“共产主义”,饿死几千万人也在所不惜。经过无数灾难,他们还是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代表,难道让人民非正常死亡,是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最佳途径么?

27:胡适新诗不是最好的,却是开风气的;白话文做得比他好的亦有人在,白话文却是他倡其大;学问他不是最好的,但倡导学术自由是最用力的;民主自由理论之阐释他不是最深湛的,却是践行得比较彻底的。但他的独门功夫在于用宽容精神和迷人风度给充满戾气的中国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是这个国家的异数

28:经常有人抱怨我是爱孩子的,可是他为什么不领情呢?我觉得除了爱的不得体强加和愿望转嫁外,记住弗罗姆怎么说,或许不无裨益:“最困难的一种爱,就是对我们自己孩子的爱,因为整个目的就是爱他们,以便他们可以离开我们,接管他们自己的生活,自由地选择他们的想法和行动。”

29:看新闻得知作代会某当了主席,某十四人为副主席。突然想起流沙河先生的《Y先生语录》:“有老战友在教育局当第五副局长,读了一部言情小说,在茶座上大骂:‘一个滥女人,七个男人,太不成体统!’Y先生说:‘一个名誉男人,一个正男人,五个副男人(其中有一个常务副男人),加拢起来七个。’”

30:关于肉麻和造神民歌,我写过需要翻墙才能看到的两文《民歌造神运动数量举隅:以几册民歌为例》、《肉麻民歌研究》。今天得闲,再录一首,以飨众位。《我社棉花高过天》:“我社棉花高过天,卫星撞落一朵棉,飘飘飞落银河边,织女拾起织一年”看来织女在社会主义中国都要搞成个神经病

31:社会学家查农在自说自话,你看像不像是在暗示某国:“暴力革命源起于不平等,经常是由那些在社会秩序中处于上升地位但却依然被上层阶级排斥在外的人们发动的。…(国家)发动攻击经常是因为国内不平等没有被面对、问题被外在化,领导人通过制造一个共同的外部敌人设法忽悠国内真正的冲突。”

32:制造敌人和运动群动,是兲朝的政治管控,恐惧互斗即此而来;一周甲反复玩国进民退,收放自如,从中大得其利,是经济管控,使民只知苟延活命,而不知尊严为何物。请看08年的旧文《制造敌人是一门“科学”》http://t.cn/SU0JSv

33:早上起来看郝杰拍的《光棍儿》http://t.cn/Sw9qtn及其花絮http://t.cn/SUB8SU,刁亦男的《夜车》和张猛的《钢的琴》算是我今年所看的中国电影中,真正反映中国底层生活的电影。这个中国并不光鲜,与伟光正强行要求的和谐有很大的差距,但相当真实。朋友们不妨一看

34:维特根斯坦在战火中所作笔记,成为其生前出版的唯一著述《逻辑哲学论》。当然我们更知道他的名言:对于我们不清楚的事情,应该保持缄默。但可能很少人知道他曾想申请苏联公民权,希望到苏联当个农民,但苏联当局却告知他农夫太多了。要是他去了,是否比威尔斯与斯大林对话更轰动呢?

35:有人问如何翻墙?我说如果你对自由比较敏感,有足够的好奇心,一定对别人屏蔽的东西有天然的兴趣,而且翻墙比挣钱容易得太多。如果你是成年人,凡是官方不让你看的,必与你的利益有关,这一点可称之为颠扑不破。有人问如何搞到禁书,你如果有足够的求知欲,只要在世间存留过,必然可以弄到手

36:有认说我写的时评不好看,不如我写淘书、书评及其它文学创作,我说这很正常且视为是一种褒奖。时评尽量理性平和、重证据,因为关涉公共利益。而创作类文字则应佻达有趣,尽量用自己的文字风格来体现创作之私。换言之,公共领域评论尽量不夸大少用极端形容词,而文艺欣赏则应有有限“独裁”

37:丁力《中国需要一场大变革》:有人好像只要穿上“爱国”的外套,就自认为是正义的化身。这在旁观者看来仿佛是一场COSPLAY秀。爱国也不是一项专利,只要登记为爱国者,就可以抓“汉奸”。中国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一部分国民以自己的立场和情绪审判另一部分国民。民众的对立对国家利益有大损害。

