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天下 | 雷克小流氓:我是自干五

雷克小流氓

雷克小流氓

,德国人,自由职业者。1981年出生,毕业于慕尼黑大学汉语专业,2005年作为交换生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2007年曾徒步从北京前往乌鲁木齐。去年12月起,雷克以“德国自干五有话语权”为主题发表系列视频,在微博引发关注。

雷克小流氓:我是自干五

雷克小流氓:我是自干五

微博 雷克喜欢对公共事件发表看法,“我在微博上还是要玩儿,因为我要卖我的书,但是我不想完全变成一个聊吃的、聊风景的老外,当然我的观点不一定是对的。”

刚开始,雷克经常被骂,后来他拍了一段视频,“他们没有看懂我在讽刺他们,懂我意思的人又觉得逗,那个时候我明白了,我一直认真讲道理其实是错的。”这最终促成雷克每天用手机拍摄“德国自干五有话语权”的系列讽刺视频。

“无论怎么样都先说政府好。这个模式的好处在于没有害处,因为讽刺是幽默,幽默很痛但没有伤到谁。”雷克说。

:“自带干粮的五毛”的简称。自干五会自觉在网络上对抹黑中国的言论辟谣,并不受政府雇佣或者在政府系统工作】

雷克小流氓

电脑 雷克用来编辑视频、查地图、写博客。最初,粉红色的外壳是女朋友买给他的,后来他自己又买了一个,“习惯了,我不想被限制说我不能用粉红色,我觉得应该自信,我就喜欢粉红色这样。”

 

雷克小流氓

五毛 雷克无意间得到一张特别新的五毛,就舍不得花出去,一直保存到现在。“现在它变成一个好运的东西。有了它后,我一直运气很好。”

 

雷克小流氓

纪念品 2007年雷克徒步中国到达山西霍州时,一位道长送给他的,上面刻着“仙人指路”四个字。

雷克小流氓

睡袋 雷克旅行时带着大小两个睡袋,“如果特别冷,可以同时用两个。”

 

雷克小流氓

相机 型号:佳能5DIII,卡尔蔡司广角镜头,便于自拍。雷克一直在旅行、写书、演讲,没有固定工作,“我爸以前想说服我不要这样做,现在他最起码不反对了。我现在要找一个方向。”

明信片  雷克自己设计的,旅行途中别人帮忙后他会记下对方的地址,然后寄明信片以示感谢。 这张明信片上的人是谢建光。自1982年秋起,他拉着木房车,徒步行走了30多年。雷克和他在甘肃张掖相遇,并拜他为师。“我向他学习了很多,他给我提供的是精神方面的帮助,谢老师告诉我要为生活里的事情正确排序,我学会了如何行走,也学会了如何放下。这很重要。”

明信片 雷克自己设计的,旅行途中别人帮忙后他会记下对方的地址,然后寄明信片以示感谢。
这张明信片上的人是谢建光。自1982年秋起,他拉着木房车,徒步行走了30多年。雷克和他在甘肃张掖相遇,并拜他为师。“我向他学习了很多,他给我提供的是精神方面的帮助,谢老师告诉我要为生活里的事情正确排序,我学会了如何行走,也学会了如何放下。这很重要。”

 

雷克小流氓

酒店房卡 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出入境管理法》,外国人在旅馆以外的其他住所居住或者住宿的,应当在入住后24小时内向居住地的公安机关办理登记。“现在这件事变得很上纲上线,不像以前,一般没有盯上你就没关系。”雷克说,登记时需要很多资料,为了不给朋友添麻烦,这次来北京他选择住在快捷酒店。

 

雷克小流氓

疫苗注射登记表 旅行时,雷克会带上疫苗注射登记表,上面记录了他什么时候注射了哪些疫苗,“我来中国之前,肯定会看有哪些传染病,有风险的都会打。”

 

雷克小流氓

《徒步中国》 雷克觉得德国很保守、无聊,“发展到某种水平后就饱了的那种社会”,他更喜欢有冲劲、有活力的中国,“你们打车用手机直接支付,我是在中国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完全是新的。我在国外确实想念中国。” 2007年11月9日生日这天,雷克从北京出发,历经河北、山西、陕西、甘肃、宁夏,最终到达乌鲁木齐。这场历时一年、全程4646公里的旅行被他制作成纪录短片《最遥远的路》。之后,同名书籍在德国出版,2013年出版中文版,改名《徒步中国》,销量达十万册。

雷克小流氓

日记本 雷克已经写了十多本日记,记录的都是比较私人的、不想跟所有人分享的事情。

雷克小流氓

护照 从2008年开始,雷克办理签证越来越困难。2007-2008年徒步旅行时,因为签证过期,他在北京托人找关系才办理下延签。“现在我的名气稍微高一点了,认识了一些外交部的人,所有事情都变得顺利了一点。”

雷克小流氓

收纳包 长期旅行时,雷克的背包里面会装四个收纳包,三个大的一个小的。

 

雷克小流氓

电动牙刷 跟大部分人印象中的德国人一样,雷克做事有些过分严谨认真,比如刷牙。他刷牙时很用力,经常磨到牙龈,所以牙医建议他改用电动牙刷。徒步时,雷克的背包有30公斤,他可以省掉很多东西,但电动牙刷不能省。

雷克小流氓

银行卡 雷克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几乎所有的ATM取款机都是先出钱再吐卡。“这是心理问题,你去那要的是钱,不是卡。”拍摄当天早晨,雷克刚刚从银行取回自己被吞掉的卡。

