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革命

3 年前的今天——2013年3月15日晚,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媒体训练营”里群情激昂,不少和我持一样看法的媒体从业者和公关人士均对这台315晚会的所谓“曝光”不以为然,特别是“大约8点20分发”的荒唐事件。在一些人的鼓励下,我在手机上敲下了一则《关于抵制央视315晚会的声明》。

在《新媒体革命》最终付印稿中,整个第三章:《权威?信任?》遵编辑嘱咐拿下了,这一章节主要讨论的就是传统媒体在新媒体时代所遭受的信用解约危机。以下是未刊稿的一部分。

很欣慰,3年前我曾经这样做过。

【通告】北京·上海·杭州·郑州·广州:《新媒体革命》恳谈会系列活动已开启,点击文尾的“阅读原文”了解详情,在你的城市里我们约会吧!

关于抵制央视315晚会的声明

1,我们始终相信媒体应该是社会的第四权力,服务于公共利益,但我们不赞同央视315晚会的做法,是因为它僭越界限,以自身利益和轰动效应为尺码,罗织非客观性证据,对某些企业进行选择性曝光。

2,我们不虚美,不隐恶,是为了让市场经济更健康运行,让商业世界更美好,我们认为315晚会的做法缺乏善意和建设性。

3,面对一家强势媒体的有意识地曝光,企业往往缺乏救济渠道,只能被动承受声誉损失。这非一个呼唤法治建设的市场经济所应该有的现象。

4,媒介承担监督角色,但谁来监督一个过度膨胀的媒介的权力?

5,我们不希望看到,企业只有把自己变成央视的广告客户,才能获得安全保障;我们不希望看到,运动式的打假行为越来越成为一场派对;我们不希望再发生又一起达芬奇案;我们不希望明年再看到又一台315晚会。

这是我们——部分新闻从业者的态度,我们仅代表个人署名,不代表所供职媒体的立场。我们也呼吁更多媒体从业者、利益相关人士一起站起来,把媒介的权力也关进笼子。

联署人:@仇勇 @陈中 @潘越飞 @王长胜 @谢璞 @刘琪 @包冉 @谢晓萍 @青龙老贼 @徐洁云 @魏力 @刘泓君 @阳淼 @庄春晖

《新媒体革命》未刊文字节选:

 权威?信任?

一家新闻机构的最重要资产,是它与读者之间建立起来的信任。——默多克

“大概8点20分发”

2013年3月15日晚,一年一度让许多中国企业和跨国公司胆战心惊的央视3·15日晚会在北京举行,这一届的晚会的主题为“我的权益我做主”。晚会上,苹果在华售后政策存歧视、大众汽车DSG变速箱、安卓手机软件盗取用户信息、网易搜集邮件用户资料等问题被曝光。

如果说本届315晚会最大的贡献,则是为网络文化提供了一个新的热词:“大概8点20分发”。

晚会播出过程中,台湾电影演员何润东突然以“#315在行动#”为标签发了一条微博,指责苹果手机:“#315在行动#苹果竟然在售后玩这么多花样?作为‘果粉’很受伤。你们这样做对得起乔帮主吗?对得起那些卖了肾的少年吗?果然是店大欺客。大概8点20分发。”

结尾这句没头没脑的“大概8点20分发”引起了网友的注意,虽然何很快删除了这条微博,重新发布后的版本只是去掉了这句“大概8点20分发”,但仍被网友抓住了把柄,由此质疑一批微博大V为央视3·15晚会当“托”——郑渊洁、、留几手等微博粉丝在数百万的大V均发布了类似内容。

苹果没有回应央视315的质疑,而几家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面对这轮风暴则没有忍气吞声。网易、高德地图等以委婉的方式回应,遣词更有嘲讽的意味。

当晚,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媒体训练营”群情激昂。这个微信群聚集了接近500位来自媒体、企业公关和创投界人士,作为媒体同行,许多记者对央视315晚会的这种选择性曝光引以为耻,更重要的是,这类曝光并不专业,只是凸显了央视315晚会对互联网产品和行业的不了解。而“大概8点20分发”更是火上浇油,点燃了网友对这台以维护消费者权益、规范市场秩序为名的晚会的深深的质疑情绪。

曾经制造了数个“灭门案”的央视315晚会始于1991年,央视经济部首先推出现场直播的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消费者之友专题晚会。在这个连奶粉都不能保证安全的国家,在过去10多年间,315成为非正式的消费者击鼓鸣冤之日,也成为许多企业的受难日。不管内中曲折为何,大部分企业都只能选择事后低头认错。其中最著名的案例是2006年曝光欧典地板假称德国品牌一案,直接导致这家企业关张。

这类直接审判式的曝光所积聚的杀伤力,恐怕让央视315晚会的主办方都感到吃惊。在无数案例中,被提名的企业根本没有辩护的机会。

“媒体训练营”里的许多人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在大家的鼓动下,我撰写了一则声明,于当晚23:36分发布在微博上,代表了我和许多媒体同仁以及自媒体人士的看法。

