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大观

盘古大观

本周,《财经》、《财新周刊》和腾讯财经纷纷刊发了富豪郭文贵勾连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等人,以监听、监控为手段,并以情报部门的特殊背景作为掩护,获取大量财富的神奇故事。

安全部

一直以来,对郭文贵发家史的调查早已有之,往往都被郭以安全部门官员上门约谈,或者去函威胁等方式,以国家安全工作特殊需要等理由压下。如此大规模曝光国家安全机关的丑闻,在中国可谓前所未有。

郭文贵案最有趣的部分,首先是暴露出来的中国情报部门的运作内幕丑闻———某种意义上说,郭文贵这一出身卑微的富豪,虽然手法激进行事神秘,本质上,仍然不过是情报官员推出来攫取财富的合伙人或者“白手套”。

郭文贵第一次引起全国性媒体和北京政商圈好奇,当是在奥运主场馆附近的古怪建筑“盘古大观”的争夺。

当时,北京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刘志华,以郭文贵公司未能全额缴纳地价款,实力不足且违反规划为由,收回了这一地块的开发权————这符合当时的政策,但也有私心,此后的中纪委调查显示,这一地块流入了与刘志华一情人有关联的公司名下。

据腾讯财经的调查,被激怒的郭文贵派人跟踪刘志华,掌握了刘志华的日常行踪,还获得了刘的住址、车牌、情妇等具体信息。确定刘赴港的时间和酒店后,郭提前两天派了1名酒店IT技术人员潜入酒店安装设备,最后拍下了刘志华和情人的性爱录像。

刘志华

刘志华

一个月后,这一录像经由特殊渠道直接递进中南海,当时安全部门的说法是,刘志华当时正主管奥运工程建设,境外“反动分子”拍摄视频,想“炒作”奥运贪官问题。

据说,看到视频的胡锦涛震怒,当天即责成中纪委火速查办刘志华,接手此地块的首创集团总经理、刘志华好友刘晓光,随后也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两个月后,“消失”了刘晓光正式复职,首创公告正式退出摩根中心,这一项目最终顺利建成,并更名为“盘古大观”。

对刘志华电话的监控得到了马健负责的国安部的支持,但郭文贵并非首次使用这一手法。

2001年,时任河南省交通厅长石发亮被郭做局色诱,他在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事后,石发亮指令交通厅下属的河南中原高速公司,以市价三倍的价格购买郭文贵开发的裕达国贸大厦西塔三层,“不许还价”。

不知为何,郭文贵一直极力结识情报界人士,结识马建据说是由于生意伙伴林强引荐。

林强也出身“保密战线”,有说法称,林强本是公安部国保局负责港澳情报的副局长,远华案后因牵连而下海经商,不过,也有说法是,郭文贵还通过渠道,结识了河南镇平籍的安全部某位前任部长。

张越

张越

除了马健外,曾在北京市担任公安局副局长,现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也是郭文贵关系网络(被称为“盘古会”)中重要一员,巧合的是,张也在拥有秘密侦查权限的国保系统长期工作过。

根据“腾讯财经”的说法,上述二人均在盘古大观拥有私密空间, 此外戴相龙的女婿,知名投资人车峰等多位神秘人物在这里有物业。

出席郭文贵在盘古宴会的还有三位被郭文存称为“郭文贵的好大姐”,这三位任职于政府部门的人士都是郭文贵在官场的重要朋友,其中一位,据称则在中纪委等要害部门任职。有猜测是,郭文贵以男色上位,但并不能得到可靠渠道的证实。

马建的直接下属,国安部某处处长高辉曾游说企业家加入这一关系网络,高某许诺,加入后,除了免费提供盘古为住宿办公条件外,最诱人的是,他能够调动全国各地的政法系统为企业家提供“相应的服务”。

据财新的报道,郭文贵的合作伙伴曲龙和他闹翻后,曲龙向安全部纪委、中纪委实名举报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过程中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问题。

曲龙在举报材料中称;“2009年至2011年,郭文贵伙同国家安全部等部门个别工作人员,以国家安全工作需要为名,多次开具安全部公函,要求民航总局、首都机场集团将首都机场股份公司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低价转让给政泉置业。”

guowengui2在收购过程中,为避免正常收购竞争和溢价,郭文贵以同样手段,借助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力量,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由河北政法委协调河北银监局,将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以协议形式低价收归证券置业。

郭文贵还伙同安全部等部门工作人员,向北京国资委、北京产权交易所出具安全部公函,马建以安全部名义亲自出面协调,要求北交所设置排他性条件,使得政泉公司成为唯一受让人……“郭文贵与少数国家权力机关工作人员,内外勾结,致使优良的是数十亿国有资产流失。”

曲龙在举报材料中称,他向安全部纪委等相关部门实名举报之后,“郭文贵却在第一时间致电我,明确告知其完全知晓我实名举报之事,恐吓我‘你敢告我,找死,倒数时日吧!’这一不合常规的情况,令我极端震惊。”

2011年3月31日,曲龙驾驶的车辆在北京东四环的颂江南大酒楼窑洼湖店院内遭多辆车围堵,曲龙被砸开车窗后带走。据说抓捕过程惊险,造成大堵车。

知情者称,此事直接推动者正是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执行人员为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河北承德市公安局以及郭文贵手下等十来人相关人员,他们以“涉嫌非法持枪”将曲龙带至承德市公安局。

2012年,河北省承德市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曲龙15年有期徒刑。

倚仗马建等安全、公安部门实权官员的支持,包括暗中的技术手段监视窃听和明面上的亲自出面协调,郭文贵在“黑”了刘志华后保住盘古大观,在“捞”了赵云安后转手拿走天津华泰和4亿元现金,直至低价获得民族证券控股权。“与安全部门有合作关系”的特殊身份,增加了他本人的神秘性,也为其巧取豪夺的商业活动提供极大便利。

据说,目前马建被查出有6套别墅,6名情妇和两个私生子,其中两名情妇亦为安全系统官员。在马建落马前后,安全部还有至少两名局级干部被带走。据称,有关部门调查发现,马建亲自掌握的一个处,居然拥有国内经济犯罪大案要案的办案及动用技术手段授权,在郭文贵、马建的内外交攻下,安全力量被窃用为官商勾结巧取豪夺的利器。

2013年12月底,据知情人士透露,郭文贵当时结束中纪委的谈话之后,直奔首都机场飞抵香港,至今滞留海外,目前郭文贵据说仍在欧洲藏匿。

a7d郭文贵的真正奥援,显然并不仅是马建一人,庇佑郭文贵者,据说甚至包括前中纪委副书记一级的高官,但郭文贵一案的要害,并不在反腐,而在于情报权力的重组。

此番郭文贵案情全面暴露,看似郭文贵玩火自焚,将马建这一郭文贵在情报部门的直接盟友拉下马,但更与新掌权者意图以此清洗并彻底掌控情报部门直接相关。

从周恩来执掌中共情报部门以来,虽然严禁用于党内斗争,但以国家安全部为代表的情报部门拥有监听、监视和安插特勤人员的特殊权力,是权力玩家必争的锋利匕首。情报官员虽然貌似权势无边,与真正拥有红色基因的权贵家族相比,仍然只是拥有信息优势的技术官僚。

一位长期调查高官贪渎问题的调查记者认为,“目前这种株连九族式的反腐,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腐败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在位之际,可以兄弟姊妹皆列土,倒台之后必然掘地三尺,家破人亡。当然也有例外,譬如少数有父辈血酬和红色基因的权贵家族,盖因他们与当权者乃是一个利益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