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此存照】颂歌新赛季•知识分子篇(一)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江胡二位请靠边站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选编

强世功:中央治港全面进入「习近平时代」(「十九大报告」系列解读之一)

来源:《明报》2017年10月24日

强世功: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这里用「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3个概念,实际上是分别概括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和习近平时代。

虽然内地媒体有人也习惯地将习近平称为第五代领导人,但在官方正式档桉和媒体报告中鲜有用这个概念定位。这种定位实际上将历史时间理解为一种自然时间。

然而人类历史不是简单的自然时间均匀延续。政治生活在本质上不是自然的。政治是人为创造的,我们所说的历史也始终是人类创造的。因此历史时间绝非牛顿物理学的自然时间,其本质上是政治时间,甚至用来纪年的曆法最终也是政治产物。政治进程形成的不同时间节点为我们提供了划分历史时间的坐标,由此我们才有古代与现代的划分,才有「1840年以来」、「1949年以来」和「改革开放以来」这样的时间划分。

以自然时间为坐标的代际政治很难成为建构政治时间的充分依据,十九大报告不再用这种代际政治的自然时间来建构中共历史,而是採用政治时间的叙述模式用「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3个历史阶段划分,着重体现每个时代党领导国家做出的历史贡献。事实上这种政治时间的叙述模式也曾是过往一些党代会报告採取过的历史叙述模式。比如在江泽民的十五大报告中就用辛亥革命、新中国建立和改革开放3个政治时间节点来定位邓小平理论,从而让邓小平与孙中山和毛泽东一样成为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奠基人。

十九大报告採用经史结合、以史解经的叙述方式,将中共的历史叙述变成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理论经验总结,从而展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也可称之为「习近平时代」。十九大报告就是全面阐述习近平所开创的这个新时代。中央对港澳的方针政策是这个新时代的产物。

 

 

 

强世功:「习时代」战略构想:现代化的中国方案(「十九大报告」系列解读之二)

来源:《明报》2017年10月26日

 

十九大报告对习近平时代的定位首先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定位,从毛泽东时代到邓小平时代,再经历江泽民和胡锦涛发展到习近平时代。在十八大之前,一度有不少人将邓小平时代与毛泽东时代对立起来,用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来否定毛泽东时代;有人则试图用毛泽东时代来否定邓小平时代。用十九大报告的概念来说,当时中国面临双重危险:重蹈苏联崩溃覆辙的「改旗易帜的邪路」和回到改革开放前的「封闭僵化的老路」。

在这种危机的历史关头,习近平担任党的总书记,採取一系列措施,尤其全面从严治党、高压反腐,可谓力挽狂澜。十九大报告中对这5年的总结是「极不平凡的5年」,是「历史性变革」的5年。正是这5年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奠定了习近平在党内核心的领袖权威地位。

习近平时代不是自动到来的,而是领袖领导人民干出来的。领袖依靠人民,人民信任领袖。领袖、政党与人民群众的良性互动,既是马列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革命历史的经验总结。十九大报告既是习近平带领人民迈向新时代的政治宣言,也是迈向新时代的行动指南。

如果说马克思、恩格斯提出共产主义构想并在西欧开始实验是第一阶段,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和中国等模彷苏联模式是第二个阶段,那么从邓小平开始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习近平时代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趋向成熟定型,可看作是第三个阶段。因此,十九大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阶段,不仅对中华文明史具有重大意义,而且对人类文明具有重大意义,用报告的话说就是「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桉」。这就意味着习近平时代不仅要在共和国历史、中华文明史、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中加以定位,而且要在全球文明史中加以重新定位。

现代化道路的中国方案探索不仅在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且为所有受西方压迫的后发达国家实现现代化提供了新的选择。中央用「中国方案」就是强调中国绝不会像西方那样将自己的发展道路强加给其他国家,而是提供一套思路和方法,让其他国家根据自己的国情来探索本国的道路。

 

 

 

强世功:习近平思想:马克思主义再次中国化(「十九大报告」系列解读之三)

来源:《明报》2017年10月29日

 

习近平时代的宏伟蓝图是通过历史展现出来,但在经史不分的叙述传统中这种历史叙述背后隐含一套哲学思想。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个概念,实际上就是提出了习近平思想。和毛泽东思想一样,习近平思想不仅是习近平个人的思想,更是全党集体智慧结晶,是马克思主义第三次中国化的产物。因此要理解习思想精髓与核心内涵,首先要理解中国人现代命运。

