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三娃:新浪 还钱

By

注:因微博被销号,我与账号里网友恩赐的几千块的打赏钱,失联快一个月了。

多次咨询或投诉,天天念念不忘,可至今没有回响。

对这批钱的数量和性质,我是特别在乎的,还得继续讨要,一分都不能少。

下文曾发于本人的微信公号,旋即被“投诉”删除。墙内言语空间之逼仄,可见一斑。存个档,诸君感抱不平者,烦请转发。 

2月25日傍晚,我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短文《别了, 石光荣》。

打赏钱蜂拥而至,砸得我好安逸舒坦。

零钱雨下了约一个小时,我起身去客厅,想从冰箱里取一听啤酒,边喝边数钱。

酒还没开,手机屏幕上跳出四个黑体字:

1787610-85a0dea03fb02c2f

没了,没了,没了,钱没了。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账号被删被禁次数太多,几近麻木。@文二娃 @wentommy @文三娃 @文3娃 @文仨娃 @文伞娃 @文闪娃……

但 @文闪娃 这个账号,还有这三天网友打赏给我的近3千块钱。

微博客服的电话打不进去,发了投诉邮件,只告诉账户被“封停”,不回应“吞钱”的事儿。

1787610-381dcdf7a6fda6ce

我目前没有工作,通过写作获取网络打赏是个人的唯一收入,开开心心地用以贴补家用。

新浪把钱扣了,我能不急嘛我。

前几天又注册了简书账号,昨天写了一篇关于疫苗的评论后,账号就被封了。这篇文章收到了244块的打赏,简书的规矩是这样的。

1787610-d65bf0128da40e2b

 

TA告知用户,由于账号里还有“未完成的提现”,您不能够放弃这个账号,直到您把钱取走。

把客户赶走,显然不是新浪、简书,对了,还有十五言这些社交或者写作平台的提供商自觉自愿的行为,据我辗转打听到的情况,封号的指令来自于“有关部门”。

说完“对不起,我们不能给您继续提供服务”后,至少“简书”的小二会提醒您,账号他们收回,但里面的钱,请如数拿走。

把人兜里的钱全摸走,然后一脚踢开。

新浪啊新浪,您是站在学校门口的六年级体育生么?

如果是,我就考虑认栽了。

@文闪娃 是我在新浪微博最后一个账号。

去年12月14日浦案庭审当天,我的 @文伞娃 被删号,随后写了一条措辞激烈的帖子,痛陈了新浪的缺乏担当。

当时我还在香港端传媒工作,微博使用的也是繁体字。

@文傘娃 被銷了,不過是發了幾張二中院的現場圖。不要再跟我說這是不得已而為之。就是忙不迭的主動審查,主動作惡,一間在大陸比谷歌、推特、臉書加起來影響還大的互聯網傳媒巨頭,活得如此卑微、猥瑣,Glory on me,Shame on you.

今年情人节次日,大号 @文山娃 也被封停了。这次倒没再想让新浪背这骂名。

当时写了这么一段话。

搞掉一个老用户,应非微博运营者的情愿。别看这么个巨无霸企业,能让它俯首帖耳的婆婆妈妈可多了去。胡杨麟老师的名言,中国是个高效率的专制国家,人民享受着管制带来的各种红利,要感恩。山娃被封后,有网友评论“跟掐死一只蚂蚁似的”,深以为然。我是不会去驳斥“拥抱专制”这样的个人观点,但同时也警惕着自己掉入“民主”的陷井,相比“民主”,我更热爱个人的自由,我对专制的厌恶不是基于理论,而是个人好恶,是性格不合。所以不会以唯诺的姿态去主动接受管制,删号就删号吧,内心的自由,大概是任何一种力量,都难以侵犯和掠夺的。

2月26日起,新浪微博再无侯任参谋长文三娃,是为记。

文/wentommy(简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81c20deb2955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作者”。

2016年3月24日, 1:44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