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聊斋 | 让这国暗无天日的 主要还不是是雾霾

西游路上,有一个国家也是雾霾之国,而且这国的雾霾形成原因,跟现在某国很像——它就是灭法国,首先,这国是因为宗教迫害而引起取经团队注意的。

宗教迫害新高度

有人会说,祭赛国、车迟国也有宗教迫害。但是,跟灭法国比,小巫见大巫。

先说祭赛国。这国也有天朝之称,因为国中有座金光寺,寺中有宝塔,塔上有舍利子佛宝,日夜喷放彩气霞光,所以周边国家年年朝贡。后来,塔上佛宝被妖怪偷了,光芒消失,天朝的夜晚漆黑一片,周边国家也不再来朝贡。执法部门怀疑是寺中和尚监守自盗,便将他们都抓了去,千般拷打,万样追求,寺里三辈和尚,前两辈已被拷打不过,死了,第三辈也被问罪枷锁(第六十二回)。宝在寺中失窃,怀疑和尚偷了,也在情理之中,问题只在于刑讯逼供。也就是说,祭赛国的和尚被拷打甚至被打死,跟信仰无关,还不能上升到宗教迫害的高度。要知道,那是中古时期,盛行有罪推定的律法原则,全世界都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刑讯逼供。一千多年后,某国早把无罪推定写入刑诉法,刑讯逼供依然屡禁不止,这才有那么多的聂树斌。

车迟国的情况,比较接近宗教迫害。用书中原话,那是敬道灭僧,是为统一信仰。今天我们知道,任何国家只许一种信仰存在,对国民来说都是灾害。但车迟国的一教独大其来有自。那年车迟国大旱,按惯例该求雨,一国两教,和尚道士都请朝廷的粮饷,于是,僧人在一边拜佛,道士在一边告斗。结果和尚不中用,空念空经,不能济事;这时天降下三个仙长来唤雨呼风,拔济了万民涂炭,这么一对比,方有敬道灭僧之事。这是既得利益方的道士对孙悟空说的;受迫害僧人的说辞呢?只因呼风唤雨,三个仙长来此处,哄信君王。双方说辞一对,事实基本清楚:事关国计民生,在抗旱救灾面前,和尚不如道士,这才引发宗教迫害。

当然,那些仙长其实是修炼成精的妖怪,和尚肉眼凡胎,法力自然不能跟妖怪比。车迟国领导人看不出来也难怪。孙悟空能在斗法中赢了虎鹿羊三妖,法力上的胜算并不大,主要还是靠天上有人,比三妖后台硬。再说,车迟国对和尚的迫害,仅仅是拆了他的山门,毁了他的佛像,追了他的度牒,不放他回乡,最后罚给道士当奴隶。也有受迫害致死的,但不是死于直接屠杀,而是熬不得苦楚,受不得爊煎,忍不得寒冷,服不得水土,全国两千多个和尚,因此死的有六七百,自杀的七八百。这些数据,是幸存和尚说的,比较可信。

反过来看灭法国,这国对和尚的迫害,起因竟是泄私愤,用国王自己对唐僧的话说,“曾因僧谤了朕,朕许天愿,要杀一万和尚做圆满”(第八十四回)。也就是说,曾有和尚批评他、攻击他(就算和尚确是造谣毁谤),他就要杀一万个和尚泄愤——朕即朝廷,朝廷即国家,攻击国王就是攻击国家,非死不可。事实上,这国王可不是说说而已,许愿两年来,他陆陆续续,杀够了九千九百九十六个无名和尚,还准备再杀四个有名的,凑够一万才解恨。这怎不令人发指?

