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随想|各种迹象显示——党国喉舌正逐渐失去舆论阵地

ThinkerSmall前几天,出了一个“《辽宁日报》事件”——该报发了篇重磅社论,严厉批评全国各大高校的教师在课堂上抹黑咱们党国。

结合此事以及最近一两年来发生的系列事件,俺给大伙儿分析一下——“伟光正”已经逐渐失去了天朝的舆论阵地。这是朝廷统治基础被严重削弱的征兆之一。

★喉舌们反复强调“三个自信”——充分说明“朝廷极度不自信”

首先来聊一下大名鼎鼎的“三个自信”。自从习二逼(“习 big big”,简称“习二逼”)上台之后,官方喉舌屡次提及“三个自信”。何谓“三个自信”捏?也就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任何一个头脑稍微灵光的网友,都应该明白一点——【真正自信】的人,往往不屑于强调自己的自信。如果某个家伙总是把“我很自信”挂在嘴边,恰恰说明此人其实很不自信。

类似的道理,还可以举出很多——

真正的好人,往往不会反复强调“自己是好人”。如果某人反复唠叨说自己是好人,其动机反而显得可疑。对吧?

真正的慈善家,往往不会大张旗鼓地标榜自己搞慈善。而那些大肆宣扬自己搞慈善的人(比如陈光标),多半是以慈善作为手段,来达到其它目的。

因此,朝廷越是强调“三个自信”,就越是说明——朝廷在道路方面,理论方面,制度方面,其实都极度不自信。就拿“道路”来说吧,当今世上,还有多少国家在坚持“马列主义道路”?仅仅剩下5个(真的是“屈指可数”),分别是:天朝、北朝鲜、古巴、、老挝。这其中的“北朝鲜、古巴、老挝”都是经济状况糟糕、人权状况恶劣的奇葩。就这样一种局面,你说朝廷在“道路”方面很自信?或许只有傻逼才信。

★《辽宁日报》事件和“七不讲”——折射出“党国失去高校的意识形态阵地”

接下来说说《辽宁日报》事件。

◇《辽宁日报》事件

上星期,《辽宁日报》发了那篇《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此文的截图在“这里”)。文中指出:

中国成为大学课堂负面典型的案例库,这是个别,还是普遍?我们用新媒体手段做了调查,结果 80% 以上的大学生表示碰到过课堂上“爱发牢骚”的老师,对国家和社会的“描黑”让学生们都看不过去。法律、行政管理、经济学等哲学社会科学类课程,尤为突出。

此文一出,引发网上热议。尤其是很多自由派/民主派的网民,对《辽宁日报》进行猛烈批评。不过捏,俺要稍微唱一下反调。个人觉得:这篇报道透露了一个大好消息 :)

要知道,《辽宁日报》是辽宁省的“党报”。也就是说,“官方喉舌”自己承认——【全国范围的高校】,至少在社会科学领域,存在普遍的抨击党国的现象。(五毛们请注意,这可是党国喉舌自己承认滴,不是俺凭空抹黑造谣哦)

◇七不讲

光凭“《辽宁日报》事件”,或许你还看不出问题有多严重。俺再来聊聊“七不讲”。

朝廷关于“七不讲”的禁令,是在去年(2013)曝光滴。所谓的“七不讲”包括如下七条:

1. 不能讲普世价值
2. 不能讲新闻自由
3. 不能讲公民社会
4. 不能讲公民权利
5. 不能讲党的历史错误
6. 不能讲权贵资产阶级
7. 不能讲司法独立

这七条刚曝光的时候,还有不少网民怀疑这个“七不讲”可能是恶搞(因为实在太荒诞了)。结果没过多久,又出笼了“中办9号文”和“教育部16条”。“中办9号文”的全称是《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教育部16条”的全称是《关于加强和改进高校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的若干意见》。关于这两份文件的详细介绍,可以参见去年的博文《每周转载:关于朝廷近期舆论和习近平的嘴脸》。

上述这俩玩意儿跟“七不讲”遥相呼应,你不得不相信“七不讲”是真事儿。也就是说,至少在2013年,朝廷就意识到高校的“意识形态阵地”已经失控了。

如果把“2013年的禁令”和今年(2014)《辽宁日报》的社论结合起来看,咱们可以发现:即便有了如此严厉的禁令,但是高校教师还是热衷于在课堂上拿党国来开涮。这说明失控的程度之严重——连朝廷的禁令也不管用啦。

◇高校的政治课程,还有人信吗?

