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阅读:中国数字时代︱中医爱国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11月16日表示:之前开办一家中医诊所可能需要数月半年,甚至两三年的时间,现在改行备案制后,只要材料齐全且符合备案要求的均予以备案,并当场发放《中医诊所备案证》,当日便可施诊。但备案制下的中医诊所必须百分之百提供中医药服务,不得提供西医西药服务,以及中医微创类技术、中药注射剂、穴位注射等存在不可控的医疗安全隐患和风险的中医药服务。”

 

 

以下摘录自该网站征集的回答——

 

 

孙旭阳  资深媒体人:

中医诊所由审批制改备案制,当场领证当天施诊。这样的政策非常好,前所未有地好,我坚决支持。

对于中医粉来说,中医诊所由审批制改备案制,会导致以后的中医诊所比现在的推拿按摩场所还要多,满街都是老中医,中医粉几乎可以随时随地接受祖国传统医学的诊治,享受纯天然无毒副作用的中草药的调治,更有拔火罐、刮痧、推拿和放血等自然疗法的加持,身心通泰长命百岁,自然不在话下。

到时候,中医粉再在手机上看到有人在黑中医,大可以随时钻进路边的中医诊所,用自己的身体和钱包,来反击中医黑们的无理诽谤。再说,有关部门还有个贴心的规定,中医诊所不得提供西医西药服务,所以,中医粉可以一生徜徉在中医诊所里,不受西医西药的毒害,这场景想想都感动得要哭。

中医诊所遍地开花,也让很多中医粉少报销了不少医保名录中的开支,无意为中医黑们腾出大量的医保经费。要知道,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医粉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不但可歌可泣,更会利国利民。中医诊所不但自己赚了钱,还为国家节省了大笔开支,所以必须减税,并且为营业额达到一定规模的诊所颁发锦旗。

就让那些中医黑都去哭吧,我就安静地等待中医诊所如雨后春笋般崛起,我要赞美伟大的中医时代。

 

张丰  媒体人:

这可能彻底摧毁中医。

新的办法,表面上是支持中医的,让中医从业变得更容易,本质上却是彻底反中医的。因为这种制度设计,没有把中医当作是严肃的东西在对待。让每个人都成为中医,可以给每个人看病,哇,真是繁荣了,但是现实却不会这样。

我们把传统与现代这个区分,变成了中西之争。这只能说明,中国的传统医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所谓中医,也开始量体温、测血压、拍片子了,这本来都是好事;很多地方的中医,本来审批也越来越严格了,这也是好事,这会促使传统医学更快转型。

但是,如今的所谓新政,其实是对中医的一个嘲笑。谁都可以开,不用审批,备案就行——那些为了资质深入学习的中医,是该哭还是该哭呢?以后,中医就是零门槛了,那就真的没什么中医了。

 

韩福东 资深媒体人 专栏作家:

可以说,这一政策的推出,用心良苦,多年来,中医在现代医学的挤压之下,一直有坚持不临床实验、坚持将可致癌物质入药的优良传统,虽然有很多人因此得了肾衰竭、肝癌乃至死亡,但个人的牺牲相较于民族整体医学的昌盛,都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在强大的扶植之下,中医取代西医指日可待。希望有一天,我华夏大地,只有中医,没有西医。这样才可称为民族崛起。

有批评者说,中医本身非科学,且市场上充斥了各种各样的骗子和唬人的民间偏方,让中医诊所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会加剧中医市场的混乱,对人民财产和生命安全也是一种莫大的威胁。

应该说,这种批评并不背离事实,但要看到,我国医学市场现在的主要矛盾并非公民个体受到中医虚假疗效的欺骗而延误治疗乃至致死,而是来自西方的现代医学在不断蚕食我中华固有的医学空间。最近,美国《科学》杂志的子刊发文称,很多中药中所含有的马兜铃酸中的毒素不仅可致肾衰竭,还引发肝癌。更早些时候,在我国秘方保密的云南白药,也因含有毒素,而被海外曝光,导致这么伟大的中药的疗效在国外完全不被承认,需要去除毒素以保健品名义售卖。这真是欺人太甚!

中国人可能要牺牲一两代人的健康,扶植一下中医药了!

 

沈彬说话  资深媒体评论员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

现在,《(专长)医师资格证书》还是分为2类:

  1. 师承人员
  2. 经多年中医医术实践的人员

简单地说,跟着老师,或者不用跟着老师(具有医术渊源),学习5年,再找2个中医推荐,考核拿证。

不用上正经大学,找老师学5年或者所谓有“医术渊源”,再找两个同行推荐就能拿证,就能办诊所。

嘿嘿,当年“工农兵大学生”也不过如此吧。

什么叫“医术渊源”?

医术是靠系统学习来的,又不是性病,通过生植器传播的。你太爷爷是李时珍,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

比如前几年,有个骗子——刘太医。他的真名叫刘弘章,他与儿子二人自称是明朝永乐太医刘纯的第24、25代承袭人,搞出诸如“吃晚饭死得早”、“肉块能吃死人”的“治疗”。刘太医也有“医术渊源”,老祖宗是太医啊。

 

唐映红  心理学专栏作家  PsyEyes创始人:

关于中医的是非已经说得太多,明白人自然明白,糊涂的人苦口婆心爷不会领你的情。特别是,中医又有强权加持,批评它的兴趣都没有。

所以,中医诊所哪怕比公共厕所还多并不是坏事,只要不禁止现代医学,无所谓。相信中医的,按照他们相信的观念选择,治好了自己知道,吃死了关别人屁事。

因此,下面告诫只是给那些不相信中医的人。至于中医的拥趸,你们的春天来了。

不接受任何现代医学以外的中医诊所或科室的诊治。随着审批制变备案制,门槛的降低必然带来骗子横行。即使是现代医学,如果行医门槛降低,也必然骗子当道。好在,现代医学仍然有些严格的准入门槛。

即使是现代医学机构提供的药物以及治疗方案,确保不含中医药成分。诊所门槛降低,必然药物标准也会门槛降低。而且,或许会以权力要求现代医学机构提供的诊疗方案必须加入中医药成分比例。因此,不去中医院,拒绝处方或治疗方案中的中药成分。

任何药物,或者治疗方案,无论吹嘘得如何天花乱坠,只要没有经过现代医药学方法的检验证明它有客观疗效且毒副作用清晰可控,最好的方式就是一概拒绝。而且最好是不受权力污染的独立检测机构提供的检测报告。

让相信中医的人们接受中医的诊治,让不相信中医的人拒绝中医的影响,各得其所。不相信中医并拒绝中医药,只接受现代医药的诊治,因此而不治短命,自己选择。正如相信中医的人接受满街的中医诊所诊治,活了一万岁,自己的选择。

反正我是拒绝一切中医药诊治。爱谁谁。

 

秀娥50237121:

决策英明,百姓幸事。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为百姓服务乃是中医人责无旁贷的责任。大浪淘沙的时候到了,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国分忧,为民解难,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努力吧,中医人。

 

相关阅读:

 短史记|全国首套小学中医药教材,史实错误太多

林三土︱问答一则:中医古书说吃异性毛发可治疗蛇咬?

【网络事件】马兜铃酸:爱国要紧,致癌何妨

 【异闻观止】中国日报 | 有位中医粉他叫习近平

 凤凰周刊 | 大陆中草药肝损害调查:伤肝风险高 没事别乱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