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618054643_panel_hongkong_legco_640x360_reuters

6月18日,2017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政改方案在香港立法会被否决,支持和反对方即时作出了回应。

政改方案进行表决的时间比多数人预期更早,而参与人数则比预期少,结果在表决时只有36人参与的投票以8票赞成,28票反对,0票弃权否决了方案,香港特区未能实现历史上第一次全民普选。立法会主席曾珏成不参与投票。

立法会主席曾珏成宣布表决开始时,有多名议员不在会场内。

当立法会准备表决政改方案时,建制派议员、全国政协委员林健锋在投票前一度要求休会,其后联同一批建制派议员离开会议厅,最后并无投票。

表决结果揭晓后,林健锋在立法会表决会场外遣责泛民派议员“捆绑式”投反对票,令香港人“一人一票”选特首的梦想落空。

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则说:“我们不是不想投票,我们是想齐齐整整一齐投票,可惜中间出现了一些甩漏(粤语,即‘纰漏’),我们都是支持政改的。”

不过,林健锋、叶刘淑仪以及此前一直声称支持通过政改方案的多名建制派议员并没有投票。

林健锋在表决后表示,建制派议员本来试图在会场外等候身体不适的行政会议成员刘皇发到场,集体投票,但看来刘皇发未及时到场,场外等候的议员也错过了投票的机会。

他表示曾在会议中要求休会,但被立法会主席拒绝。

中国官方新华社在其报道中则说,“70名立法会议员中,大部分建制派议员在投票前离场。”

“历史是充满意外的”

“我们拒绝了假普选,”公民党党魁梁家杰在会后向现场媒体说。

他强调,此次否决政改方案是向北京中央政府传达了明确信息:“香港人是未忘初衷的——我们要真选择,真普选。”

他表示,否决政改之日是香港民主运动“新一波开展的日子”。

“历史是充满意外的,”工党主席李卓人说,并且指历史只会记住今天的投票结果显示,只有8票支持“假普选”方案。

民主党主席刘慧卿指,最后的投票结果说明建制派议员“口不对心”。

反对方案的民间组织之一法政汇思在表决后也立即发表声明,指方案被否决的原因是因为方案不是真正的普选。

“今次方案被否决而造成的政治灾难,特区政府难辞其咎,”声明说。

立法会忽然在中午进入表决程序令很多媒体和公众感到始料不及,但政府官员似乎在事前已经预见到表决结果。

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立法会表决前的总结发言中说,对于政改方案“即将被否决感到痛心、失望”,但对过去20个月的推动政改工作“问心无愧”。

“我无法预知香港的民主发展什么时候才可重新上路,”她说。

按程序,政改方案被否决,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将按现行方式进行,即由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选出特区行政长

以下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彦召Jerusalemite:【】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席?[吃惊]看不懂。难道是造越位,没成功?

中国光棍者协会:这些香港建制派吃中央饭砸中央锅,不地道。

一鼓作气再而羞三而急:心疼央视,不好写了……

公民谢华伟:建制派太滑头,知道通不过干脆不投票,省的两边得罪

風言風雨FYFY:这脸打的,民意不可违,应听取多方意见,选择一个都能接受的方案。给他普选又能怎样?中央控制国防与外交,给予充分自治,顺势而为。民主精神是不可战胜的,香港不要的,大陆连这点权利也沒有。

范奈斯: 即使建制派全部在场,即使70名立法委员全部在场,因为政改通过需要2/3多数,28张反对票也足够否决政改方案了。

斯大文Stephen_L2:回复@保裡過頭:香港政改表决有两个关键数据:2/3和1/2。方案通过需70票中2/3赞成,即47票,而泛民派(27人)只需24票反对即可阻击。或许是因为看到2/3无望,亲建制派集体离席,按照议事规则,出席人数不到半数则表决无效,也就是说只要有36个人不在即可搁置表决,但不知为什么42名亲建制派里有8个没走。

凹凸大黑爱枪手爱小黑:其实是中央赢了继续钦点特首比一人一票还放心

不沉默的大多数:通不过是意料之中,这种方式是意料之外。

韩福东:转:所以关键时候五毛都他妈不可靠,无论是大陆还是香港 #论建制派投票前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