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 | 心理学问答:男朋友是“小粉红”该不该分手

问:与男朋友政见不合该怎样破?

“唐老师,我有一个私人问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想问下您,我跟我男朋友政治观念不同我要不要和他分手呢?比如我觉得@共青团中央就很无耻而他不觉得,我经常说一些观点他觉得我是“小资产阶级自由派”,他还觉得我们现在的社会是越来越好了国力越来越强大了。但是我们避开这些问题不谈就很和谐,他也很爱我照顾我,但是有时我真的受不了想跟他分手觉得他智障。”

答:从一般来讲,两个人因为相似更容易互相吸引;而且因为相似也更容易走到一起;以及因为相似而更可能相濡以沫,不离不弃。这是被社会心理学研究反复证实了的现象。但是,这只是倾向性,而不是规律。决定伴侣关系中彼此幸福感和满意度的因素其实相当多,而且对于特异性的一对伴侣往往还有着一些特异性的影响因素。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事实上,尽管相似性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影响伴侣关系建立、维系和满意的重要因素,但却不可能有两个人每个方面都丝丝入扣,彼此之间一定有差异,甚至有些方面差异很大。换言之,两个人之间那么丰富多维的特质因素,总会有些特质相似,有些特质相差,有些特质相异,甚至有些特质相反。笼统地说,当两个人彼此看重的因素相似越多,那么两个人互相吸引和建立伴侣关系的概率也就越高;而那些不看重的因素即使相异甚至相反,其实影响也不大。

政治观念是一个人稳定的态度特质方面的一个因素或维度。对特异性的一对伴侣来说,他们完全可能因为政治观念的契合而缔结成伴侣,哪怕其他方面的特质大相径庭。同样,对特异性的一对伴侣来说,他们也完全可能因为政治观念的不合而关系解体,哪怕其他方面的特质珠联璧合。这就要看“政治态度”对于具体的个人到底权重有多大。如果“政治态度”对一个人来说是十分看重甚至对其极为重要的中心特质,那么政治观念悬殊对于可能的伴侣关系来说就是灾难性的。相对地,如果“政治态度”对一个人来说无足轻重或者无所谓,那么政治观念悬殊并不一定影响未来伴侣关系的维系和幸福。

这就好比,有些人十分看重“吃得到一起”,他可能就无法与“吃不到一起”的人建立伴侣关系,因为如此对他来说就太痛苦了。相对地,有一些人缔结伴侣关系根本对能不能“吃到一起”无所谓,吸引他们的是其他一些在他们看来更为重要的因素。

因此,妳需要的是衡量一下,“政治观念”对自己未来的伴侣关系到底有多重要。如果十分重要,那么就有必要斟酌是否应该维系下去;如果其实不那么重要,那么就建议忽略它。

640HQXM32G2

在这个过程中,要特别注意甄别的两个很关键的因素。

一是特异性的时代。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对普通人而言,政治观念的相异对于伴侣关系来说不那么重要,对于伴侣关系中的个体而言也几乎感觉不到。例如,对一对美国夫妇而言,支持奥巴马政府或者反对奥巴政府对大多数伴侣关系来说其实根本就不重要。因为政治观念的差异就仅仅是政治观念的差异,只要不是立志从政,伴侣之间有分歧充其量就如同周末该去看球赛还是听音乐会的分歧,可能会有小争执,但也实在无关痒痛。

但是,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里,政治观念的差异往往有着其它的意蕴。例如,在一个权力集团垄断几乎所有社会资源的极权社会里,赞美权力集团往往意味着人格、道德或者智力上的问题。特别是在全球化、互联网以及资讯相对开放的社会情境下。拥护垄断的权力集团的人群中,有相当部分具有权威主义的人格或倾向,他们对掌握了权力的人会心悦诚服地膜拜,但另一方面却对那些没有权力的少数派极为苛刻,甚至不惜助纣为虐。权威主义人格的人在特异性的时代很可能会成为道德上的“坏人”,他们在纳粹时期的德国是积极地驱赶犹太人进毒气室的人;他们在波尔布特时期的柬埔寨是兴奋地将屠刀挥向异议者的人;他们在塔利班时期的阿富汗是率先点燃异教徒身上汽油的人。

打个比方。正常社会里,政治观念的差异如同喜欢甜豆腐脑还是喜欢咸豆腐脑,对大多数伴侣来说实在是无足轻重。而在不正常的社会里,政治观念的差异许多时候却是喜欢发臭的馊豆腐脑还是厌恶发臭的馊豆腐脑的差别,有些人能够容忍,但可能许多人无法容忍。

640YVJN3XCY

二是对方的观念基础。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政治态度往往受到他所接受的信息影响。无论中外社会,大多数人可能都会接受并呈现出与主流舆论保持一致的政治态度与观念。在正常的自由社会里,由于所有的信息都是自由传播的,因此,一个人持有什么样的政治态度往往反映了他是怎样的人。而在一个信息被严格控制,媒体悉数姓赵的社会里,由于只有权力集团允可的信息能够得到传播,而权力集团不允可的信息被严格地禁止。因此,虽然大多数人都接受并表现出与权力集团控制的媒体传播的观念一直的政治态度,但却并不一定就表明他就是那样的人。

换言之,他完全可能只是从众,只是随波逐流罢了,并不表明他就是那样的人。有些人在年轻的时候因为长期的洗脑灌输而变得面目可憎,但只要他愿意思考,愿意去尝试接触、理解不一样的讯息,那么有朝一日信息的管制被打破,他就完全可能成长和改变。

客观地说,妳的男朋友所持有的政治观念代表了这个社会大多数同龄人的主流看法。这并不能怪他们,他们从小学、中学、大学所接受的教育;他们打开电视、拿起报纸、浏览网页所接触到的讯息,自然而然地把他们塑造成持有类似政治观念的人。相反,妳所持有的政治观念才更可能是“异端”,才更可能是“一小撮”。因此,如果妳判断你男朋友不是“那样的人”,而仅仅是缺乏思考,缺乏更多讯息,那么妳完全可以忽略你们之间在政治问题上的差异。

不过,尽管如此,哪怕你置身在这个时代是“一小撮”,但放眼在整个现时代的人类文明的背景下,却反而是真正的“主流”。当妳所处的社会斥责全世界都在逆行时,最可能的结论就是妳所处的社会在逆行。因此,坚持自己很重要,但坚持并不意味着一定要与外界发生冲突,包括与伴侣。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里,伴侣之间对有些问题避而不谈并不丢人,也不表明你们之间就不坦诚。妳坚持自己,妳就有可能在持续的伴侣互动中影响到对方;当然,妳如果不够坚持,妳就有可能在持续的互动中被对方影响到。相爱的伴侣在持续的共同生活中,许多方面会越来越趋同,包括政治观念与态度。

其实,除了上面谈到的两个方面的考量,如果妳在生活中有着可选择的较多的其他潜在交往对象,那么相信直觉。如果你直觉对方并不适合妳,不需要理由,换。当然,如果在生活中并没有更多可选择的其他潜在交往对象,那么直觉就不那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