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来自微信公众号:brillera。原文为图片格式,目前已被和谐。以下内容由中国数字时代转为文字。

编者按:4月25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16级本科生李一鸣同学在自己的公众号“深约一丈”上发布了一封联名信,题目叫《就部分同学因申请信息公开被约谈一事致北大校方的联名信》。自沈阳事件曝光以来,北大校内同学与校方的沟通问题一直是校内舆论的旋涡中心,如何才能切实保护同学们的正当权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与思考。而今当校内同学以面对舆论风波为代价勇敢站出来发声时,我们不得不反思——是什么使得北大的同学们最终只能选择联名信的方式提交诉求?

事件轴线

2018.04.05

北大中文系95级校友实名揭发长江学者沈阳,声称其20年前性侵女学生高岩并导致其自杀

2018.04.06

北京大学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对沈阳一事发表《说明》,表示事件在20年前已经有了判决,学校一向重视师风师德建设,今后将继续加强师德师风建设。

《说明》当中对于事件真相的一带而过,引起同学们的不满。

2018.04.07

北京大学邓宇昊同学发表公众号文章表示将前往校办提交《信息公开申请表》,希望校方公开更多事件相关的信息,尽可能还原真相。这一诉求的提出为推动事情解决提供了可行的方 向。

当晚,邓同学被所在院系约谈,要求其刪除文章。双方僵持不下,数十名同学得知消息,深夜赶往约谈现场声援邓同学。约谈直至次日凌晨三点结束。

2018.04.08

在同学们与校方的良性互动下,校方公布了当年对沈阳的处理决定。该决定中的事实认定与高岩父母及好友等方面的描述有较多出入。

校内自媒体“深约一丈”的运营者、北京大学2016级本科生李一鸣对申请信息公开的邓同学做了专访,邓同学阐释了要求信息公开的合理性与必要性,得到大多数同学的认可。然而专访文章很快遭到删除。

2018.04.09

上午,十名师生向校方递交了信息公开申请书,同时在网络上公布交表情况,以降低公众的不安感,展现了北大同学的理性与风度。

交表之后,校方开始约谈相关同学。

2018.04.13

一位递交了信息公开申请表的同学在BBS上发帖,公布自己因交表而被约谈的过程。文章显示,在约谈过程中,学工老师用言语暗示有外部势力,要求该同学多加警惕,并用家庭关系警示该同学。

随后,出于某些原因,该同学在BBS上表示退出此事。第二天学院向该同学进行私下的道歉。

2018.04.14

李一鸣同学撰写文章反映了部分同学的约谈情况,文章显示除上述所说的同学外,另一位同学在约谈中被“指控”,学工老师认为交表同学存在与“”相联系的可能。约谈过程当中的谈话方式较为恶劣,所幸在同学们的声援下,此事以学院老师作出道歉为告终。

校方并未对此进行公开回应,文章很快被删除。

2018.04.16

当日早上9:00,校团委召开关于《北京大学反性骚扰有关规定(建议稿)》的意见征求会,但此次会议未向广大同学公开。

BBS上有同学表示,希望学校相关方面能以更加公开透明的方式推动事情解决。

2018.04.20

参与信息公开申请的同学们收到校方的回复:
1、讨论沈阳师德的会议级别不够记录。
2、公安局调查结果不在学校的管理范围。
3、沈阳公开检讨的内容中文系工作失误没有找到。

2018.04.23

上午,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岳昕同学写下《致北京大学师生和北大外国语学院的一封公开信》。信中显示,在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之后,岳昕同学被院系频繁约谈并于23日凌晨被辅导员带上家长前往其宿舍,要求其删除相关材料,最终致使其家庭关系出现严重危机。这封公开信引起校内校外舆论的强烈震动。

下午,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发布《情况说明》,称“始终尊重每一位同学的基本权利”。但是说明对于约谈过程的描述与岳昕同学在公开信中所说的情况存在极大出入。

晚上,三角地出现大字报声援岳昕同学。同时,北京大学官方微博遭到网友们的轰击。然而相关方面对此事依旧缺乏进一步的说明。

2018.04.24

人民日报评论发表文章《如何聆听“年轻的声音”?》,回应来自社会的舆论质疑,表态支持同学们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时,众多媒体介入北大约谈事件报道。

2018.04.25

李一鸣同学发表《就部分同学因申请信息公开被约谈一事致北大校方的联名信》,信中表示“针对岳昕同学的遭遇及校方近期一系列约谈行为”,关心此事的北大师生和校友对校方提起四点倡议,帮助落实和解决校内约谈制度。目前联名还在继续。

2018.04.26

截至发文时,北大校方对于约谈事件还没有公开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