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本文译自加拿大《环球邮报》8月23日的报道。一名《环球邮报》记者在中国西北部遥远的新疆做报道时遭中国警方扣押,相机被搜查,电脑被没收。

《环球邮报》亚洲通讯员 Nathan VanderKlippe 周三深夜至周四凌晨被当地警方和政府官员扣押了大约三个小时,之后获释。本次事件发生时,外国记者在中国做报道遭骚扰和恐吓的事件在增加。

VanderKlippe 先生周三晚间抵达新疆艾力西湖镇的一个小村庄,试图采访当地人不到15分钟,一名警察骑着摩托车来到他身边。随后又来了两名警察,以及一些看上去像是政府官员的人。

他表明自己是记者,他被告知随那些男子回一个当地的政府办公室。

“曾经有一度,我问:我可以走了吗?一个人说‘当然’。但另一个人说‘让我查一下’”,VanderKlippe 先生说。“很显然,我还没有自由。”

在那间办公室里,那些男子要求搜查他的物品,包括一个包和相机。他最初推开,但最终缓和下来。“他们说常规对他们不适用。”

那些官员之后要求查看他的电脑。VanderKlippe 先生再次推回去,这次,那些官员松了下来。他被带到附近一家餐馆吃了点饭。但回到那间办公室后,他们再次要求看他的电脑——这次把他的电脑拿走了。

“他们没有真的阐明或说为什么,他们只是告诉我明天会还给我”,他说。

之后,他被允许乘车离开艾力西湖镇,但两名官员开着一辆车一直尾随他的车离开该镇。

整个事件中,VanderKlippe 先生没有受到身体伤害。然而,他不知道他们将如何归还他的电脑。他只收到了那些官员手写的一张纸条,承认拿走了他的电脑。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没有回应《环球邮报》的置评要求。

新疆是中国维吾尔人口聚居的地方,是中国警方与少数民族近年来屡屡发生冲突之地。VanderKlippe 先生在周三被扣押之前一直在报道关于维族人的安全局势,他对新疆的报道为他赢得了2014年加拿大大赦国际的奖项。

《环球邮报》总编 David Walmsley 称这起骚扰记者事件“令人深感不安”。

他说:“任意拘留记者,拿走他的电脑,释放他之后还继续尾随着他的车,仿佛他是一名匪徒,这是个悲伤的控诉。”

2009年,当时的《环球邮报》亚洲通讯员 Mark MacKinnon 在报道民族冲突时被当地官员逐出新疆喀什噶尔市。Walmsley 先生说:“这是《环球邮报》通讯员在新疆第二次被骚扰”。“很明显,在那里有要讲述的故事。”

自2013年以来一直担任《环球邮报》驻北京通讯员的 VanderKlippe 先生表示,对记者的骚扰事件“似乎越来越严重和频繁,尤其是在中国象()这样的偏远地区。”

据保护记者委员会介绍,目前在中国,有49名记者和作家被囚禁,超过世界上其他的任何一个国家。去年,对驻华外国记者的一份调查发现,在超过100名的回应者中,超过半数在中国工作期间亲身经历过“干扰、骚扰或暴力”。

原文Globe and Mail journalist detained by Chinese police in Xinjiang reg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