俺也读过大学,虽然学的是理工类专业,但也上了不少政治思想课(比如“邓选”之类)。上这些政治课的时候,即使老师照本宣科,依然能从他/她的神态表情中看出,老师自己就不信这一套。如果碰到那种喜欢“离题开讲”的老师,那就更不用说啦——讲的全是不和谐的内容。而且越不和谐,下面的同学们听得越 high :)
列位看官,不妨想想你曾经上过的政治课(包括中学和大学)。你觉得你们的政治老师【真心相信】马列理论吗?如果连政治老师自己都不信,他/她还能尽心尽力地去说服自己的学生相信吗?

★周小平事件——或许“真理部已经放弃对自由派施加影响”

上个月,“周带鱼”迅速串红,引来大量网友的围观嘲笑。俺还专门整理了一篇很长的博文《每周转载:党国红人周小平惨遭围观——网友称:请不要辜负这个傻逼》。
即使是水平很一般的网友,估计也意识到周小平的文章非常烂。那么,朝廷为啥要花大力气去捧红这样一个烂人?网上有三种观点比较有代表性:

◇观点1——真理部给习包子下套

此观点认为:捧红周带鱼是真理部(中宣部)的策划,而不是习近平的主意。真理部跟习近平有矛盾,通过此举来恶心他。

(持这种观点的网民,很多曾经是习包子的粉丝)

◇观点2——朝中无人

此观点认为:朝廷找不到像样的自干五。只好拿周带鱼这种货色来充数。

◇观点3——朝廷调整了施加影响的对象(受众)

此观点认为:互联网时代之后,朝廷已经【无法】对自由派/民主派的网民进行洗脑。因此,朝廷退而求其次,把忽悠的对象局限于底层民众。而周小平那种“简单粗暴型”的忽悠,比较适合用来对付底层民众。

◇俺对“观点1”的看法

虽然俺同意“真理部跟习包子不合”这一说法(参见俺之前的博文《党国喉舌反遭多次封杀,朝廷高层权斗日渐激烈》)。但是,有很多迹象和细节都表面,周小平是习包子要力捧的。

比如今年的这次“文艺座谈会”,是习包子策划已久,精心准备的。而周小平和花千芳又是此次座谈会的亮点。

比如朝廷各大喉舌连篇累牍地发表周小平的吹捧文章,长达一个月。如果真的是中宣部在下套,习包子怎么可能连续一个月都没察觉,没采取反制措施?

◇俺对“观点2”的看法

朝廷里面再怎么缺人,也不至于缺到要周小平这种低级货来充数。网上有不少自干五,文章写得比周小平更严谨,更有欺骗性。朝廷为啥不去包装那些人,非要去包装周小平?

◇俺对“观点3”的看法

上述三个观点都仅仅是猜测,无法证实。但是有一点是明显的——吹捧周小平,导致很多习近平的粉丝极度失望(尤其是知识分子)。而原先就讨厌习包子的网民,则更加嘲笑党国高层的愚蠢(《每周转载:党国红人周小平惨遭围观——网友称:请不要辜负这个傻逼》一文,列举了大量网民的嘲讽)

习近平不可能太傻(否则也爬不到这么高),他“力捧周小平”必定有所企图。因此,俺比较倾向于观点3——朝廷已经放弃对“自由派/民主派”的忽悠,把精力集中用来忽悠底层的民众。

何谓“底层的民众”?这里“底层”不是指经济层面,而是指“思维层面”——那些轻易被周小平忽悠的人,其思维能力显然是不咋地。

★广电总局重拳频出——体现出“党国在广电媒体的舆论阵地被架空”

◇广电总局为啥要打压网络视频?

