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V】小民之心:我看杨舒平事件 道理很简单 情感很复杂

这几天,网上很多都在议论杨舒平的毕业演讲,环球时报,甚至还发了“单仁平”的社论,主编胡锡进也发了一个视频,谴责杨舒平所在的马里兰大学,中国青年报也发表文章批判。甚至外交部发言人,也对此发表了评论。有一位网友,建议我谈一下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这么一个泱泱大国,这么一个小姑娘的毕业发言,能引起这么大的动静,的确应该关注一下,不过,这事儿还真不好说,因为道理简单,而情感复杂。

对这件事,一开始并没太关心,我还是在看到各方面的激烈反映之后,才看了一下杨舒平的演讲视频。当然,我也看了几个中国校友,反驳和批评杨舒平的视频和文章。我想,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谈,一个是一些青年学子的态度,一个是官方的态度。官方的言论,依然是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那种遣词造句的风格,绝对非常像文革中的大批判文章,一幅蛮横而愚蠢的样子。一个普通中国学生,说了句平常话,就像炸了锅似的,让美国人怎么看待中国?所以我就纳了闷儿了,到底是谁在抹黑中国。

至于一些受官方控制和影响的年轻人,他们所说的话,其实不用太认真,有的话,他们自己都不会相信。但我这里不想对这些年轻学子们有所指责。毕竟我们不是孙悟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们不能不对父母兄弟姐妹有所承担。

那么,我下面所说的话,只是对那些真诚的有爱国热情的人。我觉得很多学生是真心的不满意杨同学的讲话。看着那些稚嫩的面容,这样真挚的情绪,还是很让我感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怕的是年轻人的麻木和冷漠。只要青年还有激情,我们的民族就有希望。从那些青年学子的批评来看,他们真正不满意,甚至是反感的地方,并非是杨同学讲话的内容,而是她讲话的地点和方式。我看到这样一个帖子,说,私下里大家都在吐槽,但是,你公开演讲显然不恰当。有人说家丑不可外扬,还有人说儿不嫌母丑等等。

从家丑,母丑,这个丑字,可以看到,青年学子们并不缺乏理性和是非判断的能力。她们从理智上并不否认空气污染、也知道没有自由是件丑事,另一方面,却从感情上非常不接受这种表达方式。丑,是一个客观的事实,嫌,却是一个主观的情感。所以说,这里边涉及的不是一个理字,而是一个情字。一旦涉及到感情因素,那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微妙了,谈论感情比简单地讲道理,要困难得多。

我们先来就事论事,就我的观察,大家公开批评杨同学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她对家乡的空气的描述。关于自由的中心议题,反而涉及的人非常之少,理由是显而易见的。杨同学在演讲中,并没有明确地说自己的家乡是何处,人肉搜索的结果是她来自昆明。昆明当然是一个很出名的旅游观光城市,几乎无人不知。当年在下上大学的时候,同宿舍的同学就会背诵,号称是天下第一长联的大观楼对联,那时对滇池就非常向往。后来听说滇池污染非常严重,又震惊,又痛心,看报道说,已经耗费超过5百亿巨资治理,至今没有改善。这说明,昆明地方政府对环境保护很不得力。我们一直强调什么后发优势,什么优越性,实际上,西方国家遇到的问题,我们都未能避免,再次重复了他们犯过的错误,甚至付出的代价更大。

关于昆明的天气情况,恐怕大家只是根据自己的印象,而不是科学数据,就一厢情愿地认为昆明的空气应该很好,因此,大多数批评她的人,说她故意诋毁家乡,取悦洋人。

杨同学是否有故意诋毁家乡的意思,我们姑且不论,先从一个最客观的问题入手,昆明的空气到底怎样?为此,我在网上查了一下5月25号昆明的空气指数。昆明市是一个很大的城市,分多个区。从图中可以看到,不同区块情况是不同的,其中,金鼎山,PM2.5 的最高值高达78。这超出美国国家标准的两倍以上,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已经属于严重污染了。就是按中国的规定,也不合格。如果说某一天的情况缺乏说服力,应该给出相对比较长的时间期限,我特意查找了去年三月、四月,两个月份的空气情况。其实,情况也并非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质量良好。

