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友 | 失望和愤怒:北大反校园性骚扰倡议信的后续

【编者注】文章发布者的微信已被封杀,暂无法确切获知原作者或其公号名,但应为《北京大学学生实名要求建立校园性骚扰防治机制的公开信》作者顾华盈(文末附公开信全文)。目前该文在社交媒体以图片形式传播,由本站转化成文字。

原文作者微信账号已被屏蔽;网页截图

继倡议信发出之后,收到的反馈除了bbs上非常官腔又不能够回复的一个声明(没有多少具体而有用的信息),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关于有关部门会考虑、会将校园性骚扰制度化(同样没有多少具体而有用的信息)这种消息,再无其他。倒是我的学院领导,还不止一位,突然冒出来在网上联系到我,一面对我的近况表示关心,一面试探我的意向并暗示我“不要被人利用”。

这几天陆续听到的关于校方的态度,算是我决定写这篇文章的一个导火索。总之,校方的态度大概有这么几点:首先,学校不会再对倡议信有什么别的回应了,因为学校觉得自己在相关制度层面已经涵盖了,在师风师德、校纪校规中都已经提到了;其次,学校觉得支持倡议信的同学们都被当枪使了,因为很多高校都在同时做这件事,所以学校认为这是有组织的;还提到了一点,致 教育部反校园性骚扰的信中,北京大学的联名排在第一位,学校认为这是故意在利用北京大学的名字在搞事情。

我在听到这些官方态度时,是这么想的。首先,学校在制度上涵盖了相关的点,那为什么校园内还有各式各样性骚扰的新闻传出?还是那句话,嘴是能堵住的,人心却是堵不住的。中国高校性侵性骚扰的普遍程度是什么样子的,绝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不然也不会有什么“保研路”的说法广泛流传。制度都是存在漏洞和盲点的,这也是制度不断有人监督和制约的必要性,所以才会有几百人联名希望倡议信被学校关注到,师生共同促进制度的进步。学校如果有相关制度,这很好,那么就大大方方地公布出来,请大家共同监督和更好地完善建设,何乐而不为?第二点,就算写信这个行为是有组织的,难道有组织就有什么错么?一项高校制度建设想要推进下去,难道不需要有组织么?就算进行一次春游,还需要组织呢,做一件事情,就不能有组织了吗?如果没有组织的话,单凭一个人或几个人去发声,学校官方就会理会么?这就像是农民工讨薪一样,如果不是好多农民工团结到一起才使声音大了起来,仅凭一个人的力量,就能讨回来公道么?那样的话,“农民工讨薪”也就不会成为一个社会热点话题了吧。那么农民工他们被谁利用了吗?他们有组织的去讨公道,是特地要计划着去搞垮什么官方体制这样的阴谋么?同样,发起有关反对性骚扰的倡议,就是被利用专门用来搞垮官方体制吗?还不是因为在身边切切实实地听说过、目睹过、甚至亲历过这样不公正的事情,而凭个人之力单独发声又要面临诸多困难和舆论的二次伤害甚至不能够成功地讨回公道,大家才聚到一起,希望发出的声音能被重视起来。还有关于为什么致教育部反校园性骚扰的信中,北京大学的名字排到了第一位。并非是北京大学打着大旗要领导什么运动,而是所有学校都是按照汉语拼音排列,北京大学就刚好排在了最前面。敏感成了这个地步,以至于连汉语拼音排序都看不出来,我想请问一下学校官方,到底在紧张还是恐慌什么?

还有关于“被当枪使”“被利用”“要用成熟的方式”这些个官方说法,我也是挺困惑的,因为貌似学生发起的所有热点事件一出来的时候,这种车轱辘话免不了就要轮番出来滚上几个来回。难道这就是官方的“以不变应万变”?可是我也要批判一下学校官方应对方式的不足之处了。车轱辘话听多了,未免难以使人信服。有理有据,不应该只是学校单方面要求学生要做到的,学校自身更应该做到这一点。每一次有事情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被利用”论往上面一套,就用手不管,也拒绝与学生进一步沟通,这并不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场所应该有的态度,也不是一个明事理并且真正关心群众的官方体制应该做出的选择。“当枪使”,这种论调可以说是相当陈腐了,大学生就一定是冲动而不成熟的吗?不管怎么说,也是接受了高等教育的,有着成形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学生说到底也是活生生的人吧,如果学生被当枪使,那么其他人同样也有被当枪使的可能性。怎么就能确定,那些想要封住学生口的人,他们就没被当枪使?因为封口的人有绝对的正确性吗?呵,那是“君权神授”的时代才会有的说法。难道就因为学生尚未过度浸淫在那些社会的暗面还没有与之同化,难道就因为学生的眼里容不得这个世界的杂质,学生这个群体的发声就要被轻视和鄙夷吗?难道就因为是学生,就人微言轻了吗?那北大年年隆重歌颂的一二九到底还有什么意义?说年轻的人“不成熟”,这就像父母总是试图控制孩子,便对孩子说:我吃过的盐比你流过的汗都多,以此试图证明他们经验更丰富,所以对事情的判断更正确。可是如果全天下的孩子都百分之百听父母的话,那么这个时代就不会发展,社会不会进步了。因为一切都是上一辈的旧思维,一切将完全停滞不前。

我也当然明白各方面都抱有不同的目的,官方有官方的目的,媒体有媒体的目的,外媒有外媒的目的。但我并没有在官方的回应中看到哪怕是一点点的善意,那我为什么要坚定不移地听信官方,任由官方删帖、封口、消灭我们的声音和言论自由。坦白说,学校官方的态度让我十分心寒,甚至让我觉得,哪怕和媒体站在一起,也比和学校站在一起更让我好受一些。并非没有信任过学校,并非没有站在学校的角度考虑,只是这个时代的高校,太让人失望了。我很理解,官方体制是一个非常复杂庞大的运行机制,正像“关心”我的学院老师所说那样,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并非我都能懂。但我想说的是,哪怕是维护体制的人们,那也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啊!也是做爸爸妈妈、妻子丈夫的平凡的人而已。这些找学生谈话警告学生不要闹事的老师们,设想你们能容忍得下你们的儿女被不公正对待、你们至亲的爱人被欺压么?你们也一定不想看到你们的下一代生活在一个这样令人恐慌却无处诉说的环境中吧。如果你们早已经习惯了彻底被权力规训,我们不强求你们去做什么,但请给向着光明处努力爬着的我们哪怕一点点空间。尽管如此挫败,发声那么艰难,我们也没有放弃,我们依然在做着校园调研,想切实帮助将制度完善好,让校方看到我们的诚意。如果连这一点星星之火都要掐灭,那我想象不出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你们看得到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吗?你们围起了一个墙,只是在墙里自说自话而已。如果把我们的故事讲给全世界听,那么大部分的人一定觉得你们不让我们说话的做法是多么荒谬。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的删帖,不让传播,因为有些人怕这堵墙垮掉之后,这种荒谬被别人看见,因为太恐惧了,所以要压迫,甚至迫害。所谓自己内心是什么样子,看别人就是什么样子的。请放下你们的紧张和害怕吧,我们并非想要谋害什么,我们只是想要和你们沟通、一起建设。也请你们不要觉得有了权力就无所不能,毕竟历史不是在墙内就可以决定得了的。

语言有些激烈,但愿所谓“庞大而复杂”的体制,不会真的跟我们计较这些。

附:《北京大学学生实名要求建立校园性骚扰防治机制的公开信》

图片来自:新浪微博 @我们与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