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学文 | 被诅咒的李敖

李敖今天死了,消息传来,大陆社交媒体上大多是一片嘲讽诅咒之声。躺在沙发上刷手机的女友,突然发出惊呼:他终于死了!对女友的如此反应,我完全理解。李敖长期对女性的变态作为应该得到如此评价。

几年前在北京,与一位台湾知识分子闲聊,谈及李敖,他说:现在在台湾,几乎没有人敢惹。我闻之失笑。李敖晚年居然成了这样一个让人害怕的混世魔王,这真让人感到人世易变。

和许多大陆70后出生的知识人一样,我年轻的时候也崇拜过李敖,他激烈反传统的思想和对国民党独裁统治的犀利批判,曾深深吸引了一代文青,其偏向自由主义的理念伴随着嬉笑怒骂的文字特别契合大陆青年人的精神世界,具有强大的传播力和启蒙之功。

然而,近二十年来,那些曾受过李敖影响的青年,最后都被李敖晚年的诸多言论所激怒,以至于成为如今偶像倒掉后的鞭尸者。考察其间的变化,可发现:李敖晚年获得的诅咒与他被大陆主流意识形态所容纳的程度正好构成了正比。大陆青年成长了,而李敖却堕落了。

有人认为李敖的堕落与他的文人身份和个性有关,其实也不尽然。世间文人多矣,如李敖般的变脸之大者却不多见。我以为,李敖的堕落与他的大中华主义理念颇有关系。基于台海大半个世纪的历史关系,李敖晚年全身拥抱大中华主义,完全罔顾与无视大陆的ji权语境,不仅是理念的糊涂,心智上的愚昧,更有投机心术的不轨。这样的李敖,只可能得到大陆觉醒者掉头不顾的诅咒。

如果从思潮变迁的角度来看,莫之许的评论很有道理:“李敖在大陆的名声,也与特定历史背景有关,李敖反传统的自由主义立场,刚好接上了80年代大陆的启蒙思潮,而89之后,大陆自由化话语遭遇整肃,李敖则填补了这一个空白;在当时,李敖文中骂的是国民党,大陆读者的脑海里则多半会自行代换为,以上种种都放大了李敖的光环和影响,成为不可复制的现象。”确实,任何一个文化人物的流行与被追捧,都离不开当时的社会语境。当曾经舞台上的正角突然扮演起二丑起来的时候,大部分捧场的观众会觉到自己受到了精神上的背叛,嘘声一片离席而去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此时此刻,大陆还是那个大陆,舞台没有变化,且朝着晚清帝制一路裸奔,为这个舞台洗地的二丑李敖如今寿终正寝,人们毫不留情的诅咒自然喷薄而出。

纵观李敖的一生,也许他更像一面镜子,警醒着人们不要背叛曾经的理想。

李敖今天死了,人们诅咒他的同时,也不要忘了他曾经点燃过一些人的心空。变脸后的他,活该获得诅咒,但愿上帝能宽恕他。

2018年3月18日, 12:3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