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环球时报 | 泥腿子花千芳值得“高端写手”尊重

网络作家花千芳日前当选辽宁抚顺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消息传出,网上议论纷纷。其中一些尖刻话语都是针对花千芳“水平”的。对水平问题,花本人几天前对媒体刚说过一番非常低调的话,他是这样说的:“我是一名农民网络作家,文化程度不高,我深知自己的差距和不足。本月下旬我就要到北京鲁迅文学院参加为期两个月的进修学习,我将会努力学习,好好充电,开阔眼界,提升自己的素质。”等等。

中国恐怕很久没有一位有些名气的人做这样的自我描述了。了解花千芳的人都知道,他至今仍在种地,是写字者中少有的真正农民。对他这样的网络作家,喝墨水多的、有条件以“斗素养”为乐的“高端写手”们,应当给予特殊的尊重。

不时有人提出,中国的人大政协应多有些真正的工农代表,那么文化领域呢?新中国初期,是有过高玉宝那样朴素的作家的,他写小说时连很多字都不会写,不得不用一些符号代替。但他没有被嘲笑。他“我写我”的那本自传体小说影响了不止一代人,根据其改编的儿童剧和电影“半夜鸡叫”在中国家喻户晓,成为那个时代文艺的一个符号。

花千芳不就是上的学少,读的书也没有知识精英们多吗。但他有与大多数写字人不同的生活经历,草根世界给他的感受刻骨铭心。他认识国家和时代的视角是一些饱读诗书者不可取代的。我们为什么不能静下心来,听听如此独特的一位网络作家怎么说呢?

抚顺市作协选花千芳做副主席,让一些人不舒服。官本位的思维加剧了他们对这件事浮想联翩。其实抚顺市作协副主席算不上什么“官”,而且无论是什么原因,今天抚顺市还有哪位作家比花千芳更为人所知呢?即使选花千芳有出人意料的成分,这种不寻常的程度也决非一些人渲染的那样夸张。围绕这件事的过度奇妙是一种幻觉。

不久前文艺座谈会邀请周小平、花千芳参加,一些人不服气直到今天,实在是过头了。有人神神秘秘说“这是政治”,像是发现、道破了什么。官方挺周、花本来就有政治寓意,这是明摆着的。他们身处基层,热情乐观,勇于在互联网复杂的舆论场上弘扬认同国家的正能量,国家不挺他们,莫非要挺连国家和他们这些爱国者一块儿骂的那些人不成?

互联网时代改写了很多传统竞争规则,从高大上的BAT,到充满“屌丝”的网络草根,都产生了一批英雄和骄子。社会需要迅速适应这些改变,就写字人来说,也许我们真的要这样想:农民网络作家除了有文化基础功力的不足,还有后者所没有的一些本事,包括敏锐和表现力。他们在互联网时代的影响力和成功需要我们思考,而不是从感情上就加以抵触。

当然,对周小平、花千芳都是可以议论的,这些议论无论是否理性,都是舆论的一个现实侧面。它们的存在也代表了社会心理成长的轨迹,不值得大惊小怪。它们将作为中国意识形态工作的原始材料积累下来,形成独特参考价值。

想必周、花二人都会从这一段时间的经历中得到激励,也会生出从未有过的紧迫感。他们饱尝过互联网上风雨的洗礼,必会深知在互联网上保持影响力将需要付出什么样的艰辛,承受多少压力。好在他们都很年轻,相信他们继续学习和成长的能力都很旺盛,他们将珍惜并用好人生道路上的重要机会,以自己的方式向社会证明,他们做到了“不辜负这个时代”。

相关阅读:

以下评论均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宰步龙@胡锡进 总编辑,请你还是用真名吧。

边城51区:说直白一些,谁瞧不起花老师,谁就是拆大大的台,砸党的锅

繁星耀海夜归舟:大狗叫也得让小狗叫嘛[哈哈]怎么这次又成了“什么腿子”了?

Hellowpanda88:关键他是伪装成泥腿子的狗腿子!

心中的灵山:嗯,花千芳确实是难得的人才,@胡锡进 你下来,把环球时报总编的位置让给这位满腹经纶,才高八斗的泥腿子花千芳去做,可否?[思考]

每食每佳:混球小报也是狗腿子!臭味相投!

欲醉红尘A:请尊重人们鄙视“狗腿子”的权利!

Hellowpanda88:关键他是伪装成泥腿子的狗腿子!

贺江兵: 我们一向尊重泥腿子,一向鄙视狗腿子。

乏力的马卡:有了坏球的这篇,花铁生算是真正诞生了。

心中的灵山:嗯,花千芳确实是难得的人才,@胡锡进 你下来,把环球时报总编的位置让给这位满腹经纶,才高八斗的泥腿子花千芳去做,可否?[思考]

每食每佳:混球小报也是狗腿子!臭味相投!

欲醉红尘A:请尊重人们鄙视“狗腿子”的权利!

