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部分校友声明:雷洋家属与官方达成和解

中国人民大学部分校友声明

基于雷洋家属就雷洋被害身亡一事与有关方面达成和解,我们特声明如下:

一、对雷洋家属的决定,我们表示充分理解与尊重。

二、本案在法律上的终结,并不意味着丰台检察院“不予起诉决定书”是正确的,我们仍坚持对该决定书不接受、不认可、不同意的观点。我们坚信,该决定书必将作为中国法治耻辱的一页而载入中国法制史。

三、丰台检察院对本案的处理,受到社会各界广泛的质疑和批判,包括清华、北大、中政大等所高校的历届校友和社会各界人士人签名,表示对该处理结果的不接受、不认可、不同意态度。在此,我们对这些不畏强权,面对不公勇敢发声的各界人士深表钦佩与感谢。我们深信,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一个民主法治的中国必将到来。

中国人民大学部分校友 2016年12月29日零点

附微博截图,来自 @没有羊先生

转发: [cp]社会对当局雷某案的处理结果陷入尴尬境地,如此备受社会关切且确切无疑的案件,结果是无耻得如此坦白如此直接,人们似乎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它能够无耻到这种境地;事实上,雷某案的处理与徐纯合事件的逻辑是一致的,民意以及社会对法治的期盼之心不是它最为顾虑的,权力非常清晰的洞察了这个族群的心理与性格,即便那个最惨烈的时期,这个社会也从未在某个公共事件中就现代政治价值理念上达成普遍性的一致共识,一个特定形成的民意根本不能对它的统治构成威胁;而在法律意义上,雷某案的处理有着深刻的政治动机,与开放相适应所建立的有限的相对规范的法制体系现在已经成为权力完成新时期社会主义再革命的一个束缚,它的战场在资源财富,它的敌人是民间社会,消灭民间社会恢复权力的极化状态,维系一个高于一切的专横权力体系,法律就是累赘,它需要调整它的法律体系的规制对象,一方面它不断的在一些社会关切的重大公共事件上以法律方式打破既有法律对权力的规范,宣告法对权力的失效,一方面不断修正与出台规制社会的法律,以满足它的环境要求;意识形态在今天已经完全是一个假象,权力当局早已认识到开放所形成的社会多元是一个无法挽救的事实;而民心也好舆论也罢,并不重要,它的政治根本就与之无关,1956年它就告诉了社会,它生命的根基在资源在财富,开放之初就预设了今天这场政治豪赌,三十年开放在事实上以有限私有以资本形式存在的民间社会构成了实质性的致命威胁,瓦解或消灭民间社会,它就能再活六十年,其它一切都不在乎,哪管你舆论滔天,它宣告拒绝现代文明的时候,已经是在向民间社会宣战,它没有留下任何余地,输了,最多抽身而退,江山本来就不是它的,十余年来掠夺的财富足以使几代子孙锦衣足食,这就是今天所有政治的真相,全部的真相;至于法治,那只是一个口号,它连国家都没打算治理,枪杀徐纯合,它就卸掉所有伪装,当然,即便如此,社会仍然应当关注雷某案的后续进展,社会能做的,唯一能做的,只剩下喊几嗓子,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因为我们都是当事人。

中央党校@蔡霞 教授:

向所有为雷阳案努力的律师们、人大校友们致敬!雷阳案目前这结局,彻底粉碎了权力残存的最后一点点公信力,粉碎了所有正义之人的最后一点善良的幻想与希望。从此以后,人心将与权力彻底分道扬镳,中国人的老话:先礼而后兵。此后的局势走向,和平之路将极为渺茫。寒冬冰封,大概不可能是春风化了的,而将是地火融了的!让我们在历史的隧道里共同坚守我们内心的亮光!

蔡霞 :我想补充说,我们首先还需要向雷洋家属致敬,特别是向雷洋年青的妻子致敬。让我们一起,为无辜受害的雷洋,开一个盛大的追悼会。安葬他,为的是雷洋的家属能更加坚强地活下去,更加执着地追求自己的未来、快乐和幸福。我们永远支持、关爱着她们。专制政府不可能为公民秉公执法。独裁者还会继续以人民的名义无耻、放肆地无法无天下去。在这样的环境里,她们这二百多天的坚守、坚定相信正义,已经非常不容易。我们已经知道真相。我们每一个公民,只能丢掉幻想,坚持以多种方式进行抗争。人类文明进步到今天,唯一的标志是珍爱、尊重个人鲜活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