38:@演员孙海英:美国几乎从来不辟谣。甚至对911是美国人自己派飞机撞的,这样恶毒的谣言也从不澄清,更不会去批判和禁止它。相反还允许它自由传播。当然,造谣者也从不担心自己会被抓。其实谣言对于有真相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危害。只有没有真相的地方才害怕谣言。

39:转了一条演员孙海英说“只有没有真相的地方才害怕谣言”,就有很多人回帖说:谣言止于智者。且不说谁是智者极难界定,一个社会的真相建立在智者的基础上,其实是变相认同和维护信息特权。谣言止于智者和多难兴邦、清谈误国等习非成是的“成语”一样不靠谱,构成了我们极大的认知谬误

40:黄宗江老爷子牛逼,他回忆燕京读书:我的书读得不错,还得过奖学金。但是我并不是读书为主,我是演剧为主;说演剧为主也不确切,我实在是以恋爱为主,以失恋为主。当时我身边的同学,有地下党员,也有国民党抗日锄奸团分子。左的右的都有,但是像我这样的恋爱分子却不多,这让我感到惭愧

41:@陈远兄的《消逝的燕京》里采访学者周汝昌,他在敌伪管治的故乡天津教小学,“小学课本上的第一课就写着:‘太阳出来了,快来看太阳!(日本的国旗是太阳旗)’,亡国的滋味,屈辱啊!”七二年我小学的第一课是“毛主席万岁”,诸位说一说我这个该叫什么辱,才能表达得比较准确呢?

42:冬夜醒来,沐浴后与友人论港台及大陆版书籍:我对大陆版书籍根深蒂固地不信任,可以说非常痛恨地不信任,就像对这个政府一样,无论它么美言甘辞。换言之,凡是有选择的时候,我从来都不惮使用自己的否决权而买港台版,尽管这样一来开支畸高。但没有办法,包括信息自由在内的自由从来不是免费的

43:有人说你为什么不批评别人做不做?第一我无权要求别人做不做;第二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我只想过自己需要的人生,而不是跟别人攀比。别人怎么生活,我当然有权利批评,但我却没有权力硬性的要求。每个人向着死亡而生存,自己所做一切是为自己觉得活得还值,至于别人怎么看,可以不必计较

44:@摘星手010兄的文章《互联网与社会“最大公约数”》值得一看。“不妨像维护自己的表达权一样,维护对方说话的权利,不试图垄断话语权,不能在对方没有答辩权的情况下单方面作出媒体裁决;就事论事,尽量避免给对方贴意识形态标签、做道德审判,更不能企图借助公权剥夺其话语权。”http://t.cn/SbYJbX

45:王元化谈话录http://t.cn/SU1wJn这个访谈录没有什么特别值关注的东西,但这段话及省略号都值得大家思考:“我因为在地下工作,当然体会过国民党的厉害,但是……才是真正的厉害,在冤枉自己人的方面。那才真叫厉害。所以毛有一句话了,冤狱遍于国中。你看实际上是说他自己。”

46:今天下午无论是推特还是微博,就我有限所见,不少人在关心马英九与蔡英文关于大选的电视辩论。有论者谓,有光棍儿隔着屋壁听他人做爱之感。我关心的是,以下各种人士感想如何:谓华人素质低,不适民主论者;谓要武统者和金钱收买论者;谓台湾民主乱糟糟者等。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47:人们都说演员模特是吃青春饭的,其实对青春有更严酷要求的却是数学家,更倒霉的是不少天才还死得早。英国数学家哈代说:“没有数学家会允许自己忘记这一点:数学比任何其他的艺术或科学更加是年轻人的游戏。…我不知道一个主要的数学进步是由年过五十的数学家所开创的实例。”

48:系列长文《奔向书海的道路》是为杂志所写,所以要等刊载后才发到网络上。我谈到小时母亲即便再劳累也要教我唱盘歌山歌儿歌,教我背唐诗,给我讲“七岁安安送米行”之类的孝子故事,颇有点以德“治”儿的意思,这番苦心在我身上亦算没有白费。以德治儿这个说法说给朋友们听,把大家笑惨了。

