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CCTV的高级黑

近两年来,CCTV开辟了一个新业务——拉些“犯罪嫌疑人”上电视游街示众。像什么薛蛮子、秦火火,还有什么郭美美、张元、宁财神、柯震东等等,纷纷亮相。如果你要问,CCTV自己的人去年也被抓起来很多,如著名主持人芮成钢之类,他们怎么不上CCTV认个罪,多有回家的感觉?这个问题恐怕是没人会回答的。

去年五月,我和徐友渔等人因为五月三号召开的六四研讨会而被拘留之后,预审也和我提起过上电视认罪的事。出来之后,听说他们对徐老师也提起过此事。让我感到不解的不是我们都没有上电视认罪,而是,如果我们上电视认罪,怎么可能不提六四研讨会的事;而且,关于六四研讨会的事,我敢上电视去说,不会觉得有什么丢脸的,但是你敢让全国人民看么?CCTV公开报导关于六四研讨会的新闻,再配上点新闻背景资料,坦克人的照片什么的······这样的话我估计CCTV的台长都要下台了!所以说,想出这个主意建议我们上CCTV的人,必是高级黑无疑。

最近,“超级低俗屠夫”吴凎不仅上了电视,还被《》和新华社大肆宣传,《》的文章还写道:

“当官最怕的就是丢自己官帽,找个合适的大鬼来折腾做靶子打。吴淦在自己总结的《杀猪宝典》中这样炫耀:要懂得围魏救赵,欲擒故纵,声东击西等战术,用别的事情来为自己的事情做筹码。还可以上领导家里‘请安’,帮领导‘接送’孩子上学等等。不难看出,为了给领导施压,达到个人目的,吴淦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孩子也不放过。”

其实类似“围魏救赵”的做法并不是吴凎发明的。曝光当地领导的腐败问题,迫使他们主动来解决自己的诉求,此类做法之前一直有人在做,今后也会一直有人去做。《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只会让更多的人知道:如果你有什么诉求或者不满希望政府解决,就去找当地领导的麻烦,曝光他们的腐败问题,这样他们就会主动来解决你的问题了。

北京律师刘建军和访民翟岩民也上了电视,新华网还撰文指出:

“他们在北京有时候一天要做好几个事,经常去国际组织驻华机构、大使馆、政府、法院什么的,这不是什么秘密。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这些犯罪嫌疑人已经形成了分工明确、组织严密、利益共享的有组织犯罪团伙。一些人将此作为谋生之道,只要有人出钱,无论天南海北,无论案件事实如何,他们都会赶去‘声援’,并在境内外网站上传播,目的就是制造国际影响,借此向事发地有关部门施加压力,从而干扰事件处理或案件判决。来潍坊之前,他们本来还接了另一单‘活儿’,打算在潍坊完事后,南下广州‘声援’当地一起‘冤案’。”

其实,访民“围观”与自己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案件,既不像新华网说的,是为了赚钱,也不是为了“”,更不是为了反对政府,而是希望能够引起当局的重视,从而使自己的问题得到解决。新华网的文章无非就是告诉更多人:如果你有什么诉求或者不满希望政府解决,就去国际组织驻华机构、大使馆、政府、法院,就去围观冤案······这样就能引起当局的重视,迫使当局给你解决问题,说不定还能顺便拿到点钱。访民们所希望的,就是进入当局的视野,而CCTV、人民日报和新华网,正好给他们提供了进入视野的渠道。这些媒体的“大批判”和“游街示众”,只会对有着各种诉求的人们起到鼓舞和激励的作用。只要有着各种诉求或不满的人们继续存在,只要他们的问题一直无法通过正常渠道得到解决,各种“围魏救赵”、“借题发挥”的做法就会一直存在下去,CCTV、人民日报和新华网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就只能是“”。

2015年6月24日, 6:58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