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洲种植|孟 浪: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香港之逝

死者的光荣
对他自身来说还是太过消极。

但隐隐的瑕疵,因为变真实了
又太过奢侈。

死者的光荣
是生者的重荷,当钢铁轻浮时代。

抬头仅见纪念碑被折断
一群鸽子敢于撞了过去。

镌刻铭文的人,活人(也是生者?)
与自己的另一副袖子拉扯。

千万不要让寿衣凭空诞生
从死者身上脱落。

千万不要,死者的意志
强加给太多争夺光荣的裸体。

死者的光荣
来得太过容易,礼崩乐坏。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时间就是解放我们的那人!
他向着我们奔来
分给我们一些金錶
一些,腕上的禁锢
一些,怀中秘密的秩序

我们是否接受了时间?
我回答了:是的
但我不接受那隻金錶
掉在地上的金錶,碎了
像一团小小的泥块

金錶,滴答滴答地走着
全不是时间!
你们怀着被解放的兴奋
在金錶上目送时间的离去

我是否接受了时间?
我回答了:是的
他一直奔进了我的心裡
我和他一齐,向解放奔去

时间已把金錶散尽!
你们指着我的背影:那人
挥金如土,那人
已把我们抛弃

我回答了:是的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我们身体裡的……

历史在我们的身体裡旅行
那就是我们的生命。

生命在我们的身体裡旅行
那就是我们的光荣。

光荣在我们的身体裡旅行
那就是我们的鲜血。

鲜血在我们的身体裡旅行
那就是我们的道路。

道路在我们的身体裡旅行
旅行就在我们的身体裡结束。

在我们身体裡的
只是(他们洁白的骨头)不屈
只是(他们圆睁的眼睛)希冀。

《共同体:文学 · 思想 · 批判》
第一卷 《致命的列宁》
孟 浪 主编

2017年为「十月革命」100年祭。本书是华文知识界、出版界「十月革命」百年纪念、反思推出的第一本专书。

自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十月革命」肇始的极权主义制度的大规模实践,不幸地演变成贯穿过去整整一百年人类历史的最血腥、残暴的社会现实——从昔日俄国、中国直至当下的北朝鲜——绵延至今,尚未绝迹。

在中国,它甚至曾悲剧性地「主宰」或左右了毛泽东、孙中山乃至蒋介石等世纪重要历史人物及权力集团至为关键的思维模式和政治行为。可以说,这样的描述也并不为过——「十月革命」及其可悲的后果——在相当的程度上型塑了今日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今日台湾的形成,而这种后果可能仍然将深刻地影响两岸三地的未来命运。

本书编入两岸重要的人文学者、作家张博树、朱其、曾建元、仲维光等专门撰写的长文,各自视野和角度独到的论述和分析,给「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重大历史纪念带来了难得的省思与观照。本书是《共同体:文学 · 思想 · 批判》系列出版物的第一本,也收入了文学、思想、批判向度上一些具有反思性甚或颠覆性思考与实验的文本,其中的作者还包括孟浪、黄粱、柴春芽、王东东等也为两岸文化人士熟知的学者、作家。本书係华文知识界、出版界近年来罕见的、具倡议性同时也具异议性的独立出版品。

小洲种植:一个人的杂志

关注:china1984china

联系:[email protected] 

2017年4月11日, 10:50 上午
编辑:
专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