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山打捕 | 全民思想审查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请安静。

对个人的思想审查一直是有技术手段可以实现的,就是耗费足够人力调查一切,最不济还可以将人逼疯致幻,在此基础上专业审查小组可以条分缕析,编织结论。

很多良心犯和思想犯的经历对此有淋漓解释。

如果不需要这么专业主义,大概只需要大量密探,捕风捉影加上暴力即可。这样可以把「 低端的思想审查」普及到一个相对广的程度。

比如东德告密者和文革举报人。

当然,专业的思想审查者对此看不上眼。他们关心如何对思想建模,优化算法。

大规模思想审查尤其全民思想审查取决于两个条件:思想可以被呈现得相对清晰;可以被大规模获取和分析。

放在今天就是:思想可以数据化;数据可以交给思想审查的人工智能来处理

是的,请安静。条件已经具备。

1

「 思想」是什么?

初生婴儿很快就开始思考,因为他正以完整的充分的感官汲取这个世界的信息,并对这个世界作出响应。

思想跟学习,交流,信息输入输出,选择,判断和意志这些词混合在一起。简单来说,如果每个人有一个数据仓库的话,可以对应很多很多数据,分为两类:表达;行为。

一、首先是一切表达。在今天来看,就是个人所使用的一切文字,一切符号。

先讨论符号。

昨天看到的新闻是可以根据instagram发图记录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有抑郁症——日常拍照这样的数据交给AI后,人们就开始尝试判断你的「 思想」了。

同样表情符也是思想,省略号也是,衣服装扮也是(视觉分析AI如果回到八啊九十年代会去抓喇叭裤、牛仔裤、染发、纹身—这在当时就是思想不端正)。

我们使用文字/语言/符号来思考,甚至有理论认为思考就是处理语言的行为。表达是某种外化体现,主要也以文字/语言/符号为主。互联网上任何表达都留下了符号书记,以文字为主。我们也基本以「 文字」来展开讨论。

来看看表达。

表达有对内对外两个向度,今天两者的界限正在模糊。以前思想的对内表达,文字化的方式就是记日记,写一封给自己的信,或者说所有写作都包含了跟自我的交互——人们经常借助书写来整理思绪,进行思考。

今天的日记工具和协作工具就是思想工具。特征是:

  1. 越老越多的工具都可以一键公开或者分享,丢到公共领域或者朋友圈这样的社交场域。
  2. 越来越多的工具是云存储,数据以某种方式可被审查,尤其在权力介入以后。
  3. 书写越来越多放入到社交网络里,包括自书写,比如twitter、朋友圈——社交作为人本性需求正在强化这个趋势。

我想说的是:个人对内表达这种思考行为一旦互联网文字化,它就是数据,接受同样审查的逻辑对待。比如在微信里面有对话、小程序和其它公号功能进行记录;比如开一个私密的圈子用于自说自话。更何况,放在云端的「 数据」。

这就是新时代的变化:狭义的个人思想已经更容易被数据化和分析。

新时代的第二个变化是,所有社交、对话都数据化了。人具有天生的社交需求,以前我们是放在当面进行,这种交谈难以被记录也可以翻脸不认。但是今天我们的社交完全依赖互联网,所有对话、文字、符号都被存档。

如果你有较多的亲密关系和真实友谊,那么社交需求会被极大满足。但是互联网正在减少亲密关系和真实友谊,把人拉进屏幕里,带来进一步的后果是,人们在互联网上不断社交、不断发言、不断表达,产生了庞大的数据——而又远远小于计算能力,这使得「 社交表达」中的个体,有更充足的数据加以描述和审查。

二、其次是一切行为。

行为有关的一部分是跟「 信息」有关的,它在「 思想审查」上的价值更加明确,这些主要是阅读、点赞、收藏等这些信息处理行为——这些一方面体现了「 思想的倾向」;另一方面思想不是无水之源,这些信息行为直接「 融入」到思想中。

人们认为自己不发言就可以躲过一切,但是事实上,一切都无处可躲。你微博上关注的对象,微信上的公号订阅,购买的书籍……它们某种意义上是「 思想」的另外呈现方式,而且数据清晰,可结构化并加以分析。

这些数据和计算从理论上来说没有难度,尤其是每个人、公号这种「 信息源」也就是「 思想源」上给以「 反动性」的评分,如果你接触的反动性思想源评分值达到警戒线,思想警察就可以约谈你,就如同你在淘宝上购买了可能非法物品或零部件一样。

另一部分是行为通过行为记录会变成数据。比如你的消费记录。我们正在将一切行为数据化,从跑步计数开始,到心率,到体重,到旅行记录,消费记录……这里提供了大量的「 蛛丝马迹」。我们会继续配合身份证和摄像头,通过无处不在的高清摄像头和视觉AI,对人加以更清晰的还原,或审查。

所以,思想是什么?思想是数据,符号数据,行为数据,存在数据库和云端,在结构化、算法分析,并可能提供API。

2

中国正在成为人工智能大国,巨额投入、海量数据、人力密集、人才优势、基础牢靠和资本驱动之下,政府政策支持和大力提倡进一步加速「 」的发展。

权力可以直接进入云,进入巨型互联网企业,对中小企业作出要求。这样,和思想审查有关的算法演化,可能比想象中的会发展得更快——大家的算法可以基于权力做为中心来交换,互相学习,并大量企业和人才主动参与其中以获得更多的「 资源」。

数据收集极大化,数据存储成本极低,智能算法发展迅猛,计算能力超强。所以,「 全民思想审查」就成为现实了…每个人都跑不掉的。

时代很美好。

人们剩下的选择是:只有一个「」,或者放弃任何思想。当然,这是一回事儿。

2017年11月7日, 2:04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