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部】从郭伯雄看“穷二代”落马官员的心路历程

全网注意查删《南风窗:从郭伯雄看“”落马官员的心路历程》一文。

【“真理部”是网民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和其下属的各省宣传部,以及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中央文明办,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文化部等一系列言论出版审查机构的总称。】

附:南风窗:从郭伯雄看“穷二代”落马官员的心路历程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被开除党籍,并因涉嫌严重受贿犯罪,被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一切尘埃落定。

听几个军队转业干部讲,拿钱买官的现象早非止一日,甚至招女兵,也明码标价。作为曾经的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具有恶劣的示范效应。他们的倒台,显示出中央反腐的强力决心。

只是,翻一下郭伯雄的人生履历,我看到了一种熟悉的现象:和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万庆良、刘志军……(排名不按原来的官阶分先后)一样,他也是平民子弟,出生於农村,小时一家9口人挤在狭窄的平房内,衣服轮流穿。

这很容易给人这样的印象:平民子弟出身的权力者更容易贪腐。而这个印象,又得到了某些社会印象的支持——比如,“凤凰男”就一直被控诉。人们似乎有一个“贫穷容易导致人性扭曲”的共识。这个共识,很可能会合法化一种固化的阶层壁垒:只有“我们的人”或“跟我相同的人”才靠得住。

但还是让我们做一个思想实验吧!

假设有一个平民二代和一个官二代,同时进了体制内做公务员。他们在攀爬权力阶梯时,起点相同,分别在N年和M年后,都爬到了厅长的位置。请问:谁付出的代价(或“努力”)更多?

大家只要知道中国社会的常识,想都不用想:平民二代!

这个代价可以罗列出一系列的清单,其中之一就是心理上的代价——它决定了一个人在心理上,甚至人性上是否会扭曲。

进行一下情境想象:没有任何背景的平民二代,进入权力机构后,必须要当个孙子,面对上司,必须学会拍马逢迎,遭到训斥时还要学会忍。他必须找到一个靠山。总之,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上位,他必须对自己真实的情感、情绪进行深度压抑。他还必须出卖自我。可以说,他厅长的位置,是靠杀自我换来的。这是一种没有尊严的生活。权力场就相当於是一个黑箱,当一个平民二代从这头进,从那头出来时,很可能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官二代呢?并不太需要这样干。他有庞大的官场庇护网络,攀爬上去很“自然”,不像平民二代那样有剧烈的内心冲突。

但这能够说明官二代比平民二代心理正常,人性没有扭曲吗?当然不是。

我这麽说吧,官二代的心理结构,和平民二代不同,他的阶层出身,使他在社会价值排序上较高,与那个利益结构、等级秩序天然就是同构的。因此,他的心理处境,和平民二代完全不一样。平民二代要在这个利益结构和等级秩序中攀爬上去,必须把原来的自我给踩死,这样才能和利益结构、等级秩序同构,所以他有剧烈的内心冲突,但官二代没有显示出这一点,他不用卖自我(本来就是这个自我!他的自我和利益结构、等级秩序天然同构),一切都很“自然”。

所以,在往上攀爬时,平民二代的心理和手段,看上去要远比官二代难看,也会卑劣很多,也许他会把老婆都给领导供上。官二代呢?靠老爸一番运作,问题就解决了,你没有机会看见那个也许在另一种意义上更难看的自我,因为你看到的永远只是权力和制度的表象。

思想实验进行到这儿,我想,应该明白导致人性扭曲的不是或主要不是贫穷了。而郭伯雄等人走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也完全可以进行情境想象。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一下,即权力场中为什麽有很多人那麽容易心理上出问题,或者心理扭曲,大肆贪腐,或者对老百姓很不客气,动不动就冷眼刁难甚至飞踹什麽的,或者抑郁自杀。原因是:权力场是一个不创造财富,而只是分配利益的领域,一个人没有机会像企业家、技术人员那样通过创造力的释放来获取利益,而只能通过熟悉分配利益的游戏规则、追逐权力来达成目的——这对一个人健全的自我构成了巨大的挑战,非内心强大者、人格力量强大者不能保持心理的健康。

2015年8月4日, 10:26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