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老饕餮:滑稽列传之后宰门迎宾

新史记滑稽列传之后宰门迎宾
  
   岁在乙酉初夏,百年老党党魁连战者率党徒百余,越海峡北上,石头城谒国父英陵,紫禁城行朝觐之礼,夜上海游酒绿灯红,古长安祭先祖堂庙,此诚五十余载之未有,百年争斗之消泯,开两岸和局于数日,定一中各表于典章,连战以耄耋之年得此大功,可喜可贺也夫哉?

   唯西安后宰门之总角辈迎宾之礼,天下哗笑者竟日,隔海讥诮声不绝,论者以为美中不足者也。

   盖后宰门小学,乃连翁启蒙之学堂也,西安访祖有余兴,乃光临母校以追思,校方受宠若惊,颇以为圣上还乡,布大礼惟恐不周,恨学堂不及行在,红氍毹十丈尤嫌其短,紫铜锣百面深恨不足,腐儒熬更写长诗,总角受命演活报,乃于连翁落座之际,突现童稚之高音,谓之“爷爷,您终于回来啦!”,六童子当堂力竭呼,耄耋翁错愕坐下席,连夫人定神再四,众党徒瞠目结舌,陪同大员低眉切齿,亿万观者闻见欲呕,网络江湖痛垢学堂之无状,朝野上下痛批后宰之腆颜。

   论者或谓:大礼迎宾,礼多不怪,童稚无可责也。余则谓:然也。童稚之不必责,固也,然则授命者必责也,盖礼者,发乎情,止乎礼,不足谓之不知礼,过当谓之亵渎礼,后宰门学校或不知礼也,然则礼单之审阅,节目之首肯者谁何?地方吏员之歪曲上意,谄媚恭逢之恶习,于此可见一斑。上有良策而下必曲解,此诚国朝之痈疥,内引民愤,外丢国格,皆此辈之行状也已!

   立此存照。

2015年7月29日, 9:36 上午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