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9月10日夜,中纪委网站发布重磅消息:中共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天津市长黄兴国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今天的《天津日报》头版还有他的消息:昨天(9月9日)下午,黄兴国在天津迎宾馆会见中国国民党副主席胡志强一行。

这意味着,黄兴国很有可能在今天上午被办案人员带至北京。

这是十八大后反腐风暴中,首次有直辖市一把手落马。

代理市委书记将近两年,终未能去掉“代”字,反而以此收场,令人唏嘘。

黄兴国是浙江人,早年仕途一直在浙江省,1998年1月当选浙江副省长,成为中管干部。这个职位显然只是过渡,他于同年11月跻身浙江省委常委,并出任副省级城市宁波市委书记。

2003年11月,北上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直至2007年6月。十七大前夕的省委换届,缩减省委副书记职数,除了西藏、新疆,都改为一正二副配置,黄兴国职务相应变为天津市委常委、副市长。

但只过了半年,在十七大后,当时63岁的天津市长戴相龙辞职,黄兴国代理市长,并于2008年1月转正。

2007年12月28日,黄兴国在获任天津市代理市长后曾表示,中央提名其担任代理市长职务,觉得担子很重,压力很大,也有信心、有决心做好工作。

五年任内,作为京畿重地,天津始终风平浪静,被媒体人戏称为“没有新闻的城市”。

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新科政治局委员、福建省委书记孙春兰调任天津。但只过两年,因为令计划落马,孙春兰入京,接任中央统战部部长,成为该部时隔30多年,再次由政治局委员兼任的高配。

2014年12月,黄兴国顺位代理天津市委书记,党政一肩挑,新的征程,前路不再那么平坦了。

2015年8月12日,就是黄兴国今天被宣布落马的时间,天津港惊天一爆,举国关注。

姑且不论爆炸背后的人祸,单单是对爆炸事故的后续处理,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直辖市政府应有的水平。

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官员的媒体素养之差令人匪夷所思,其互相推责表现的担当缺乏,让人摇头。

2010年,同学曾采访过黄市长,最后一个问题问他“您今年最大的愿望是什么?”,面对这个“超纲”问题,黄市长一脸茫然,一旁的秘书火速拟好答案,递给他,然后他照着读出了自己的愿望。

今年两会上,黄兴国谈及天津港爆炸时,一番“坏事变好事”的言论,又引发了极大争议。

如果说,天津港爆炸,让黄兴国“转正”变得困难,那么代理500天仍不转正,则让人担心了。股市中有句话,叫:横久必跌。

今年北戴河会议之后,中央拿下的首个中管干部,就是天津副市长尹海林,此人长期在天津任职,2007年起任天津市规划局局长,是黄兴国的直接下属。

落马的落马,调离的调离。中共天津市委,正常13个人的常委班子,如今只剩下8人,分别是:市委副书记王东峰、纪委书记姚增科、组织部长尹德明、常务副市长段春华、滨海新区书记宗国英、统战部长王宏江、秘书长成其圣、教育工委书记陈浙闽。

在此之前,宣传部长王贺胜刚刚进京担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政法委书记袁桐利5月调任河北省委常委、省政府党组副书记;警备区政委廖可铎,年初军改后,改任东部战区陆军政委。

而今夜的天津,是一个没有书记,也没有市长的城市,就像今年3月24日的珠海,市长江凌1月份调往韶关,市委书记李嘉落马被免职。

珠海人天一亮(3月25日)就迎来了新的市委书记,明天太阳升起,谁会履职津门?但无论是谁,都可以预见,这是一个能够再进一步的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