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号|王林解脱了,有人解套了

浙江新闻客户端 评论员 刘雪松

王林解脱了,有人解套了。民众却失去了通过这个案子、这个神话吹到天上的人物,一查到底的期待。这个人物背后的真相与牵连,并没通过法治的公正公平呈现给社会。因此,人死了,法治追究的人群不能散。刑事责任可以不追究,但是王林背后的权力金钱关系,应该一查到底。

王林的身上,有无数条线索,通向权力、通向黑暗、通向丑陋丑恶的交易,所以很多人巴不得他死,死得越早越好。看热闹的希望他经历一场死亡一样的捉弄,通过事实验证一下这位“大师”保护自己的功力如何,实际上是想看一场笑话,顺带解解气。有些人巴不得他死,是想摆脱各种各样的麻烦。

王林前一次东窗发大事,是因为关联了被人“做”掉了的邹勇。此前王林被整个社会盯了两年多,法治似乎拿他没办法。邹勇命没了,王林跟这条关联了,法治再不能说没办法了。看来不是王林的功力足,也不是大师的门路广,而是王林身上牵扯的人太多,被牵扯到的人能耐大。

公开报道中有名有姓的前官员,至少有两位。一个是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一个是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宋晨光。报道说,王林曾经对刘志军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而宋晨光,则是常常找王林占卜官运,王林是他的“高级顾问”。

之所以这两位的名字,被公开报道的名,点得大喇喇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都是“死老虎”,双双被判了死缓。至于跟这俩一样贵为高官、又跟王林走得很近、在他身上寄托官运不倒希望的官还有多少,还有多高,就不得而知了。现在完全有可能,随着大师一命呜呼,这些“身后事”,也都了结了。


面对病魔,王林挺不到最后,是生命中的自然规律。取笑他的死,一点意思都有没有。真正可笑的是很多在王林风光的时候在他身上寻找官道命运的人,在他出事之后巴不得他早死早好,以期尽快脱身、超生。现在他们可能笑得合不扰嘴了。这才是围观王林之死的人们,应该感到苦笑的事情。

王林应该是解脱了。他的死,如释重负。从权贵相拥、美女环绕、腰缠亿贯,到沦为犯罪嫌疑人,他骗了太多的有权人、有钱人。如果从公正公平的法治来说,他的死,对于社会来说是一种损失。那些因为大师的形象倒台而整天提心吊胆的人,巴不得烧高香,让他尽快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王林的生命挺得时间越长,他们一天都提心吊胆挺不住。

可能当地执法部门觉得也挺不住。王林的事要查,其实并不需要等到邹勇的卿卿性命搭上去了才去查。但是此前,王林从最初被指有七宗罪,江西省芦溪县执政部门查了两年,还是没查出个所以然出来,连大师的人影都消失了,直至邹勇案发。这让人怀疑王林大师的“功力”真的很大。

上能摸到京城大官的腰杆、下能捞到官民的钱财,这个全中国关注的案子,由县一级的执法部门办,而且长达几年都办不成,这本身就是一件相当蹊跷的事情。它直接让人怀疑,王林的身后是不是织了一张铁一般的政商网,有没有隐形的“大师”在王林的案子上谋篇布局。所以围观者这几年,不是巴不得王林去死,而是期待着他身后的整张网能够起底,露出水面。

王林解脱了,有人解套了。民众却失去了通过这个案子、这个神话吹到天上的人物,一查到底的期待。这个人物背后的真相与牵连,并没通过法治的公正公平呈现给社会。因此,人死了,法治追究的人群不能散。刑事责任可以不追究,但是王林背后的权力金钱关系,应该一查到底。

王林死了,一口气息了,无数人松了口气,如释重负。有的人解脱了,有的人解套了。有的人哭了,有的人笑了。按照法律,死了的人是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按照传统,死者为大。

2017年2月11日, 10:3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