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鹏

全国人大常委会最近免去杨传堂的交通运输部(下称交通部)部长职务,任命李小鹏为交通部长。交通部网站显示,杨传堂目前保留交通部党组书记一职。

李小鹏这项已非秘密的任命得到确认并走了程序,很多人认为,作为前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公子,李小鹏转掌交通部是没受重视。

笔者不得不给出一个不同观点:李小鹏得以离开是非之地、穷困潦倒的山西省,全身而退已是值得他庆贺,调掌交通部更是明显得到重用。

第一,中共十八大以来下台省部级官员山西最多,占了8个,地厅级官员更不用说。

此前一直在电力系统工作的李小鹏2008年5月调任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2012年12月任山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一个月后转正。截至日前调走,李小鹏在山西当了8年领导层高官,其中3年半是省长。山西的腐败,他就算没有沾惹,难道没有一点领导责任?但他全身而退了。

第二,一煤独大的山西,在中国工业起飞时因煤炭而暴富,经济下行要去产能时,也因煤炭而暴衰。煤炭价格连续下跌四五年,山西经济沉不见底。山西省GDP增长幅度从2013年的8.9%,断崖式下滑至2014年全国垫底的4.9%,2015年继续崩塌至3.1%,“险胜”辽宁0.1%而免于再包尾,是34年来山西GDP增幅最低的一年。

当前山西经济规模,已从一个全国中游省份,变成穷困的一群,就快被新疆、贵州超过。从大环境来说,这样的省份,经济和腐败都是塌方式,谁做书记、省长都无力回天。但经济成果如此,李小鹏的施政成绩单很难有好分数吧,却也没影响他仕途。

第三,交通部绝对不是一般部委,相信杨传堂日后也会让出党组书记。

2013年3月全国人大会议通过了关于撤销铁道部,进行大部制的深化改革,实现了铁路、公路、水路、民航、邮政等大部制的管理。交通部已经不是简单的管一些公路、航运,管理的副部级单位包括国家铁路局、中国民航局、国家邮政局,都是牵涉全国的大部门。

以李小鹏的前任杨传堂来说,他曾任青海省长、西藏党委书记,因身体问题调任国家民委副主任(正部级),后又历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交通部长。杨传堂的前任李盛霖,也曾任天津市长,后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再调任交通部长。

可见杨传堂、李盛霖均是资深地方大员,并在中央部委有相当工作经验,再调任交通部。李小鹏是直接由小省省长(二把手)调任交通部长,就算不是破格提拔,也肯定是重用。

第四,早年只在国企的李小鹏,履历得到丰富完整,走的是地方→部委→省委书记/副总理(国务委员)的路径,他很可能在中共十九大进入中委,数年后的中共二十大前夕调掌大省或国务院重要职位,再进入政治局。

这种以部委当跳板的路经,在中共高官晋升中很常见,例如汪洋(历任安徽副省长、国家计委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重庆书记、政治局委员兼广东书记、政治局委员兼副总理)、孙政才(历任北京市直机关工委书记、农业部长、吉林书记、政治局委员兼重庆书记)等人。

与李小鹏情况最似的当然是同为太子党的薄熙来(历任辽宁省长、商务部长、政治局委员兼重庆书记)。57岁从地方行政首长调任部长,薄熙来则是55岁调任部长;两人进入国务院时,李鹏和薄一波仍在生,多少还有点影响力。而且薄熙来当年调任商务部长时,让出部长的吕福源也在几个月后才让出党组书记职位。若非薄熙来野心过大,政治局常委或已留了一个位置给他。如果李小鹏对薄熙来走过的路有“深刻认识”,认真按照政治规矩从政,暂时看不到他会受“亏待”的结局。

中共一向有倾斜照顾太子党的传统,保留红色血脉,为党守江山。更重要的是政坛红色后代青黄不接,目前类似李小鹏这种年纪的太子党政要已经不多。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