今年以来,广电总局出台了 N 多的行政命令,企图打压互联网电视(尤其是“网络机顶盒”)。这里面既有政治层面的因素,也有商业层面的因素。本文只谈“政治因素”。

◇“电视”和“网络视频”的本质差异

在咱们天朝,电视机是在80年代开始普及的,而网络是在2000年之后才广泛普及的。大部分的70后、80后、90后,都是看着 CCTV 和新闻联播长大的。俺也是。

一直到大约十年前,电视机都是最有影响力的传媒(没有之一)。由于缺乏替代的媒介(主要是缺乏替代的“视频源”),民众只能看电视。而“电视”是一种被动的信息传播方式——你唯一能选择的只有“电视频道”。比方说,你家的电视机只能收30个频道,那么你能做的选择只有“30选1”。可以这么说,“电视”是一种【可选择性很少】的媒介。

但是电视的这个特点,反而非常有利于真理部的洗脑。因为电视的“可选择性少”,真理部可以通过对电视节目的精心安排,来对你进行长期的,潜移默化的“灌输”(“灌输”是洗脑的常用手段之一)。最典型的一种强制灌输,就是每晚7点统一放“新闻联播”,强迫你看。

但是最近10年,电视机的主导地位被颠覆了。为啥捏?最根本性的变化是——网络宽带的普及。宽带普及之后,网络成了另一个视频来源,也就成了电视机的替代品。

很多同学有一个巨大的误解——把“视频网站”等同于“电视频道”。其实两者有本质差异。对于某个电视频道,同一个瞬间只能放一个节目;而对于某个视频网站,同一个瞬间,可以同时输出成千上万的视频流媒体。因此,面对“网络视频”,民众具有几乎是无穷大的选择机会。民众的选择机会越多,朝廷就越难进行“灌输式洗脑”。

另外还要考虑到一点:有越来越多的网民学会翻墙。他们不光看国内视频网站,还会翻墙去看国外的视频网站(YouTube 之类)。对国外的视频网站,朝廷根本就无法进行政治审查。对这类网民,朝廷就没办法再利用视频媒介来进行“灌输式洗脑”。

◇广电总局能得逞吗?

估计有同学会问:广电总局靠行政命令来打压互联网电视,能得手吗?

答案很显然——不能!

相比传统的电视,网络视频具有如此多的优点和便捷性。当某个网民已经爱上了“网络视频”这种模式,就再也无法回到“电视”的怀抱。哪怕广电总局再怎么折腾,也没办法改变这个趋势。套用咱们天朝政治课本上的说法——网络视频代表了更先进的生产力。如果生产关系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最终生产力将颠覆生产关系。

顺便说一下:GFW 也是一种“反生产力”的玩意儿,迟早也会被颠覆掉。大伙儿拭目以待。

◇小结

今后还是会有不少人(尤其是中老年人)继续选择“电视”这个媒介。就如同现在还是有人在听电台(比如出租车司机)。但是“电视”这个信息媒介,已经把“老大”的宝座让位给互联网了(而且是永久性的让位)。

今后,真理部依然可以操纵国内电视台,用电视节目进行“灌输式洗脑”。可惜,电视的受众越来越少了,这个舆论阵地逐渐被互联网架空了。

★习二逼的“819讲话”——印证了“朝廷对互联网舆论的失控”

在上个月的博文《谈革命[8]:对“非暴力革命”的种种【误解】》中,已经提到过二逼在去年(2013)的819讲话(讲话的全文可参见“这里”)。今天俺再重提一次。

在那次讲话中,习二逼特别强调了互联网的重要性。以下是二逼原话的摘录(粗体是俺标注滴):

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有同志讲,互联网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变量”,搞不好会成为我们的“心头之患”。
……
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