49:驼鸟心态和侥幸心理,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个普遍情形。眼不见为净作为一种追求无知的安全感的借口,相当盛行,不愿面对现实,现实来了也否认它。侥幸心态亦是国人的常态,总认为自己是幸运之神特选出来的,施小善而不为乃至冷漠旁观他人苦难。当自己受宰割的时候,另外的人再来围观,如此循环往复。

50:我没有任何宗教信仰,这是没有傲慢的事实陈述,有人问佛耶两教在中国命运为何如此之异?我只能做学术理解:佛教让人们承受现状而不去批判质疑自身的生活处境,死后还可得到奖励,这和历代政府形成社会稳定同构。而耶教则反世俗偶像、否定统治者的自以为义、人人都有罪,这些都是政府深深忌惮的。

51:有人问为何当下标签概化满天飞?其实这是社会溃败和诸方利益分歧日益加剧而最大公约数在降低的必然结果。大家都没有理解他人的心情,却有轻率评价他人的动力。我们会轻而易举地给他人贴标签,但当他人转而贴你标签时,你却百般否认。概化并不过可怕,但我们怎样才能发展出比较准确的概化呢?

52:独裁者毁掉所有人的幸福,连子女教育也只会玩独裁的游戏。蒙蒂菲奥里:“斯大林鼓励时年11岁的斯韦特兰娜假扮俄罗斯的独裁者。斯韦特兰娜写信给莫斯科的联共政治局,命令全苏联的学校推迟开学。斯大林的副手在回信中写道:‘向我们的领袖斯韦特兰娜致敬!我等您推迟开学的命令已经等了20天!’”

53:有读者对自己曾经喜欢的作家、学者之“背叛”深感愤怒失望,其实这很正常。恭喜你,这说明你有所超越,那位你曾经喜欢的人,已不能满足你了;再者你有比较稳定的价值判断,而他可能是飘蓬式的机会主义者。读任何人的书,哪怕是你再喜欢的人,也不可将其偶像化,读书不是为了成为谁的跟屁虫

54:现今中国高校生产的垃圾,就像开除的党员一样,没有给社会缴纳排污费。许多人囿于视野和没有研究能力,雷同稗贩。近读埃利亚斯的《社会学视野下的音乐天才:莫扎特的成败》、何明星《著述与宗族:清人文集编刻方式的社会学考察》。前者若只谈音乐,后者倘只谈版本,创新谈何容易?

55:中国教育有很多不堪的地方,但最直观的坏处是把不少人都弄得厌学,完全没有自我教育和学习能力,不读书不思考不进行知识更新。就是到了互联网上,也不是冲着优质资源去加以选择,从而改变自己的认知方式。不少人被学校教育的谎言所捆绑,终身不能走出囚笼,并为歌颂囚笼的美好而竭尽全力。

56:晨起看港片《岁月神偷》http://t.cn/SGlb5u,很不错,值得一看。网友小哀的评论直抵心底:生活的美好与残酷便在于,真情永远有效,只是每人都有各自命运的期限,过时了,便不候了。

57:有人要我回答饿死几千万人的死因,因还没看到冯客的《毛和大饥荒》,不知其认为造成死难原因为何。但我认为不良制度下毛及一干领导者的胡来无疑是第一因素。其余因素依次如下:诸种信息不能自由流通、人不自由迁徙包括逃荒、缺乏以前的乡村自治救助及相关NGO的救济、部分地区的气候因素。

58:我认为是侮辱郭嘉的几米,你认为呢?[email protected]: 转:《钢的琴》演出后反响很好,马上有新导演陆续复制出了《吉的他》,《唢的呐》,《琵的琶》,也挺叫座,著名导演陈凯歌也想推出《二的胡》,没想到审批不过关,为什么呢?

