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砍柴:感谢北京市府让我有做滴滴司机的资格

七天长假,真没想到京沪两地官府憋了这么一个大招。假后上班第一天,哥俩同时宣布网约车规定草案:今后必须有本市户籍的人驾驶本市牌照的车,才能上网约平台为乘客提供服务。

看到这条消息我第一时间给孩子他妈说:老婆,咱们不怕失业了,失业可以去当滴滴司机,现在北京的滴滴、优步司机大概有七成要离开北京。然后给我的好友杨海潮发了条微信:你感受到北京户口的好处了吧?否则你都没有当滴滴司机的资格。海潮的夫人为京籍,他早就具备户口迁到北京的资格,却迟迟不愿意放弃那张陕西身份证。终于在其夫人的劝说下递交申请,前不久获得了北京户口。

当然,我这是开一种苦涩的玩笑。我知道,如果网约车必须京籍京牌,利益受损的不仅是广大非京籍的网约车司机,以及估值上千亿、老板跟随领导人出访以证明中国是创业沃土的滴滴公司,还有常住在北京的人——不论是京籍和非京籍。我们刚刚庆幸告别了北京出租车的脏乱差、出租司机的大爷脾气,眼看又要吃二茬苦、受二遍罪。可以预料的是,当传统的出租车公司逐渐被淘汰,这个变态的规定一旦实行,大批非京籍的网约车司机撤离,那些有北京户口的出租司机很可能填补这个空缺,成为网约车司机。那么北京又将出现类似出租车公司那样的垄断,乘客将忍受高价低质量的服务。

以往北京的出租车服务为什么那么差?很重要的原因是出租司机是京籍,所以前期是一些市区长大的北京大爷当司机,几天不洗澡,出租车臭烘烘的,可他们还牛逼哄哄把乘客当下级,距离短、挣钱少的活不干,或者骂骂咧咧给乘客甩脸子;后期出租司机收入锐减,平谷、密云等远郊区的大批司机进入出租行业。但无论如何,北京出租司机这个行当就是不对非京户籍的人开放。有一回我实在受不了一个出租司机的牛逼态度,对他说:如果北京学深圳、广州,允许外地人干出租司机,湖南、河南那些吃苦耐劳的司机一进来,你们的饭碗会被砸掉。

你猜这位北京大爷怎么回答?“那哪能呀!外地人没活干可以回老家,我们没活干能去哪里?如果真的允许外地司机抢我们的饭碗,我们就只能上广场了。”——言谈间显露出皇城根下的自信。

我真的没有想到,已经是2016年了,中国加入WTO多少年了呀?京沪两个最大城市竟然准备出台这么个规定,简直与公平、开放背道而驰呀。

一个非京籍的人,可以在北京买豪宅,可以成为北京上市公司的CEO,可以在北京做一个媒体的总编或某所大学的专家教授,但是,你却没资格做一个滴滴司机。

你说荒谬不荒谬?

我成为北京市民23年了,1993年我进京的的时候,三环路刚刚修通。我目睹了这个城市这二十多年的成长,基本上可以得出这么个结论:北京的发展和繁华,是靠吸取外地的人力——不仅仅是精英,还有更多的普通劳动者和资本,并靠权力加持而铸就的。北京任何一个领域只要不对非京籍开放,就一定很糟糕。

刚来北京时,这座城市的服务业水准简直差得一塌糊涂,南方的游客来了不敢相信这是首都。饭馆里服务员、公共汽车的售票员、面的司机,凡是北京籍的,多是盛气凌人。那时候由四川陈公任京城总督,他力主限制外地人进京,即便是中央部委调干部进京,落户也要交“进京费”。《北京青年报》每年年初公布北京市劳动部门的一个公告,宣布某些工种不能雇佣非京籍的,一旦违反老板就会被处罚。

曾经有一段时间内,在北京买房、买车,甚至安程控电话、买中国移动全球通都要有北京户口,我的身份证就借给老乡买过全球通手机。

如何对待外地人进京,北京管理者多年来似乎一直在左右摇摆甚至分裂。一方面他们想控制城市规模,不想让市政服务背太重的包袱;另一方面又明白离不开外地人,希望外地人进京干北京人不愿做的脏活、累活,外地人有钱人来北京投资、消费。几乎就差直白地对外地人说:你们进京可以把钱留下,把汗水留下,但不要给这座城市添麻烦。——世上哪有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事?

这些年在市场经济的大潮冲击下,北京越来越多的领域不得不向外地人开放。非京户口的常住人口期盼能在教育领域进一步开放,可这几年外地户口的孩子在北京接受中小学教育障碍越来越多。而今,连当滴滴司机也要京籍,下一步会不会有更多的领域禁止非京籍人士进入呀?真有今夕何夕之叹。真是奇了怪了,凡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并获得实惠的事情,他们就一定会反对,诚如明末顾宪成所言,“天下之是非,庙堂必欲反之。”

对这个网约车规定草案,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倒行逆施,不知所谓。

2016年10月8日, 9:58 下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