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jing柴静的片子《》,在短短的几天热放之后,旋即被当局冷藏。这说明,《》本身并没有触犯当局的禁忌,但是它引起的热烈反响超出了当局的预期,它引发的批评和责难越过了当局的红线,甚至大有可能引发群体事件,因此使当局感到紧张,于是迅速地将它冷藏。

四年前,一位海归朋友到美国开会,来我家小坐。问及北京近况,他首先就提到雾霾。我当时就说,这个问题中南海会认真解决的,因为他们自己也是受害者。他们可以吃特供喝特供,但不能不和北京的老百姓呼吸同样的空气。他们可以不关心治理水污染不关心土地污染,但是他们不能不关心治理雾霾。朋友听了点头说,那倒也是。

然而,四年过去了,我当初推论的事情好像并没有发生,中南海并没有花大气力认真治理雾霾,中国的雾霾并没有减少,或许还更严重了。

这就让我很纳闷。我不认为这主要是因为某些利益集团排污大户在作怪。因为这些利益集团不惜制造大量污染,其目的总是为了让自己获利,让别人受害;如果自己也受害,那岂不是自作自受,事与愿违,得不偿失,何苦来哉?在中国,雾霾主要发生在东部发达地区,首都北京是重灾区。这就是说,党国政要们也无法幸免雾霾之害。利益集团造成严重的雾霾,不但危害到普通老百姓的健康,而且也危害到党国政要和权贵们的健康,危害到这些利益集团自己的头头们的健康,如果领导们兴师问罪,这些利益集团排污大户们谁吃得消呢?

因此在我看来,中国的雾霾问题,北京的雾霾问题,之所以迟迟得不到大力治理,主要原因就是最高当局自己还不大重视。他们不认为雾霾有多大的危害,对于治理雾霾缺少紧迫感。

两年前,在2013年3月份的两会上,习近平在参加上海代表团讨论时,谈到雾霾问题。习近平说,在问题面前也急不得,用生活的淡定去面对这些问题。习近平回忆说,小时候在北京,那个时候其实沙尘也很大,戴着口罩骑车去上学,到学校之后,口罩上都是厚厚的沙子。到了冬天,加上烟煤气,情况就更糟了,那个时候没有PM25,但是有PM250。习近平说,老的问题解决了,我们还在面对新的问题,其实老的问题和新的问题,在中国社会里面同时存在的。

习近平这番话表明,至少在两年前,他对雾霾问题都还是不大重视的。他不觉得雾霾问题有多可怕,不觉得治理雾霾有多迫切。

习近平对雾霾有这种态度不足为奇。虽说“雾霾面前人人平等”,但其中还是有差别的。权贵们可以在自家住宅和办公室里安装最好的空气洁净器,因此对雾霾的感受性总是比草民们低一些。另外,一般人尽管生活在雾霾之下,但只要离严重的污染源比较远,其受害程度也就比较小比较不明显,因此通常也就马马虎虎,得过且过,不那么如临大敌,同样也缺少对治理雾霾的紧迫感。甚至连柴静本人,也是在怀孕期间发现胎儿有肿瘤,疑心和雾霾有关,大大地虚惊了一场,这才刺激她下决心拍制这部《穹顶之下》。

虽然《穹顶之下》在热放几天后就被冷藏,但是它毕竟已经唤起了全民对雾霾问题的强烈关注,为今后治理雾霾打下了厚实的基础,功不可没,功莫大焉。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软件:萤火虫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