这条微博最终有4060多个转发,1030多条评论,和240个“赞”。

当晚,前资深媒体人申音就此也发了一条微博,我非常赞同他的观点:“()标志着权威媒体时代的瓦解,信任媒体时代的开始:1、权威来自于权力保护,信任依赖用脚投票。2、权威粗暴审判,信任合理证伪。3、权威的崩溃总是某个蚁洞,信任的建立需要无数细节。4、组织代表权威,信任源于个体。5、权威的施展来自恐吓,信任的累积需要魅力。6、专业主义是一切信用的基石。”

央视的“三个代表”

对中国媒体来说,成为墓碑,都比成为笑柄好。

苹果的销量并没有受到央视315晚会“曝光”的影响,反而那条“大概8点20分发”让其成为全国网友的笑柄。当年10月,央视在节目中又对星巴克开火,认为在全球范围内对比,星巴克的中国售价最贵。成本不足4元的中杯“拿铁咖啡”,在北京卖27块一杯,比伦敦贵将近3块,比印度孟买则贵了几乎一倍。可是公众并不买央视的账——不考虑房租、税收和水电等支出,仅仅计算原材料成本来得出星巴克中国暴利的结论,一些经济学者和公众认为这是操作此报道的记者不懂经济学常识之故。

这些还仅仅是经济报道领域内的例子。一些网友发现,在一些公共新闻报道上,央视采访的某些有代表性的“市民”、“群众”,其实是某种角色扮演时,这种信任感进一步崩塌了。传统的权威媒体开出了信用凭证,现在越发现越来越无法兑付了。

央视本来就是个怪物。

一位前央视制片人在离开这个庞然大物时,写了一篇长长的“真话”,引发了对这个怪物的新一轮厌恶和鞭笞。但这并不能让它醒过来,或者有任何改变。批评者按照新闻自由理论去描摹它本来应该是什么样,显然是画错了图。

2014年,《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发表了一篇长报道:《央视的窘境》,较全面地揭示了这个中国最大的电视台和广告商曾经跪求的对象所面临的困境,但也如水泼墙,只留我们这些局外人嚼嚼舌根、抒抒胸臆而已。

央视之所以是个怪物,是因为它本就是拿西方新闻理论/法则妄图和中国现实/实践相结合的产物。

由机制开放所释放的改革空间,在20年前激发了这个庞然大物的创新活力。所有地方台都应该感谢央视:有了《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各地方台“才能”上行下效,开办种种舆论监督栏目。中国电视新闻行业过去的创新从来都不会出现温州模式、小岗村模式,只会来自复兴路11号。

所以,我的观点是,央视应该学一学党的进步和调整。看看一个执政党是如何调适自我,适应这个互联网席卷一切的时代。

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所著的《中国共产党:收缩与调适》一书,2011年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里,沈大伟认为中国共产党已经在吸取和总结苏东社会主义国家崩溃的教训,采取了许多调适性改革来逆转收缩过程,因而实际上处于一种转型过程之中。他描述了中国共产党在思想和组织上采取的一系列改革和新措施并不像西方许多学者和记者所认为的那样“太小、太迟”,而是相当有效地应对了党所面临的许多挑战从而维持了它的政治合法性和权力,比如从“三个代表”思想的提出,到和谐社会、到科学发展观。最后,沈大伟教授概述了西方许多学者对中国共产党未来的三种主要预测:崩溃、维持现状和民主化。沈大伟本人并不赞同这三种观点,认为中国将来将会走向一种“折中型的新威权主义国家”。

同样地,寄望于地方台或市场力量闹革命,取代央视的地位是不切实际的;寄望于央视的印章掌管者发动自上而下的变革更是痴心。它更可能的路径选择是,在保持中央级大台的权威地位的同时,吸收来自市场的变革力量,增加互联网的活跃因子,发展成一种新型的具国际大台气度的制作和播出平台。

所以,央视的黄昏,是因为它已经不是新闻业改革的“三个代表”,它需要应该找到自己的“三个代表”——是否能够始终代表中国电视新闻业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是否能够始终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是否能够始终代表(满足)中国最广大观众的根本利益。

1,先进生产力:是否能够以互联网思维改造传统的内容生产流程,是否能够在非意识形态新闻报道领域,以平台化思维,建立新机制。

2,先进文化:中国社会正迎来前所未有的草根的狂欢,娱乐精神至上。在政治主旋律之外,是否能把握时代的情绪脉搏,触及社会文化变革的核心议题,而不总是“家和万事兴”?

3,满足最广大观众的需求:如果其受众群体越来越趋中老年化,则会遭遇无情的影响力“空心化”,80后、90后将对其越来越无感。

更值得警醒的是,过去由权威性所获得的观众的信任度链条正在被打破,2013年的315晚会的“”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暗示着这个庞大媒体机构的垂垂老矣。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新法则:传播的去中心化,使得由获取信任到产生权威感的新链条正在建立。一句话:央视的“奉天承运,央视诏曰”已经不灵了。

公众号:仇勇 | qiuyong201503

小介绍:这是老仇我个人的微信公众号,在这里只想和你聊聊传统媒体转型、新媒体探索、社交传播和公关的话题。所有我个人写作的文章,请随意转发,不用注明来源,不必非要署名,我不在乎所谓版权。

我的小书:《新媒体革命——在线时代的媒体、公关与传播》终于开始贩售,可至三大网店现货购买。如果不嫌我的字丑,想获得签名书签(我就不在书页里签名了),请长按此二维码图片,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到我的个人微店下单。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