『记者手记』

雷克:谈什么,都先支持政府

本刊记者|赵良美

雷克没有看我们提前准备的采访策划。他的理由是“面对面采访,提前看了就没新鲜感了”。

但显然,他仔细整理过自己酒店房间的床。白色的床单被捋得整洁,一尘不染,拍摄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这是北三环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受制于《出入境管理法》,作为外国人,还是找间酒店落脚最为省事。“德国自干五有话语权”系列视频火了之后,有人找到雷克谈合作,他因此专程从汉堡飞回北京。

雷克专门写过那些视频是怎么录制的:看完新闻和各种评论后就会出去散散步,散步时我会思考:“最有偏见的人,最‘自干五’的人,他会怎么理解这件事呢?”然后开始编台词。录制前,雷克会练习,看看顺不顺口,但主要是看逻辑够不够傻,如此反复几次,觉得差不多了才正式开拍。当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

他在手机上安装了中文新闻客户端,时刻关注中国正在发生什么。雷克知道“草泥马”,也知道“我去年买了个表”等等网络用语的含义。他指着自己手机壳上的dota 2说,“你一看那个东西就知道我是屌丝”;把“爱情动作片”叫做“AV”;用“我的妞”指代自己的女朋友。

刚开始上中文微博,雷克经常被骂,但渐渐发现了其中的规律:五毛不会一个一个到帖子下骂你,而是一个五毛在天涯或者别的论坛里发现你,然后(更多的五毛)一波一波来骂。这直接促成了雷克向“五毛”的“转型”——“认真讲道理其实是错的”。他总结自己的网络生存之道:无论什么事,都先支持政府;先发表观点,再谈论事件。

“所以,你有志成为一个段子手吗?”我问。

“网络是个很危险的地方,那些网民永远走在我前面一步。如果他们说你是段子手,说明有一部分人确实觉得你很幽默,但是说不定一部分人就是在黑你。如果我现在傻傻地说我是段子手,他们一定会吐槽我。”雷克说。

微博上另一个自称“自干五”的是“伦敦前副市长”John Ross,但雷克坦言自己不喜欢他。“我受不了那个人,有点儿忽悠中国人。他会说你怎么完美怎么棒,然后(双方)你喜欢我,我受到认可,(这样的话)其实对你没有任何帮助,你会变得越来越差。我希望中国可以走向法治民主。”

雷克一直梦想过“有意思”的生活,中国几乎成了他的不二选择,无论是南北最大温差可达60度,还是今年刚刚风靡城市的打车软件,都让他惊喜不已。2005年,学中文的雷克来中国当交换生,最终以一场徒步,完成了在中国的第一次走红。

但这一路也让雷克见够了中国特色。

2010年,再次来到新疆时,雷克的签证眼看就要过期,于是前往所在地派出所询问办理续签,得到要去市里办理的回复。雷克当时去了奎屯市,派出所又说续签要到乌鲁木齐。雷克因此和奎屯的警察起了冲突。因为在写旅行博客,他想拍一张派出所的照片,警察不让,而且要删照片,但相机语言是英文的,警察不懂,就问他为什么在这儿?雷克想当然地开玩笑说自己“是间谍”。

快到乌苏时,有两辆警车在路边等他,检查了他的所有东西,包括一支带GPS功能的计步器。之后连续三天,每天都有一个叫“王叔叔”的警察来宾馆跟雷克聊天。“特别礼貌,你父母做什么,第一次到中国是什么时候?你对台湾问题怎么看?去过新疆吗?你会维语吗?”雷克回忆。双方聊得很投机,“王叔叔”就请雷克吃饭,还讲起他的女儿弹钢琴很厉害,“很想去德国。”

有朋友建议雷克要做做样子,倒倒茶,买些葡萄等礼物示好,雷克都照做了。三天后,从乌鲁木齐过来一个职位更高的女官员。雷克记得,那天“好几个人到我的房间,‘王叔叔’变得很严肃,我还买了月饼,阿姨说你犯了很严重的错误,但我们发现你是中国的好朋友,你是无意的,下次不能这样了”。

在中国几年,遇到的人对他这个外国人的热情常令雷克感念,他还为此专门设计了明信片,但有时那种突如其来的热情也令他感到困惑,甚至尴尬。拍摄前一天晚上,雷克跟一位出租车司机聊得很好。下车时的车费是60块,雷克给了司机100,司机说找不开,要不你再给我10块?“结果傻了”——雷克在我面前晃了晃一张50块的假币。

雷克已经33岁了,还没有固定工作,对此他觉得“有点儿丢脸”。“德国自干五有话语权”火了后,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他悄悄去掉了原先微博ID中的“小流氓”三个字。
******

“清单”是一个试图「以物话人」的栏目,通过拍摄当事人的物品来体现当事人的职业、成就、荣誉、经历等,为其个人形象做注脚。

目前我们采访过的清单人物包括:贺卫方、莫少平、茅于轼、柳岩、龚琳娜、司马南等。同时,我们希望“清单”也是一个属于公众的平台。大家想看到哪些人物的“清单”,欢迎在《博客天下》微信后台给我们留言。

相关阅读:

雷克小流氓:德国“自干五”有话说

雷克小流氓:德国“自干五”有话说 1-27

 

2015年2月4日, 8:34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