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fc8a9jw1emogpokj2aj20hs0vk438
(图片来自新浪微博)

相关阅读:

有一则故事是这样讲的:有一天,一只老鼠向狮子发起挑战,声称它自己能击败狮子,自己才是真正的万兽之王。但是,无论老鼠怎么百般挑衅,狮子理都不理。其它动物不解,于是问狮子为什么不答应老鼠的挑战。狮子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道:接受它的挑战,我什么好处都没有,它反而会获得挑战过狮子的名声。

中国有句俗话叫“好鞋不踩臭狗屎”,和这个故事一个道理。意思都是做人要自重身份,不要和不如自己的人纠缠不清,否则,只会让对方借着这事和自己拉上关系。让舆论把不如自己的人和自己绑在一起,最终丢脸的是自己。

然而,人际关系是互动的,你可以自重身份不理会对方,但对方却未必不会利用这个心理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我就见过几次这种例子。比如,有一次起因不过是小孩子调皮捣蛋砸了别人家的玻璃,受害者找上门来。当妈的一看儿子闯祸,连忙说自己孩子自己知道,最是乖宝贝一个,绝对不会砸人玻璃。再一听到需要赔偿的要求时,立马开始撒泼。又是扯头发,又是撕衣服,满地打滚,嘴里嚷嚷着“欺负人了”、“活不了了”等等浑话。到了这个时候,受害者只能走人。再和对方“越辩越明”纠缠下去,舆论就会变成同情地上躺着的弱者,批评受害者以强凌弱,丢脸的是自己。

在我看来,今天《环球时报》发表的大笔杆子单仁平给花千芳解围写的社论就颇有泼妇骂街的水准。用“泥腿子”来定位花千芳,用“高端”来定位批评花千芳的人,这就是把花千芳放在一个弱者的位置上。意思就是如果“高端写手”们的再不识趣,那就是以强凌弱了。

单仁平先生作为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的主笔,可以划进“高端写手”的行列了,“高端写手”会泼妇一样的技俩,这是一点都不稀奇的。在微博上三四年来,我是见过不少这种泼妇样的“高端写手”的。这种人往往是你批评他逻辑不对,他回答说你不要污蔑他的辛苦;你批评他论据错误,他说自己是女人,你不要欺负女人。反正是假装不知道事实为何物,一味扮可怜装弱者博取同情。

不过,为了避免被那些不看事实,只看谁比谁惨的圣母们一边倒地指责批评花千芳的人,我必须借助下“泥腿子”这个定位保护自己。花千芳是农民,我也是农民。而且,我们家还不是花千芳那种承包几十亩地的农民,我们家不过六亩地而已。每年夏秋,我都要帮助父母收麦子收玉米的。我现在的户口还是农业户口,说“泥腿子”,我比花千芳更有资格。

、周小平被批评,最开始的原因不过是他们的水平不高罢了,其次是被指出错误,不但不实事求是接受批评,反而死鸭子嘴硬狡过饰非的人品。

花千芳成为副主席没什么大不了的,按照作协规章,并没有说用错“”、初中文化的人不能进作协,不能当副主席。但是,莫说花千芳还只是一个市的作协副主席,他就是全国的作协主席,犯了低级的文学错误,写作水平不高,就不能被人嘲笑吗?就不能被人批评吗?

高玉宝是在文盲率超过90%的时代,他不会写字是值得同情和理解的。而且,即便他的小说,也是经过“高端写手”们"润色"的结果。而在文盲率不到4%的今天,初中文化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也不是什么值得吹捧的资本。 所以,花千芳去鲁迅学院培训学习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是很好的选择。反过来,单仁平先生用所谓的尊重要求所有人迎合花千芳的低水平才是变态。既然要“高端写手”们尊重"泥腿子"花千芳,鲁迅学院的“高端写手”们还怎么教花副主席提高呢?

文学写作不过是一种工具,看每个人的天赋和努力程度,水平有高有低是自然的。批评一个人的写作水平高低,是以文学为基础和标准,是一种不满和否定,同样也是一种鞭策。这和写作者的出身有什么关系?单仁平先生拿“泥腿子”出来当砝码,是想吓唬人,给批评、嘲笑花千芳的人扣上以强凌弱的罪名吗?那么实话说吧,你这一套对“高端写手”们有用,对我这种比花千芳还泥腿子的人没用。

单仁平先生假惺惺地说: 当然,对周小平、花千芳都是可以议论的, 这些议论无论是否理性,都是舆论的一个现实侧面。它们的存在也代表了社会心理成长的轨迹,不值得大惊小怪。

然而,单仁平先生可以假装他们可以被议论,但我们从方舟子被封的事实已经看到,至少周小平是不可议论的。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大惊小怪。至于花千芳,从单仁平先生挑明了的“官方挺周、花本来就是有政治寓意”来看,离不可议论恐怕也不会太远了。

不过,单仁平先生写到结尾的时候对着镜子努力摆出一副和善的面孔,却忘了刚才不小心露出的狼外婆嘴脸已经被读者看到并忘不了了——" 国家不挺他们,莫非要挺连国家和他们这些爱国者一块儿骂的那些人不成?"

反对周小平、花千芳,就是反对爱国,就是反对国家,就是国家的敌人。

非黑即白到如此地步,让我忍不住想起一个两千多年前的故事。

赵高牵了一匹鹿到大殿上,声称这是献给皇帝的一匹千里马。皇帝说赵高弄错了,这明明是鹿。赵高坚持说这是千里马。然后问群臣,是鹿?是马?大臣们有的说赵高错了,是鹿。有的则说赵高说的没错,是马。最后,说鹿的全部被处决。

批评周小平、花千芳的人难道都是反对爱国、反对国家的?

然而,在“官方挺周、花本来就有政治寓意”、非黑即白的单仁平先生看来,不支持周小平、花千芳的,批评、嘲笑周小平、花千芳的,就是说"鹿是鹿不是马"的反对者。

有花副主席"司马昭之心"的优秀前车之鉴,我这个泥腿子不得不对单仁平先生夸一句——指鹿为马的汉子啊,你真是威武雄壮。

完!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