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在纽约 | 中国人是不需要隐私的?

前阵子的虐童事件里,据说有幼儿园的老师曾经恐吓小朋友说,“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可以伸到你家里来,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知道”。这句邪恶的话别说是小孩子,就是成年人听了大概也不免心中一凛,因为它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更甚于人身被控制或者身体被伤害的恐怖——它想要操控和摆布的是我们生活和思想的全部。

可是其实这种黑镜式的恐怖,这种后现代式的魔幻,已经不仅仅只是一种想象中的威胁,它正在快速地变成你我需要面对的现实。而我们每一个人都如那些幼儿园里无助的孩子,在这样无限长又无处不在的望远镜窥探之下,无力自保,或浑然不觉。

最新的一个例子是360。这家公司生产的监控摄像头有一个直播的功能,安装了摄像头的商家可以把监控画面实时向全世界直播。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只要打开360摄像头的APP,就能看到正在直播的餐厅和网吧里坐着哪些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如果这些商家公开了定位信息,理论上任何一个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找过去。

有自媒体根据定位实地探访了几家正在直播的餐厅。在其中一家餐厅,女记者拿着手机给正在用餐的一男一女看,那两人这才知道原来有无数陌生人正在窥探自己吃饭的情景。更可恨的是直播还有弹幕,有人不怀好意地发弹幕评论说——这女的是小三吧?

看得让人毛骨悚然。可是更让我心凉的是大家的态度。按照我的想法,这件事无论如何应该算是今天的头条新闻,比任何一条社会新闻和娱乐新闻更值得关注,因为它关系到、影响到了我们每一个人。

可是事实上,最早报道这件事的微博,在几天的时间里只转发了四万多次,相对于微博庞大的用户基数来说,这个转发数实在算不了什么;在朋友圈,最早的那篇公众号文章,点赞也不过寥寥数千,而且并没有形成刷屏——无论是在微博还是微信,这件事都只能算是中等热度,不温不火,有人在关注,但没有那么多。

后来我到网上搜了一下,才发现360的监控摄像头直播并不是刚刚出现的,它已经悄悄地运行了好几年。早在2015年5月,知乎上就有人提问:“如何看待水滴直播等平台直播教室、商店等的监控?”

那个问题的回答里,有人说自己看到了内衣店的直播。还有人贴了一张直播画面的截图,是河南一所中学高三某个班的教室,46351人观看,点评着教室里每一个高中生的一举一动,看着他们上课、做小动作、窃窃私语,把孩子们正常的谈话歪曲成打情骂俏——而这一切,那些孩子自己毫不知情。

按正常的思路,做出这样严重侵犯大众隐私的企业,应该会被告上法庭、被政府监管机构重罚吧?可是并没有,360依然风光无限。

两年多前知乎的那个回答,并没有引起多少声响;而这一次,至少从目前来看对360也不会造成什么公关危机,大概最多两三天就会风平浪静。

360那两条简陋轻佻充满儿戏的公告,与其说反映了他们专业能力的缺乏,不如说是反映了他们漫不经心的态度——他们可能真的不觉得自己犯了多大的错,就像大多数中国人,真的不觉得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监控、被直播、被无数双眼睛窥视是多么大不了的事。

在国外,安装了摄像头监控的公共场所,一般都会有这样的告示,行文虽然有所区别,但意思都差不多。这些告示,对于心存不轨的犯罪分子来说是一种威慑,而对进入这些场所的普通守法公民来说,则是一种告知,是对他们知情权的一种尊重和保护。

今天的中国,可能已经是全世界摄像头最多的国家,你去的每一家餐厅、每一个医院、每一个街角,甚至一个普通的小卖部,可能都有监控在录下你的一举一动。可是,你看到过多少这样的告示?至少我印象里,似乎一个也没有看到过。

360也辩解说,他们要求商家在直播监控视频的时候,需要告知顾客。但是事实上,几乎没有商家这么做,而360也没有对这些商家采取任何措施,而是放任他们继续直播。

谁能想象,原本是用于维护公共安全的监控摄像头,竟然演变成了千万人在网络上满足自己窥私欲的工具呢?真是讽刺。

只能说,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心怀要当big brother的野心。而这种野心一旦没有任何限制,就会肆无忌惮地发展。

中国人是没有“私”这个概念的,这个私,不仅仅是隐私,更是指相对于公域而言的“私域”。私域的一切,包括物质财产,也包括思想和言论,都属于个人的范围,神圣不可侵犯,任何其他人、包括政府都无权干涉。公和私的界限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模糊的,因为没有私域的概念,所以对于自己的私域被侵犯,也就不太当回事。

再引申一点,个人空间也是一种“私”。你看在公众场合,在排队的时候,在地铁和公交车上,人和人之间互相推挤,毫不在意身体的接触,就是没有个人空间的表现。

在这一点上,美国人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他们对私域的看重和拼死维护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2013年,斯诺登曝光了美国政府秘密监控监听民众电话和网络的棱镜计划,在美国引起举国震惊,而奥巴马也因此支持度大跌,成为他执政期间难以回避的一个历史污点。

奥巴马辩解说这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这个理由可以说服其他国家的人,但是没有办法说服美国人。有媒体做的调查表明,有超过60%的美国人认为,不应该把国家安全置于个人隐私之上,如果两者之间只能选择其一,那他们宁愿选择保护个人隐私。

可以说,对美国人,保护私域是和家庭一样重要的核心价值观。这个价值观的养成,最早还要追溯到18世纪从英国逃到美国的那一批人,他们就是吃够了大英帝国的警察随意进入私人房屋搜查的苦头,才在建国后把“人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无理搜查和扣押的权利”写进了宪法第四修正案。

私域的概念为什么重要呢?因为它有助于一个人独立人格和尊严的养成。一个社会的活力,一个社会的创造力,来源正在于这样的独立人格和尊严。

2017年12月16日, 7:3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