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评论】停止绥靖中共 停止静默外交

2010年,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的空椅子。

李平:停止绥靖中共 停止二度伤害刘晓波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时评人李平文章《停止绥靖中共 停止二度伤害刘晓波》,认为“刘晓波在狱中得不到及时诊治,在确诊肝癌末期后未能出国就医,谋杀他的元凶是中共,而西方国家近年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共的绥靖政策,无异于帮凶。国际社会再不停止绥靖中共,就会有更多人权志士受到迫害、伤害、谋害”。

文章指出,国际社会的绥靖政策,造成的结果就是中国的经济总量上升至世界第二位,但中国的人权状况就一直停留在世界底层。

欧美政治领袖、议会近年仍在口头上关注中国人权,批评中国拘禁律师、维权人士,也关注过狱中的刘晓波和长年被软禁的刘霞,但始终抱持绥靖态度,没有采取行动,甚至放弃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谴责中国。在刘晓波罹患肝癌末期,并表示希望到国外就医后,欧美领袖并未采取积极的营救行动,在德国访问及出席G20峯会的习近平也未见受压。这何异于对刘晓波夫妇的二度伤害!

李平说, 停止绥靖中共,不只是停止对中国维权、民运人士二度伤害的需要,也是维护国际社会长远和平的需要。前苏联人权活动家纳坦˙夏兰斯基(Natan Sharansky)在《民主论:自由战胜暴政与恐怖的力量》一书中指出,专制政权天性好战,因为专制政权是通过对自己人民的控制来保住权力的。这种控制不可避免地要求加强压迫,而为了给这种压迫找出理由和保持内部稳定,必须在外部寻找和制造敌人。

如今,刘晓波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付出的生命代价,还不能唤醒美欧政治领袖的道德勇气吗?还不能警醒国际社会停止绥靖中共,给予中国人权运动更多关注和支持吗?

长平:当刘晓波在与世隔绝中死去

德国之声“长平观察”专栏文章《当刘晓波在与世隔绝中死去》则认为静默外交给西方民主带来公开的羞辱。长平说,直到患肝癌到了末期,留在尘世的时间屈指可数,除了医生、护士和少数家人之外,刘晓波能见到的人,仍然只是奉命隔离他的看守和警察。他正在与世隔绝中和世界告别。

上周,在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针对中国人权状况举行的听证会上,美国“法律与全球化中心”主任特伦斯•黑利迪强调:事实证明,在人权问题方面,中共必须被公开谴责、公开羞辱,这样他们才会做出回应。长平说:“公开羞辱中共?在很多人看来,这话说得有点自大——事实上,中共一直在公开羞辱西方人权和民主。西方人能做的,也许只是阻止或减少这类羞辱”。

事实上,获得救助者从来都是媒体曝光较多、让专制者真正感受到国际舆论压力的人。无数不为人知的受害者,当局从来没有因为他们的”低调”而网开一面。恰恰相反,他们总是受到更加残暴的迫害。不仅个案如此,德国学者凯特琳・钦佐巴赫(Katrin Kinzelbach)2014年出版的著作《欧盟与中国的人权对话:静默外交及其局限(The EU’s Human Rights Dialogue with China: Quiet Diplomacy and its Limits)》,追索欧中人权对话由1995年开始直到2010年的全过程,检视了包括内部备忘录在内的各种文献,并进行了大量的访谈,跨越20多个成员国、历届轮值主席和机构变动。研究结论认为,””途径对中国人权的正面影响微乎其微。这种途径不但未能达到预期成果,反而让中国政府更加蔑视人权,敷衍对话,反制质询、批评和建议。

两周前,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公民力量、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中国人权、国际人权服务社及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等七家人权组织发表联署声明,呼吁欧盟暂停与中国之间的人权对话。他们认为,这一静悄悄的对话并未改善中国人权状况,而是成为了欧盟避免棘手话题的”挡箭牌”。

当政客们都在满面笑容地谈论熊猫多么可爱,而对一位专制反抗者在与世隔绝中死去无动于衷时, 也许中国的宣传机器说的完全正确:的确,习近平正在为人类未来指明方向–放弃人权、民主和自由等辛苦积累的政治文明,让我们用高级的经济与科技成就,建立一个更加野蛮、更加黑暗和更加卑鄙的丛林社会吧。

自由的人民应该为刘晓波的自由大声疾呼

《纽约时报》发表流亡美国的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的文章《自由的人民应该为刘晓波的自由大声疾呼》。陈光诚认为,和朝鲜等威权主义政权一样,中国向来有野蛮、说谎和自欺欺人的倾向。他从他个人的经历中明白了这一点。

我和刘晓波的案子在西方相当知名,但在中国,还有很多律师和活动人士忍受着可怕的痛苦。这些政治犯常常无法得到法定的正当程序,只能被迫出席由共产党内部人士预先判决好的审判秀。有些人没能熬过牢狱生涯: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曹顺利、李旺阳、彭明,他们都是在狱中死去的人。受害者的家属可能永远不会得到明确的答复,因为他们亲人的器官被立即摘除,遗体未经独立尸检就被火化。

陈光诚说,对于一个没有法治国家的国家来说,能够影响现状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和公众的公开谴责。威权政权害怕当众出丑,中国共产党以野蛮的方式对待刘晓波及其他被北京关押的自由捍卫者,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为此蒙羞了。

特朗普政府毫不犹豫地谴责了朝鲜对待奥托·瓦姆比尔的可耻行径。白宫也应该为刘晓波做同样的事,应当强行要求立即释放他,让他可以到美国进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