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投资者乔治•(George Soros)预测唐纳德•(Donald Trump)准备与中国打一场贸易战,这位美国当选总统正迫使欧洲与亚洲结成更紧密的关系。

周四晚间,索罗斯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的一次访谈中还表示,英国人可能最终会寻求与欧洲“重归于好”。

据报道索罗斯在特朗普当选后金融市场走高的几周内损失了近10亿美元,他称后者为“冒牌货、骗子、独裁胚子”。

这名匈牙利金融家表示“无法预测”这位美国新总统在周五就职后会如何行事,因为“他实际上并没有想清楚”。

不过索罗斯表示特朗普“肯定在准备要与中国打一场贸易战”。他说:“你不可能一边打贸易战,一边还维持国际体系良好运作。”

索罗斯表示特朗普“将大大有助于中国被接受为国际社会的领导成员(leading member),他起的作用甚至会超过中国人自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周早些时候首次造访达沃斯。

他还说虽然欧盟“机能失调”、“日益分裂”,但随着美国“在捍卫开放社会方面对世界的有利影响”减弱,欧盟与中国的关系将得到改善。

索罗斯认为随着通货膨胀削弱生活水平,英国人民终将意识到脱欧公投是一场“灾难”。他还在一本描述这一过程可能如何发展的小说中,设想了一种情景,英国“可能在一个周五晚上离开欧盟,周末又加入,然后周一早上又有了新的安排”。

索罗斯说:“如果欧洲分裂,后果将非常可怕。欧洲目前正朝着错误的方向行进,但我认为它还有救。”

2017年达沃斯论坛进入下半场。随着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及其他欧洲政要陆续登场,国际媒体们的关注焦点开始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讲话和中美关系转向英国脱欧进程。但是,对于中国观察者来说,中美贸易战的威胁仍旧如同厚重的阴云,笼罩在这歌舞升平的全球精英狂欢节之上。

在习近平达沃斯演讲后的一天之内,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的两位高级阁员陆续发声,在贸易问题上对华强硬态度依旧,令贸易战的风险进一步升高。先是其公众联络办公室主任、前对冲基金经理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在达沃斯论坛上宣称,在特朗普政府提高对中国货物的关税后,如果中国反击,中方遭受的损失将“远多于”美国的损失,美国会成为贸易战的赢家。

1月18日,被特朗普提名为商业部长的亿万富翁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也在自己的确认听证会上再次严辞抨击中国贸易政策,称中国是全球“保护主义最严重”的大型经济体。

这几天,我在会场内外的采访与讨论也自然离不开这个话题。我所接触的多数专家学者都对中美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表示高度担忧。

位于美国纽约的国际关系智库“欧亚集团” (Eurasia Group)总裁伊恩•布雷默说,特朗普性情冲动易变,在一些重大政策问题上常有自相矛盾的表态。但是,特朗普及其智囊团队对中国和俄罗斯两个大国的态度相对保持了一致:对中国强硬批评,对普京和俄罗斯政府则放软态度、甚至赞誉有加,希望改善关系。尤其是斯卡拉穆奇和罗斯的最新发言,显示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很有可能在贸易问题上挑战中国。

“现在是非常坏的时机,”布雷默说。特朗普为树立权威,在1月20日上任后短期内不大可能改弦易辙;而中共19大将在下半年召开,中国在此关键时刻更是不会对美国服软。这样一来,两国发生贸易摩擦、甚至因台湾、南海等问题发生外交军事冲突的风险就大幅上升。

布雷默同样认为,如果中美爆发贸易战,初期中国将遭受更大的损失;但他也指出,特朗普严重高估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比如,除了日本之外,美国的多数盟友都不愿看到中美冲突,并且开始疏远美国相关政策,以对冲风险。另外,“特朗普及其团队也丝毫没有认识到,作为威权国家,中国承受贸易战损失的能力远远超过美国。”

1月19日晚,知名投资人乔治•索罗斯在他每年一度的达沃斯媒体晚宴上,对中美贸易战问题发表了更加悲观的看法。“必然的。”当记者问到中美在2017年是否会发生贸易战时,他这么回答。“特朗普已经在摩拳擦掌了。” 他同样认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当前形势下不可能向美国示弱,如果特朗普政府采取定义中国为“货币操纵国”等激烈措施,中国别无选择,必然采取报复措施。

随后,索罗斯对于这场贸易冲突的结果的大胆预言,又让在场的几十位记者惊讶不已:他说,对华贸易战将减缓美国经济增长,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最终将“对中国有巨大帮助。”

“我认为特朗普将大大有助于中国被接受为国际社会的领导成员,他起的作用甚至会超过中国人自己。”

来达沃斯参会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丁远教授,也对我表达了他对中美关系前景的担忧:“一旦贸易摩擦开始,会互相发出强烈的不信任的信号,未来的地缘政治、外交甚至军事方面的不合作。中美两个大国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人类面临重大冲突的风险将大大上升。”

但是,丁远教授也注意到,很多外向型中国企业早已未雨绸缪,针对未来的贸易摩擦提前布局,对冲风险。

在一个有关发展中国家开发可再生能源的论坛外,我见到了中国光伏企业天合光能的董事长兼CEO高纪凡。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天合光能目前正在私有化过程中,它2014、2015两年都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组件制造商。

高纪凡说,2011年以前,天合光能主要市场是欧洲和北美,但在近年来的全球布局过程中主动侧重新兴市场。目前北美只占其全球销售的20%,欧洲占10%,而在中国国内、印度、澳大利亚等市场则发展迅速。

“我们对特朗普的应对方式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只要美国不完全关起门来,我们作为企业愿意在中美贸易关系中尽量做些沟通,帮助双方的合理诉求尽量得到满足。” 即使2017年中美爆发贸易战,全球化的布局也令他有信心可以最小的损失度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