其实,灭法国这名字,已赤裸裸地摆明了反人类立场。表面上,灭法,是“佛法僧三宝”中的;实际上,这也是律法。国王想杀和尚就杀和尚,举国上下没人敢说半个不字,这不是是把踩在脚下给灭了吗?律法的出现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古今中外多少皇权、极权、威权国家,独裁者们都在干着践踏法律的勾当,但敢以灭法做国名的,绝无仅有。最后,灭法国王虽然在孙悟空建议下改国名为钦法,但这是面对外部压力的退让,随着取经团队的远离,外部压力消失,这位嗜血成性的国王会如何钦法,真不敢想象。历史教训告诉我们,很多听上去很美的国名,仅仅是暴君的遮羞布而已,前东德叫民主德国,朝鲜还叫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呢。

让人无语的是,如此杀人狂魔,得到的报应,竟然只是被孙悟空剃光头而已。当他最后因恐惧而表示悔意,愿意皈依并献出国中财宝时,你们那个“嫉恶如仇”的孙猴子,竟然和颜悦色地对他说:“你只把关文倒换了,送我们出城,保你皇图永固,福寿长臻。”连罚酒三杯都免了!说好的善恶有报呢?哪怕给他一个取保候审,或者逼他公开承认杀错了,不也可以忽悠信众说这是迟来的正义吗?很遗憾,这些我们都没有看到,只看到取经团队与灭法暴君把酒言欢,还祝他皇图永固,最后君臣们秉善归真不题,9996个生命,就这样被忘却。

这故事告诉我们,想要清明法治,别指望外来势力,他们不是订单婊,就是通关文牒婊。

雾霾新元凶

政治生态不正常,人祸引发天灾,妖孽制造雾霾,自然环境就不可避免地遭受深度破坏了。

灭法国土生土长的妖怪,是一只艾叶花皮豹子,自称南山大王,带领着一群小妖,盘踞京郊隐雾山连环洞达数百年。因为没见过世面,狂妄不可一世,连大名鼎鼎的齐天大圣都没听过。依部下之计拿了唐僧之后,面对打上门来的悟空八戒,豹子依然豪情满怀,说声你师父我吃定了咋的。只是嘴硬力软,打不过悟空八戒,最后被他俩合力弄死。

就这么一个乡村非主流杀马特妖怪,偏有一项让今人闻之色变的法术:制造雾霾。

当孙猴子第一次看到豹子时,它就坐在悬岩边上逼法的喷风嗳雾(“逼法”是象声词;嗳,即胃气从嘴里冒出,且带有声音)。也就是说,豹子发明了通过打嗝制造雾霾的法术,这足以让灭法国的环保官员奔走相告:在烹饪、烧烤、熏腊肉、烧秸秆之外,雾霾又添新元凶了:打嗝!

为什么说豹子制造的是雾霾呢?书中说:那雾真个是:漠漠连天暗,蒙蒙匝地昏。日色全无影,鸟声无处闻。宛然如混沌,仿佛似飞尘。不见山头树,那逢采药人?(第八十五回)专家告诉我们,雾是天然形成的,由小水滴构成,呈乳白色,在空气中分布不均匀,越近地面密度越大,厚度一般不会超过二百米;而霾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由各种化合物构成,颜色较深,粒子较轻,空气中分布均匀,厚度高达三千米以上。所以,由妖怪制造出来,能够连天暗,又能匝地昏,既如混沌似飞尘的,只能是霾而不是雾。

造霾也就罢了,豹子还喷风。跟现在某些国家治霾主要靠吹不同,豹子的霾能借风势扩大,连感觉一向迟钝的唐僧远远闻到,都知道霾为什么能在天上飞,因为有畜生在地上吹。可以想见,灭法国的人民跟这种妖怪同在一个穹顶之下,脑子整天被霾,思考能力逐渐丧失,怎么可能去反对暴君的灭法。也因如此,只考虑自身团队利益的孙猴子,以保护师父为由,站在私人恩怨的立场,向无后台的草根妖怪下狠手,却放过那屠杀无辜僧人、践踏律法尊严、导致雾霾肆虐的暴君,就让人更加无法原谅了。

最后豹子虽然被灭,雾霾暂时消失。只是,有这样的暴君在,且皇图永固,没了豹子,还会有老虎,打了老虎,豺狼接踵而至,灭法国的穹顶之下,能有几时清明?

2016年12月5日, 10:5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