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6,14)
中办收到来自蒋经国的特快专递。
近平吾侄,
这几天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忽闻地下乱纷纷。一打听,原来有人劝贤侄向我学习,开放党禁,实行民主。贤侄,千万莫上当啊!莫上小人的当,莫上美帝的当,莫上诺贝尔的当。
想当年我高龄七十八,脑袋不灵光,一失口成千古恨,葬送了国民党,葬送了蒋家王朝。我对不起国民党革命事业,对不起生我养光辉照我心的蒋家列祖列宗。今天给你写这封信,就是希望你不要出卖共产党,不要葬送无产阶级革命事业。
别学我,千万千万,拜托再拜托。
我开放党禁,在台湾实现民主,亲手断送了国民党的一党专制,断送了蒋家子孙的光辉前程。可你去台湾问问,有多少人感谢我蒋经国?你去问问民进党,他们会感谢我么?你去挪威问问,诺贝尔和平奖曾提名过我么?你去美国问问,向台湾输出牛肉比以前容易还是难了?
而你,肩负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肩负着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中国梦的历史重任。若一旦头脑一热一发昏,以为向我蒋经国学习就能成为中华民族的伟人,诺贝尔和平奖非你莫属,便开放党禁推行民主,那么,我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而且依我看,你若向我学习,你的下场一定会比我更惨。
你若开放党禁,共产党竞选失利之时,就是清算共产党之日。共产党被清算之日,就是共产党亡党的那一天,也是中共高级干部被起诉审判的开始。
近平吾侄,要永远保持清醒的头脑,切莫向我学习图虚名上当受骗。
蒋家大伯 经国
104,6,14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