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譲崔成浩|柏林墙,最生动最明显的失败

为了阻止东德人民如潮水般涌向西柏林和西德,苏联决定建造柏林墙。

1961年8月12日凌晨1点,2万多军队突然开到东西柏林边境,立刻开始了修筑柏林墙的工程。仅仅到13日凌晨,第一期工程全部完工,整个东西柏林被铁丝网全部分割,再加路障。13日中午12点37分,最后一个路口被封锁,东西柏林正式划开,隔断了东西柏林及西柏林与东德其它地区的交通,使同胞的来往受阻,违背天理人情,同德意志民族要求统一的愿望背道而弛,成为20世纪象征丑恶的重要标志。

当天,一位技工跨过正在树立的铁丝网跳进了西柏林,有人跳进运河游到了西柏林。13日上午,西德人涌向柏林墙,向墙那边的同胞投掷自己的通行证、身份证。到苏联军队能够阻止这一举动前,数以千计的证件已经被扔到了东德同胞的手里。大批东德人借机混在返回西柏林的西德人中间偷渡逾越了柏林墙。

 

13日下午,柏林墙树立后,第一个逾越柏林墙的人出现了。一个青年用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向铁丝网。但3名警察追上了他,将他打倒在地,谁也没有想到,他竟奇迹般又站了起来,夺过警察的枪,一边与警察对峙一边继续向西柏林飞奔。

警察是尽职的,他们不顾这个年轻人的枪,冲上去和他又一次扭打成一团,并且一刀刺进青年人的膝盖,这年轻人失去了奔跑的能力。就在此刻,西柏林群众雷鸣般的怒吼声震住了3名警察:他们已经越过了柏林墙,现在是在西德的土地上,他们不再是警察,而成了违法者。他们扔下青年跑回柏林墙的另一侧。这个青年拖着残废的腿,一边拼命呼救一边爬到了西柏林。

柏林墙活生生把柏林城从城中间分割的。柏林墙遇街割街、遇门跨门,要是遇上整座楼房建筑,就以那栋楼房为墙的一部分。这样,被当做分界的楼房两面,一面是西柏林,一面是东柏林。于是,楼房里东柏林一面的居民,就开始选择全世界简单的逃亡方式:跳楼。

据史料记载,年纪最大的跳楼者是一位77岁的老太太。面对楼下十数名接应的西德边防士兵和为她展开的床单,她犹豫了一刻钟之久,竟然瘫倒在了地板上。无论大家怎么鼓励和哀求,她也无法跳下去。就在西柏林人因失望准备散去的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

东柏林的警察发现情况,冲进了大楼。警察破门的声音给了老太太无穷的动力,她冲向窗口,果断的一跃而下。

不久,东德把柏林墙东德一侧的高楼全部推平,空出一片几百米的“恐怖区”后,居然还有人用“跳”逃亡。一位德国工程师设计了一个强力弹射装置,从东柏林市内的高楼起跳,“弹”了数百米到达西柏林,然后利用自己制造的降落伞缓缓落地。

撞墙逃亡。以重型机动车辆迎头撞击柏林墙,破墙而逃。在正常情况下,一辆汽车迎头撞击一堵大墙,肯定会被解释成“自杀行为”;而在枪林弹雨高速冲撞一堵大墙,毫无疑问是“双重自杀行为”。在柏林墙建墙的头一年当中,重型机动车辆冒着枪林弹雨撞击大墙破墙而逃的事件多达14起。

有一辆试图冲越边境关卡路障的公共汽车,在距边卡目标100 米时就已四面起火,车厢中的逃亡乘客纷纷从车窗中跳下自首,以求活命。但司机仍然坚持全速冲向关卡处的粗大铁栏。这辆公共汽车在距关卡路障一米的距离撞上了狭窄甬道的围墙而最终熄火。

枪林弹雨、燃烧起火、冲撞边卡,这辆冒三重危险投奔自由的大客车,仅从前挡风玻璃射入的子弹就至少有19颗。全体乘客无一人成功出逃,许多人伤势严重。

克劳斯.布鲁希克和他的同伙利用大客车冲击柏林墙,但他们的行动一开始就被发现了。军队和警察从多个方向向客车密集射击,客车起火燃烧,弹痕累累!在子弹穿过驾驶门射入他身体之后,他仍然挣扎着紧踩油门奋勇加速,一声巨响,柏林墙被撞开了一个大缺口,整个客车冲进了西柏林!欢呼的人群拥上来迎接,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驾驶座上的布鲁希克身中19弹,死在了坐位上;他是用生命的最后意志坚持加速,冲向柏林墙的。

翻墙逃亡。看上去一人多高的墙可以翻身而上,但逃亡者从开始在边境开阔地带奔跑到墙下,再翻身跃上墙的这段时间内,生与死就完全听天由命了。

1961年,当18岁的东柏林青年彼得.费希特尔在到达墙跟翻身跃墙时身中数弹,原地坠落在东柏林一边的墙下。他躺在东柏林墙下血流如注,时间长达50分钟。没有一个东德警察前来管他。他不停地呼喊救命。

呼声惊动了西柏林的边防军人。军人们扔过来一个急救包,但血将流尽的彼得.费希特尔已无力自救。当西柏林军人们冒着遭枪击的危险,翻身跃墙将这位东德青年抬起来,再度翻跃大墙到西柏林一面时,费希特尔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这是第一位在逃亡中死于枪击的东柏林市民。大墙东面的枪声和大墙西面警卫的救助,同时惊动了大墙两边的市民。富于戏剧性的场面是,当两个小时后东德军人从东柏林边境的一栋掩护射击的废弃楼房中出现时,东柏林的目击者鸦雀无声,西柏林的上千市民齐声对那军人呼喊“凶手”以示愤怒和抗议。几个小时后,当载着苏联军人的军车进入西柏林时,遭到了愤怒人群所投掷的石块的袭击。

——从此,针对东柏林市民的逃亡,柏林墙两面开始沉浸在枪杀逃亡者和救助逃亡者的针锋相对的斗争中。自由与奴役,民主与专制,逃亡和反逃亡,生与死,欣喜若狂或悲痛与绝,一墙之隔,天壤之别。

      时间没有抹去人们对费希特尔的无限同情,两年后,当东柏林为了警戒的方便将边境百米之地夷为平地,炸毁那座暗藏开枪凶手的楼房时,西柏林人在墙的西侧,为这位不幸的东德逃亡青年献了花圈,开了追悼会。

   1963年6月23日肯尼迪总统在柏林墙边发表了着名的演讲。他说:“世界上有许多人确实不懂,或者说他们不明白什么是自由世界和gongchan世界的根本分歧。让他们来柏林吧!有些人说gongchan主义是未来的潮流。让他们来柏林吧!有些人说,我们能在欧洲或其他地方与GC党人合作。让他们来柏林吧!……

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不准他们离开我们 。

     全世界都看到,柏林墙最生动最明显地表现出一种失败。但我们对此并不感到称心如意,因为柏林墙既是对历史也是对人性的冒犯,它拆散家庭,造成妻离子散骨肉分离,把希冀统一的一个民族分成两半。

      这是人类 历史 上第一堵不是防范外敌,而是防范自己人民的墙。

      ……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当所有的人都自由了,那时我们便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在和平与希望的光辉中这座城市获得统一,这个国家获得统一,欧洲大陆获得统一。

2017年1月26日, 5:19 下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