根据形势发展需要,我看要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宣传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的,人在哪儿重点就应该在哪儿。我国网民有近6亿人,手机网民有4.6亿多人,其中微博用户达到3亿多人。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基本不看主流媒体,大部分信息都从网上获取。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战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要解决好“本领恐慌”问题,真正成为运用现代传媒新手段新方法的行家里手。要深入开展网上舆论斗争,严密防范和抑制网上攻击渗透行为,组织力量对错误思想观点进行批驳。要依法加强网络社会管理,加强网络新技术新应用的管理,确保互联网可管可控,使我们的网络空间清朗起来。做这项工作不容易,但再难也要做。

请注意,这是习二逼在出席“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时的讲话。如果互联网舆论没有足够的危险性,二逼有必要这样吓唬与会官员吗?

很显然,对伟光正而言,互联网舆论已经逐渐失控。

★对“悲观的自由派网友”的补充说明

(本来捏,写到这里,本文就该收尾了。不过俺想起了最近几年和某些读者在网上的交流,于是补了这一节)

有些自由派/民主派的网民,会觉得俺太乐观。因为在他们看来,周围还有大量被洗脑的民众。他们不相信朝廷会这么快就丧失舆论阵地。

针对这类网友,下面是俺的分析。

首先,俺承认确实有很多人被洗脑。关于“反洗脑”的文章,俺在博客上也写了很多。但是在这里,俺要谈另外一个概念——【舆论宣传的有效受众】。

在之前的多篇博文中(《谈革命》系列,《如何用互联网进行“反洗脑”和“政治启蒙”》),专门分析过何谓【沉默的大多数】。

在任何一个国家(包括成熟民主国家),都有这样一个群体,俺称之为“沉默的大多数”(此处借用了王小波的标题)。这个群体对政治和公共事务是麻木不仁的。在咱们天朝,这个群体的比例尤其高。如果天朝发生政治变革,这个群体既不是变革的动力,也不是阻力——他们只是麻木的旁观者。如果有一天,共产党面临倒台的危险,这些“沉默的大多数”首先想的是“如何自保”,不会有人站出来捍卫中共滴。不妨想想当年苏共崩盘的时候,有哪个屁民站出来捍卫苏共吗?

所以,政治变革是否成功,无需考虑“沉默的大多数”。需要重点争取的,是另外一些人,俺称之为“喧嚣的一小撮”。这些人和“沉默的大多数”是相反的。他们更关心公共事务(不仅是政治事务,也包括其它事务)、更愿意表达自己的观点(不仅是政治观点,也包括其它观点)、更敢于挑战权威(不仅是政治权威,也包括其它权威)、也更愿意折腾(比如折腾翻墙)。

当政治变革发生时,那些愿意挺身而出的,愿意冒风险去抗争的,往往都是“喧嚣的一小撮”。而恰恰是对这样一个群体,朝廷逐渐失去了舆论方面的影响力。道理很简单——就靠周小平之流那么拙劣忽悠术,能蒙得了这个群体的人吗?朝廷越是力捧周小平之流,就越让这个群体的人反感。

另一方面,虽然朝廷仍然对很多脑残具有影响力,但是这些影响力【不足以】让这些脑残冒风险去捍卫中共政权。(关于这点,俺有空再专门写一篇分析)

在如今这个局面下,当“喧嚣的一小撮”比例变得越来越大,政治诉求变得越来越强;那么,朝廷的统治就会变得越来越脆弱。所以俺在本文开头说了——(近期的一系列事件)是党的统治基础被严重削弱的迹象之一。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如何用互联网进行“反洗脑”和“政治启蒙”——分享若干个人经验
谈革命(系列)
聊聊洗脑和脑残——分析“脑残的起源”和“脑残的觉醒”
朝廷为何落入“塔西佗陷阱”?
每周转载:关于朝廷近期舆论和习近平的嘴脸
每周转载:党国红人周小平惨遭围观——网友称:请不要辜负这个傻逼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11/political-propaganda-become-less-effectiv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