那么,杨同学说美国的空气比家乡的好,是一个事实吗,答案很简单。美国的国家标准是PM2.5小于35,这是一个上限,实际上很多州的标准,要比国家标准严苛得多。即便是按照PM2.5小于35来衡量,昆明的空气质量也有巨大的差距。由图可知,昆明去年3月份,只有十几天时间不达标,4月份也有7天不达标。通过这些客观数字可以看出,杨同学并任何夸大的地方,昆明的空气质量确实和美国有巨大的差距。昆明有关机构表态,不背这个黑锅,其实,他们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锅黑。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PM2.5正式标准应该不超过10。按照这个指标,昆明还差的很远。

考虑到昆明不同区域的空气质量不同,居住在城市中心地带而不是城市边缘,出门戴口罩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PM2.5 大于70,这样的空气就是有害于健康,这有世卫组织的科学标准为依据。可以肯定地说,杨同学她并非像某些人批评的那样,为了讨好洋人,而造谣撒谎。对于生存环境,我想不应该有高低贵贱之分,有中国外国之分。政府降低标准,是一种不得已。没有理由说,中国人就应该生活在空气污浊的地方。没有新鲜的空气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的隐痛。

说自己家乡的空气不好,就是不爱家乡,就是贬低家乡吗,我反而觉得,她身在海外,还没有忘记家乡,关心家乡,这恰恰是爱的展现。要记住,肮脏的空气、污浊的小溪,这些可并不是她家乡的天然模样。昆明的美丽是尽人皆知的,她是被人为的污染了。虽然很多人没有到过昆明,但是,北京作为首善之区,中国的窗口,空气质量之差,尽人皆知,虽然北京有过APEC蓝,有过阅兵蓝。就今天的话题而言,我想,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资格说,北京是我的家乡。杨同学更可以大声地说,我来自北京,那里空气质量很差。

言论自由就像新鲜空气一样重要。中国缺乏言论自由,这也是一个尽人皆知,然而又极力回避的话题。即便是在海外留学,相信很多人还是对此类政治话题避之不及。但是,人们只要还有一点基本的良知,就应该承认,杨同学不过是说了一句大实话而已。在中国64可以谈吗,文革可以谈吗,反右可以谈吗,毛泽东可以批判吗,邓小平可以批判吗,共产党的总书记赵紫阳可以谈论吗,我们知道有着太多的禁区。国内主流媒体的激烈反应,恰恰从反面证实了,杨同学的话触到了当局的痛处,证明中国的的确确没有言论自由。另外,一些公开批评杨同学的人们,也是避重就轻,话题都是集中在谈论昆明的空气好坏。这不是典型的“莫谈国事”吗,这不正是恐惧在人心中的反映吗。

我们中国人注重亲情友情,很在意家人,不习惯在公开场合批评家人和朋友,但这个习惯属于私人的范畴,不能用于公共领域。对公共事务需要公开讨论,甚至必须公开讨论。这里涉及的不是朋友的面子,也不是家庭的私事。这涉及的是公民的权利和义务。

杨同学提到的那些现象,批评的都是国家政策和政策制定者,而不是祖国和民族。因为肮脏的空气并不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政治禁忌也并非是我们民族的传统。那些政策制定者,那些政府的要人,他们充其量只是国家的管理者,是社会公仆,监督和批评他们是每个公民的本分,这和嫌弃母亲完全是两回事。

其实,这些道理恐怕大家都知道,不过,在那种场合下,听了杨同学的话,人们可能心里就是不舒服。假如我当时在现场,恐怕也会心里一揪。我觉得这可能和中国近代,在国际上的遭遇,以及我们所受的教育有关。

回顾近代史,不可避免地会想起一些刺痛人心事件,比如鸦片战争、八国联军,南京大屠杀,等等,这样的刺痛,必定会生出一种激愤。从正面的例子来看,正是这种激愤唤起了抗战中,国人的民族意识,并在最艰苦的环境中守护了中华文明的种子,不仅维持了基础教育,还出现了西南联大那样世界一流的大学。但是,从负面来看,别有用心地渲染这种刺痛,有可能会在社会上产生一种弱国心态,弥漫着一种受害者的悲情,从而导致极端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二战中轴心国的历史已经证明,这种情绪很容易被法西斯和军国主义所利用,。