59:史学大师布罗代尔说:“巨大的灾难或许并不必然产生真正的革命,但是却准确无误地预报革命。”他当然是在说法国革命,可是这句话已带有经过经验主义检验的预言性质。如果我们把屡屡频发的群体事件当作社会变革的预演的话,或许布氏的话对遥远的当下中国有更加现实的预警作用。

60: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http://t.cn/SqeYTf我发觉每次悲惨的纪念日,都不用新写文章,因为我曾经写过;每次我都不用再写,因为不曾改变,这是一种可以让人幻灭的残酷。四年前第一次听 @周云蓬兄的《中国孩子》让我泪流满面,不为别的,因为我有孩子。有人说苟且是为了孩子,我是为了孩子不敢苟且

61:朝鲜毒品攻陷东三省http://t.cn/SqTaEr”尽管危害甚大,但中国在高调反毒品的同时,对来自朝鲜毒品向来保持奇怪的沉默。《东亚日报》认为,…但考虑到中朝关系一直没有公开毒品走私问题。”两个所谓的兄弟之间人品大爆发,一个拿毒品爱你,一个沉默不语。

62:汉夫施丹格尔说:希特勒经常说他永远不会结婚,因为德国是他唯一的新娘。某人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周末了,我们一起玩道游戏题,各位从句式、语言、性关系(僭越与乱伦)、大众、国家等方面,能够看出二位所说暗通款曲的精神实质在什么地方么?

63:纪录片《苏联故事》http://t.cn/S5xDDa讲述了乌克兰大饥荒、苏联劳改营、卡廷森林事件、苏联帮助纳粹德国发动二次世界大战等,并指出希特勒思想来源马克思、恩格斯二人,作家肖伯纳支持种族灭绝“至少有二分之一的人是无用的”、苏共领导人莫洛托夫说“对纳粹思想的斗争将是一项罪行”。

64:希特勒重视标语、口号治民的作用,他曾与汉夫施丹格尔说到:“在一个大脑中有许多房间,许多墙壁。如果你用你的标语把它布置起来,那么敌人就没有任何地方来挂他们的画了,因为大脑的房间已经挤满你的家具。”标语也算中国特产:如“命苦不怨父母,地震不怨政府”、“逼民致富无罪!”等。

65:除了在看守所里被强迫看了半年的新闻联播,89年过后的22年没看过央视。但这回我要追逐着看一看柴静在“看见”栏目里采访 @周云蓬兄,其节目叫《看见周云蓬》http://t.cn/SGnbs2周兄对文字、音乐、生活的感受都有自己独特敏慧之处。请记住他说过的一句话:自由就是脑子没有障碍。

66:发现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的几个共同点:(1):小时都受到过强势父亲的虐待;(2):不得势时,谄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3):所受教育都不够系统。大家通过阅读他们相关的传记和文章,还有什么共同的发现?请跟帖说明,以便我们进一步明了他们何以成为给人类制造大灾难的人

67:#课众子文#:王蓝田性急。尝食鸡子,以箸刺之不得,便大怒,举以掷地。鸡子于地圆转未止,仍下地以屐齿蹍之。又不得。瞋甚,复于地取内口中,啮破即吐之,王右军闻而大笑,曰:“使安期有此性,犹当无一毫可论,况蓝田耶!”

68:“我们一定不要相信理智和良心,而一定要相信我们的本能。……我们必须要支持民族理智、民族能量、民族野蛮和民族决心的独裁者”。你或许在中国见过这样的话语句式和精神奇葩,这是在自由稀缺而致尊严大饥荒的情况下开了大包巴豆。而这些凶猛的泄药来自希特勒先生的最高指示。

69:昨发一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之比较帖,于是就有毛粉前来谩骂。有朋友劝我拉黑这样的人,我说本人无惧谩骂,亦不回骂,从不拉黑,以事实说话。今天看到有位毛粉的话,如此逻辑,还是把我雷倒了:“毛泽东死的时候吉林有特大陨石雨,唐山有毁灭性大地震。你死的时候蚊子都不叫一声。”

70:我非常赞赏香港华叔所说的话:成功不必在我,成功我在其中。今天读金大中的自传《为了民主,我不后悔》,他说:“我认为生命形态大体有如下两种。第一种是将意义完全放在结果—‘实现什么’上,另一种看重的则是整个过程—‘怎样实现’。”

71:金大中的成功学:如果说有钱和出名就是成功的话,那我们的判断标准仅仅在于所获得的结果,即实现了什么。…我并不认同这种用成就的大小和轻重来判定成功与否的方式。我认为,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堂堂正正地活着就是成功的人生。堂堂正正地活着并非为了成功,堂堂正正地活着本身就是成功

2014年10月3日, 11:21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