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復辟終身制的苦衷

习总日记
(2018,3,3)

诗曰:大千世界,一惊一乍;革命重担,十里山路不换肩。

当年被中央领导选为接班人,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兴奋,紧张,高兴,忧虑。兴奋是因为终于要熬出头了。紧张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五年,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高兴是以憨厚笨拙战胜了精明能干的薄熙来。忧虑是满朝文武没几个好东西。

2012年11月前,我拉着胡锦涛同志的手恳求道,锦涛同志,请您继续把革命重担挑下去。胡锦涛为难地说,我倒是愿意干,可宪法不允许啊。我问,宪法是怎麽说的?胡锦涛回答道,宪法规定连任不得超过两届。我又问,是谁干的?胡面露难色。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咱改宪法。胡压低嗓门说,难。他不会同意的。我急急地问,谁?胡指了指我背后。我回头,呀,江泽民同志,您什麽时候来的?

江把脸一沉,说,不是我不同意,是其他人不同意。我问,有谁不同意?江回答,邓家、叶家、李家、王家,红二代都不会同意。尤其是那个陈小鲁,他曾当面威胁我说,你敢修宪取消连任两届限制,我就死给你看。我再问,还有谁?江回答道,多了去了。体制外公知,异议人士也会反对。我感到奇怪,问,关他们什麽事?江苦笑道,这要怪我们共产党,整天教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人家当真了。

我郑重地对江泽民和胡锦涛说,我去说服红二代家族,请他们以中国共产党家业为重,让胡锦涛同志继续担任党总书记,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我们不能学西方那一套,整天换来换去,不利于中华民族复兴大业,不利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胡锦涛面露喜色,连连点头。江泽民显然不悦,他说,近平,我看你不用枉费心机了,他们铁定是不会同意的。我不轻言放弃,争辩道,万一他们同意呢?江泽民有点火了,说,即使他们同意,连任也是我连任,而不是他。我还活着呢。

于是,2012年11月15日,在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我被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次年3月14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被选为国家主席。在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上,才能真正了解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领导干部的真实情况。所以才有了上任之后,把反贪腐放在第一位,老虎苍蝇一起打。五年过去了,有人算过,我打的老虎苍蝇加起来,比毛主席十年文革时期还多。然而在十九大期间,盘点第一个任期内反贪腐成绩时我突然发现,要打到让领导干部不想贪不敢贪是不可能的。他们继续顶风作桉,一边旁观同僚因贪腐锒铛入狱,一边继续贪腐,而且是无官不贪,包括政治局委员常委。自己不贪家人贪。怎麽办?难道要把共产党的家业拱手交给那些贪污腐败的接班人?

不能。坚决不能交给像孙政才那样的贪污腐败分子。遍观政治局,观中央委员,没有一个乾淨的,除了我以外。怎麽办?怎麽办?我与胡锦涛同志商量。胡锦涛说,近平,既然如此,只好委屈你了。搞终身制吧。你领导,我放下。至少不会找我家人的麻烦。我找江泽民同志商量。江泽民说,我活着时你别动我儿子,这样总可以吧?我大哭而归。

回到家还是哭,连哭三天三夜。还好宪法没有规定不得连哭三天三夜。连哭三天三夜之后,终于感动玉皇大帝,派家父显灵。家父问明缘由之后,问,果真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还是你自己想当毛泽东第二?全世界都知道家父最恨毛泽东搞个人独裁。我一边抹眼泪一边把《中共中央委员以上领导干部贪腐情况调查报告》递给他。家父匆匆一瞥,哀叹道,没想到我离开才16年,你们就把共产党搞成这副模样?我赶紧撇清道,不是我,是江泽民胡锦涛干的。家父说,我也知道你没那本事。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你就好好干,千万不要辜负党的培养和人民的期望。我回去禀明玉皇大帝,让他派悟空悟能下凡来帮你。

接下来是深入细緻的思想工作。邓、叶、王、李、朱家等都能面对现实,沉默接受,只剩下陈小鲁最后一个堡垒。双方你来我往闹得不可开交。最后我实在忍不住,说了句,你不答应就算了。

回到家向丽媛一五一十作了汇报。丽媛说,你可不能随随便便就算了。我说我一不想学毛泽东,二不想学袁世凯。我这麽做全都是为了党为人民着想,既然有人不理解,反对,那我只能勇往直前,不管他人说三道四。党信任我,把重担交给我,我没有选择,只能继续做下去,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之前不换人。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8年3月15日, 9:11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