龅牙赵 | 他们应该有座碑,哪怕是只有74个名字的光秃秃的碑

今天,11月27日,距离1124的江西丰城才过去三天,满屏都已经开始缅怀远在上万公里之外的古巴元首卡斯特罗了。

按照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不是应该缅怀卡斯特罗,由古巴人民自己决定,由不得外人说三道四横加指责。

所以,我想,不管别国死了谁,我们都不应该这么快淡忘跟我们同宗同族说着同样的语言写着同样的文字的74个鲜活的生命。

他们可能算不上英雄,他们永远没机会当烈士,他们绝对不会成为谁的骄傲,他们更不会有万人自发上街为他们送葬。

他们可能死于一道催促的命令,他们可能死于一次盲目的指挥,他们可能死于一道工序的疏忽,他们可能死于一个环节的大意。

总之,他们的死,不是什么丰功伟绩,只能给领导添上不少尴尬和痛苦——关于前途和钱途的痛苦。

很多年前,我在重庆师范学院上学的时候,听过一次重庆电视台编导张鲁先生的演讲,他在一次车祸中被撞成了瘫痪。当得知诊断结果之后,肇事者长叹:“我这辈子完了。”张鲁在旁边悲愤地说:“你完了?我这辈子才完了!”

(备注:张鲁先生已于2010年辞世,感谢您的这次演讲,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

是的,很少有人来关心这74位死者,但他们才是最直接最痛苦的受害者。他们的名字到今天我们都不知道,更别说他们的经历,他们的爱好,他们以往的工作成就。

我们只知道,他们的家属,目前“情绪都很稳定”。

他们注定是要被我们忘记的人,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他们不可能成为我们心中的某一座丰碑。

但是,能不能真的给他们立一座真真实实的碑?

就在工程现场,就在他们死去的地方(不知道他们够不够得上“牺牲”这个级别,我不敢随便用),不需要太多的褒奖,不需要太多的定性,只需要写这么一行字:“2016年11月24日,……等七十四人为丰城电厂三期工程献出了生命。”

真的只要这么简单的名字就好,甚至石碑都不需要什么汉白玉什么大理石,普通的耐风化的花岗岩就好,只想让今后经过这里的人看到,曾经有74条鲜活的生命留在了之这里。

我觉得,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他们都当得起这样的待遇。甚至我觉得,这都不算是什么待遇,是他们应得的,用生命换来的纪念。

也许会让领导难堪,但是会让更多的人记住这里发生过的一切,也让更多的人想着,敬畏生命,怀念生命,珍惜生命,哪怕他活着的时候,只是你叫不出名字的一个普通打工者。

可能,这种用生命铸成的碑文,比墙上贴着的“安全生产 质量第一”更能警醒人。

愿他们安息,如果他们能够安息的话。

今天,我不想关注加勒比海,我只想关心江西丰城。

2016年11月26日, 6:25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