 

十九大报告23次提到「斗争」,在历次党代会报告中实属罕见。可以说这种追求主人品格的斗争精神乃是习思想的灵魂。没有斗争就没有发展,唯有斗争才能适应时代潮流。「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而不会等待犹豫者、懈怠者、畏难者」,十九大报告这段话是对两种人格的最好说明。

 

相关阅读北大教授强世功:理直气壮地说党比法大

 

因此中共不仅是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和中华民族先锋队,也是中国文化精神先锋队。其斗争精神恰恰体现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君子自强不息」的中国文化精神,正是这种斗争精神让中国人呈现出「苟日新,日日新」精神面貌。因此在十九大报告「新」这个字被广泛运用,「新时代」、「新格局」、「新理念」、「新举措」等,仅「创新」就出现59次。

 

从1956年八大以来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生产力间的矛盾,而十九大报告第一次提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意味从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进入习时代无疑是一次历史性跨越。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必然意味共产主义核心价值的中国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相融合构成新的道体。由此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不仅仅是经济和政治复兴,而最终是中华文明伟大复兴。如果说中华文明曾经面临西方佛教的挑战而历经宋明理学实现了第一次伟大复兴,面对近代以来西方「新教-自由主义」的挑战,我们正在经历中华文明第二次伟大复兴。

 

 

胡鞍钢:“习近平经济学”的理论创见

来源: 《人民论坛》2017年6月上

胡鞍钢: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导,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

 

相关阅读

胡鞍钢:中国集体领导制优于美国总统制(2013年08月)

胡鞍钢:“三只手合力”是习近平经济思想的重大创新(2016年1月)

习近平总书记及时作出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为了认识、适应、引领新常态,党中央及时提出了“习近平经济学”政策框架,使得中国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优化、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化。从十八大以来制定和实施的一系列政策来看,“习近平经济学”已经具有非常明显的政策框架性质。

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言:“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习近平经济学”来源于中国实践,又指导中国实践,这就形成了新理论指导新实践、新实践丰富新理论的良性过程,不断丰富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和创新实践。

 

“习近平经济学”既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性发展,又是与宏观经济理论的创造性融合。其不仅是“中国之道”,更是“世界之道”;不仅是推动“十三五”乃至更长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理论指引,更会成为推动世界从“逆全球化”走向“新全球化”的思想号召。

 

 

杨光斌:习近平的政治思想体系初探

来源:《学海》杂志2017年第4期

杨光斌: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新时代新挑战呼唤新思想,习近平的政治思想体系包括但不限于:从文明基因出发的历史哲学,强调政治制度“决定性作用”的政治经济学,以国家治理能力为核心的国家治理理论,以公正社会为导向 的改革和社会建设方向。这些思想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推动了政治经济学的发展,也是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坚守和推动,因而值得从学理上加以研究。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多语种图书出版(图片来源:新华网)

 “文明基因”意义上的历史连续性,是贯穿习近平历史哲学的经纬,习近平总书记也是新中国以来最重视文化传统和文明基因的领导人。新中国前 30 年主要是在破旧中立新,因此对传统文化主要是“破”的立场;改革开放后 30 年对传统文化的态度模棱两可,领导人说不清因而也很少讲。但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多种场合多次强调传统文化和文明基因之于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性。

中国的价值体系无疑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 2014 年 2 月 17 日在党校讲话中指出,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首先包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套价值观不是空洞的,在实践中通过一套历史哲学和治国理政的新政治经济学而展现出来。换句话说,习近平总书记的历史哲学思想和新政治经济学思想都指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在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新政治经济学认识论的视野之下,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成败主要在于国家治理能力;而指导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发展理念或者目标则是国内的公正社会以及“人类命运共体”的世界秩序。习近平思想体系具有重要的现实和历史意义,是 21 世纪的马克思主义。

几年来,习近平的政治思想已经带来政治生态的明显改观,中国正在形成一个更加有规矩的社会,生活在其中的百姓更有确定性。看不见但能明显地感受到的改变是,习近平政治思想的实践大大提升了我国的话语能力,中国人有了更多的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

 

相关阅读:

 

 

2017年11月2日, 3:43 上午
编辑:
分类: 立此存照
China Digital Times is supported by the Berkeley Counter-Power Lab | 2011 Copyright © China Digital Times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