历史就是如此,我们的民族遭遇了许多挫折,有巨大的成功,也有惨痛的失败。在光鲜靓丽的风景背后,更有着触目惊心的惨状,在自豪的同时,伴随着隐痛,甚至是自卑。中华民族这样多舛chuan的命运,确实让我们的内心非常纠结。虽然那些青年学子亲身经历的事儿不过二三十年。但是,一百多年的冲击,几代人在思想和情感上的积淀,一下子都压在心里了。所以,有时候我们觉得很累。特别是青年学子们身在异国他乡,远离亲友,在孤独和寂寞之中学习和生活,可能会遇到不友好的人,也可能遭遇偏见。这个时候,我们可能就特别希望让外人看到我们最优秀的一面。所以杨同学当众说出一些负面的言论,自然让我们的感情受到冲击。

那么,大国强国到底该是什么样?连青年学生的批评都无法承受、无法容纳的国家,能够成为一个大国,一个强国吗?让我们看看历史上的大国气象。

中国历史上有两个名声很坏的名人,一个是曹操,一个是武则天。曹操在和袁绍打仗的时候,听到建安七子之一陈琳,写的《为袁绍檄豫州文》,言辞尖锐刻薄,让曹操听的出了一头汗,竟然意外地把头痛都治好了。在这篇檄文中,陈琳骂曹操的太监祖父是妖孽,饕餮放横,伤化虐民;骂曹操的父亲是贼,窃盗鼎司,倾覆重器。骂曹操是赘阉遗丑。完全是人身攻击。后来,袁绍战败,陈琳被抓住,曹操只说了一句,你骂我也就罢了,怎么连我祖宗都骂了。仅此而已,曹操此后对陈琳依然非常尊重。

武则天也有一段类似的故事。唐初四杰之一骆宾王,起草了著名的《为徐敬业讨武曌檄》,把武则天也是骂的狗血喷头。武则天读到“蛾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不过一笑而已,直到看见“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大吃一惊,询问大臣:“这是谁写的?”有人回答说是骆宾王所作,武则天没有咬牙切齿地痛骂骆宾王,反而指责宰相失职,让这样的人才流失。

我们一直怀念大汉精神、盛唐气象,对待逆耳的言论,今天庙堂之上可有这样的气度吗。尤其是有宋一朝,没有杀过一个文臣学士。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仅仅因为言论罪被正式处决的精英就有成百上千,被折磨死的更是难以计数。可能许多青年学子,包括杨同学,并不熟悉刚刚过去的这些历史,甚至也不知道今天中国的许多实情,但她热爱的自由,在今天的中国,依然是最值得追求的宝贵价值。

历史上,有人曾经这样赞美过美国: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

这是摘自《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的文章,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对比中共的对美国的赞美,那么杨同学对美国空气和自由的羡慕,实在是不值一提。

现在,我们的祖国,土地沙漠化程度,已经到了危险的地步,更危险的是文化沙漠,道德沙漠;我们的祖国,环境已经到危险的程度,不仅空气被污染,土地被污染,思想都被污染。我们的祖国,原本不是这般模样。如果把祖国比作母亲的话,这些东西都不是我们母亲的天然本色,反而是我们母亲被侮辱的标志。我们不去反抗侮辱母亲的人,反而去谴责一个道出实情同学,我们这到底是怎么了?祖国在过去遭受过苦难,这是历史,我们无法改变。苦难让我们心痛,这是人性,我们也无法改变。但是,这一切如何影响我们的行动,我们应该是可以把握的。

杨同学的讲话,只不过说出了一些常识,没什么不恰当的地方。说她是那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到也合适。不过,她说了这几句话,皇帝不是急忙遮羞,却闹出来这么大动静,我感觉有点奇怪。大家知道,最近以来,郭文贵爆料一直是中文舆论的焦点,让中南海的大佬们慌了神,想必围观的青年学子也不在少数。现在,突然出了个辱华事件,把咱们一窝蜂地吸引过来,没准让大佬们可以长长地舒口气。

来源:万维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