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来源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

screen-shot-2016-12-03-at-%e4%b8%8a%e5%8d%886-22-51

聂树斌案总算有了结果,有人欢呼有人冷漠。欢呼的自然有理由,总算让一家人洗脱了强奸杀人犯的恶名,虽然坟上青草萋萋,青春变白骨。冷漠的也有理由,这么多的冤案,旧的未去,新的又生,何况,目前变相刑讯逼供依然普遍,冤案可想而知。照目前的做法,新聂树斌案依然在路上。

一个当事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甚至都知道美国最好的知识产权专业(之一)在加州伯克利分校的人,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国的司法机关办案是这样的。语中带着深深的遗憾、无奈、叹息,伴随着看守所会见室门外密集的秋雨,一阵秋雨一阵凉。

做刑事律师的人,和整天手拿手术刀的人是一样的,貌似血是冷的。我没有安慰他,甚至对他说,这一模一样的话,我曾听公安局长说过,法院院长说过,高官家属说过,平民百姓说过。类似一个段子,底层群众有集资诈骗,中产阶级有股市,富裕阶层有私募,总有一款适合你。

大多数人平时岁月静好,爱自己所爱的人,关心身边的事情,懒得去花时间关心所谓的负能量:社会黑暗面。有的甚至恨恶揭露社会黑暗面的人,认为,乱天下者,记者、律师也。扁鹊之死,或许就是说了实话。他要是说,大王的身体很好,或许能安度晚年。沉疴依然在,几度夕阳红。

刑事制度,号称小宪法,事关每一个人。官员可以被腐败之名,百姓可以被寻衅滋事。甚至不问世事的平民,只要有凶杀案发生,就会被屈打成招。网上有一个段子,说,如果白银系列凶杀案的凶杀没有留下血迹、指纹,这个案子就早破了。这确实是冷得发抖的笑话,一般人看不懂。

在白银系列凶杀案报道中,小白鞋的男朋友被关押了三天三夜。好在血型和指纹在,否则,案子就这样破了。安徽蚌埠20年前的区长助理于英生杀妻冤案平反,真正的强奸杀人犯——当地交警武某某随之落网。

2013年8月13日,安徽省高院再审以犯罪证据“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宣判已服刑近17年的“杀妻案犯”于英生无罪,警方随即启动再侦程序。警方称,专案组克服多种困难,从嫌犯遗留痕迹物证中检测出DNA样本独特信息,经排查锁定嫌犯。于英生也宣称被刑讯逼供。

我在吉林办的王柏玉案,就是一模一样。可惜,凶手没有留下指纹、血迹。这样,死者的同居四年的男友,就被怀疑是凶杀,被关押38天后,被各种刑讯逼供(有同监室的人的多份证言),最后屈打成招,疑罪从轻,判了死缓,已经关押14年,还要坐13年。但他一天都没有认过罪,申诉不止,直到今天。

最近一个上海的案子,男友突然失踪了,房间里有一些血迹(死者血迹),同居女友就被关押了。没有书面手续。好在很快破案了,同居女友的前男友承认了。这案子,要是吉林的做法,谁知道结果如何?

谁也无法避免被怀疑。但一个好的刑事制度,应该是尽量避免使用暴力、威胁、株连等手段,以公正的手段,去寻找一个公正的结果。河道未改,水性凶猛。聂树斌案子,似乎只是无尽的江湖中,冥冥中溅起的一朵浪花,依然会消逝在滚滚浑浊的江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