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清:致汴大外院学妹的一封信

注:该文在网络以图片形式传播。中国数字时代转为文字。

汴京大学 14级岳昕学妹:

你好。

素未蒙面,妄自称一声学长,我同来自汴京大学外国 语学院,只不过我是07级,虚长几岁。也许你看 过我演的校园电影,曾经勉强算有点热度,叫《此间 的少年》。我在那里面的角色叫令狐冲,是个满脑家 国天下、现实中却往往不尽如意的货色一一那是我眼 中大学生,甚至说所有有志青年应有的样子。可无 奈红尘滚滚,喧嚣里多少仗剑走天涯的梦止步于柴米 油盐,多少本该璀璨星空的灵魂凋敝于金钱树下,我 们总会有时间不再敢确定我们还能够坚持正确的事 情。小时总梦想能守一份正义、守一份宁静,长大了 进社会了便总一个不经意便遗忘了前者,只会苟求 静。

这一点上我做得也不好,也曾想过把坚守遗忘在茶余 饭后,也曾想过屈服世俗去做急功近利的事情,也曾 想过正义也许真的无法来临。我们只能默默接受自己 是一介草民无法掌控人生的宿命,甚至一度觉得所有 人终有一天都会这样,而我们还把这叫做长大。所以 即便汴京大学给过我许多,我谈起它时心里还是常觉 得失望,觉得它已不是那个能点亮中华的地方。

可当我这两日在网上见着你的信,我突然觉得我错评 了汴京大学这个神圣的地方,传承火炬的人从不曾缺 ,只是监管火炬的人早不是当年那些看着它燃起的 人。他们不再想怎么解决问题,而只想怎么解决提出 问题的人。

我知道你现在应正受着煎熬,会有无数人劝你放弃, 甚至你自己也可能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在一个错误的时 间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那是你的人生,我没有权利 指手画脚,我不会因为你满足了我内心对正义的渴求 就盲目地摇旗呐喊要你坚持到最后。我知道那要付出 什么,也许是你一年的人生,也许是你曾梦寐以求的 北大文凭,甚至可能是一直保护你的家庭。我很社会 地先想劝你一句量力而行,然后再说如果,如果那些 针对你的我们不希望来临的真的来临,如果有些人真 的比某些衣冠禽兽更把你视为大树的蛀虫–

我跟你一个历史系的学长,一个长头发叫葛旭的家 伙,一起创立了家公司,叫「孤独的阅读者」。有幸 这些年我们还没有向世俗低头,我们还在尽心竭力地 做教育教书育人,我们教历史、社会、艺术、哲学, 教各种人文社科的内容,希望能撑起这个浮华社会一 张安静读书的小桌。有幸我们找到了志同道合和我们 共同努力的几万学生,找到了能理解我们帮我们推广 为我们背书的商业伙伴,还找到了一群天南海北和我 们共同还秉承那最原始北大梦想的老师。我们断不算 过得大富大贵,但可以自负地说谈笑有鸿儒、往来无 白丁。如果你愿意,我们想尽我们的可能帮你:

如果你将来为工作发愁,又恰巧对教育感兴趣,你 是我们的后辈,我认可你的专业能力,孤阅下属的 三个学院都很乐意迎接你的到来,给你一份有意义 的工作,一份有竞争力的薪酬;

如果将来你在申请留学上遭遇瓶颈,我们来自哈佛 耶鲁等一众世界名校的老师愿意帮你出推荐信,让 你不要被眼前短暂的苟且阻碍了在更大舞台上展现 自己的机会;

如果你将来想自己开创一份事业,我们愿意把手里 的资源尽可能地都分享给你,让有责任有担当的人 能有机会唱响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当然如果你还有别的需求,我们也都愿意帮你,这些 offer一直有效,不以你是否继续坚持为条件,我们希望做你的后盾,而不是逼你上战场的刀剑。

当然我们也只是一家小公司,能做的暂时也只有这么 多,不知这些帮助能有几分用途。我不认识你,所以 只能连夜写这么一篇推文,希望你看到。我想还有很 多和我一样的北大学子也都会做一模一样的事,也希 望你不害怕,你所坚守的正义的正确的,是值得被善 待的。

毕竟,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有些话总得有人去说, 此方为北大精神。

汴京大学 07级外国语学院法语系黄河清

遥拜

2018.4.23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空间|北大岳昕

 

中国数字空间|高校性侵

 

中国数字空间|导师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