过期的氯硝安定:花千芳那句自评明明还有后一句既傲慢又挑衅的话“大哥大姐们想在俺这找点优越感,尽管来,呵呵”,相信贵刊是读懂了这句话所以才故意断在这里的,但明明读懂了却还反话正说这就只能证明“生死人而肉白骨”不过是你们的惯常手法。

文山娃:还好意思类比高玉宝的“文学创作”,这是在向能够肆意指鹿为马的时代致敬吧

荷乡寻梦-:夹头电梯已锈颜,摆尾带鱼化暖男。红朝代有奴才出,各散骚味三五年。——作者:司马昭

雨水1980:瘸腿子花千芳还拥有司马昭之心呢,生子当生黄之锋,养猪当养花千芳

廖睿: 知识越多越反动!白卷英雄张铁生最光荣!

聖寶劍橡葉騎士: 想起了文革电影《决裂》里,某大学的招生会上,空降校长拿起一个铁匠的手,这就是资格!

magyar1903:父亲曾经几次提起电影里的这一情节来说明那个年代的疯狂。不幸的是,他将再次目睹这样一个时代的到来。

小猪哥Eric:原来是狗腿子,飞盘党夸狗腿子,原来是一家人啊!@邢台民工撸至深 你怎么混的那么差啊!

溪畔舟:一听这名,咋觉得像日本艺妓的名字呢?

江上一枝花:混球时报你把他当干爹我们也不管。[偷笑][哈哈]

LUX-4:什么人值得尊重或鄙视,大家心里明镜似的,用不着环球瞎操心。

songsongbee:坏球报员工会有报应

姚怀军:除非你们关闭网络,否则是回不到过去了。再想塞民耳目,颠倒是非,只会成为世界的笑话。

荷乡寻梦-:不要把农民和花千芳等同,这是不同的概念。环球时报用煽情式的偷换概念,拭图把农民拉进来为花千芳背书,何等的阴险。农民被强拆时,环球时报你替农民说话了吗?没有,你在竭力为权贵说话,你振振有词地说:如果官员财产公开,中国将陷入动荡。

马跃成:莫言上学也不多,一个农民写接地气的作品 ,别人可能比不了。

弱势微观:人们鄙视的不是花本人,鄙视的只是特权对花的栽培。

逗比小小衫:怎么觉得不对劲[抓狂][抓狂]到底哪里不对[抓狂][抓狂][抓狂][抓狂]使劲想,用力想……

主持人郭旭东:[汗]你这到底是在夸还是损

池鱼听琴:有环屎这么高端的写手和元首尊重还特么嫌不够啊?弱智!

云破月缺_3hf:为什么啊?这什么理由啊?东西写那么烂,用“”来夸人,只因为同时还在种地大家就得尊重?拉倒吧!主席握他手之前你环球咋不出来“尊重”一下呢?

真实张大鹏:毫无良知的物种,他入作协也算恰当!一丘之貉!

小牧鱼儿2011:是的,尊重,它的:司马昭之心,还有,“碧莲”

军师巷:只要忠君爱国,杀人放火烧杀抢掠都能被环球时报舔出花来

还好我在这里:花花本人挺朴实不做作不虚伪,不过有人把他挂这么高实在是不妥。花花本人都承认自已水平不高,作品多移植截取于其他网络作品,树这个典型来弘扬所谓正能量宣传什么意识形态怕是没什么说服力,只暴露了自身的窘迫形势,给人饥不择食的感觉,效果适得其反。

包子帝就是大救星:环球不亏为屎报!评什么要知识分子尊重他,就因为他是个好五毛,是个舔菊花的狗奴才?

凤凰秦风大大:看评论!//@诗人沙光: 一片以狗腿子为主流喉舌的风景[哈哈]//@叶匡政[哈哈]//@北京崔卫平: 也不错过狗腿子带来的娱乐效果[哈哈] //@雷颐:RT //@贺江兵: 我们一向尊重泥腿子,一向鄙视狗腿子。[ok]

又隔蓬山:只要有放下身段伸出舌头使劲吮吸我党菊花的态度,我党便不负你。尤其新皇登基,杀人立威,正需要一帮新鲜王八行子吹鼓抬轿。

潇湘夜语:都是吃文字饭的,写得好就值得尊重,写得恶心凭什么尊重。

当猴遇上狗:我总是对司马昭还是尊重的[哈哈][哈哈]

西门郊外大官人:为花千芳的鸡犬升天点个赞!!

额也微个博:上学少也应该认识读书明理四个字吧。

一代臣民:看来少读书多投机,唯上唯权多舔菊才是这个年代的正道。

周难的微博:一个人值不值得别人尊重还需要一个全国发行量号称很大报纸来呼吁吗?

觚九1:环球的弱智笑料,一波一波证实自己权贵资本的乏走狗的可笑身份。坏球,你是下一个胡本山么?

武圣教主[哈哈]用“掺沙子”的办法,以图改变“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网络… 与“文革”时毛泽东的做法异曲同工… 但结果如何呢?

有点胖的稻子:对于一个撒谎成性,恬不知耻的骗子,尊重个蛋

空气青心大西安:真理部也是满拼的,找出周花这些 已经彻底笑话了

氓之蚩:这是标志性事件,是反智的行动,是知识越多越反动的翻版。

船古佬q:其实是网宣员们的奋斗目标。

御膳房2@环球时报 告诉我们,国家就是要听好听的,批评的人滚一边去,魏征要是在当代,都死一百回了!

yyhzjql:武大郎耍鸭子,啥人玩啥鸟,丑恶的社会只能产生丑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