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挪威最大报章《挪威晚邮报》大幅报道台湾留学生在挪威被迫填写国籍为「中国」一事,台湾正名行动组织拟向挪威当局提起诉讼。(受访者提供)

近日台湾在国际外交上接连受到打击,在挪威,有台湾留学生因为不满居留证上的国籍需要填写为「中国」,发起正名运动,甚至准备向挪威法院提出诉讼,不排除最后会诉讼到欧洲人权法院,事件唤起当地最大报章的关注。台湾学者分析,在现在台湾外交弱势的情形下,台湾人对自己的身份认同,将会越来越难。(杨默 报道)

挪威最大报章《挪威晚邮报》(Aftenposten)在周三(23日)报道事件,标题写上「台湾学生用自己护照入境,但如果想留在这里,就得接受挪威当局更改他们的国籍」。

争取为台湾学生正名的组织「在挪台湾人国籍正名活动」负责人、现在在挪威就读法学的约瑟夫(Joseph)周五(25日)接受本台采访称,自己在台湾本身也是执业律师,去挪威是学习人权法,当时他和其他学生在申请学生签证时,国籍只有「中国」这个选项,他们先后向挪威移民局和挪威移民诉愿审议委员会投诉,认为这样的做法,违反挪威宪法、欧洲人权公约以及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但投诉分别在去年11月跟今年3月先后遭驳回。挪威移民诉愿审议委员会称就算他们是被标注中国籍,也不会影响到他们在挪威的权利。

约瑟夫说,问题不在于挪威承不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而是他们的自我身份认同受到侵害,他们接下来打算向挪威法院对提出诉讼,争取身份认同权利,不排除会把案件上诉至欧洲人权法院。

约瑟夫说:希望在当地挪威的法院充份说明我们的诉求,充份说明我们的身份认同权,最终目标是说,能不能把案子带到欧洲人权法院审理。我们会不断的向法院说明,在国际的现实上,有非常多的事实依据可以支持我们认同自己作为一个台湾人,所以挪威政府也应该用弹性的方式处理我们的身份认同问题,而不是这样子用暴力的方式来绝对的抹杀我们对于自己的身份认同。

不过,约瑟夫说,他们预计向当地法院诉讼最少要90万元新台币,不久后会开放小额募款。

约瑟夫又说,之前在挪威国会的友台小组曾答应会向政府反映,但后来没有下文;而在前几年,当时台湾还有驻挪威代表处时,官员也说有关注事件,不过也是无力改变。

我们周五(25日)也向台湾外交部查询,获回应称他们已经了解事件,并在处理当中,正准备进一步的答覆,但至截稿前本台仍未获回覆。

台湾的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安组顾问曾复生说,这并不是单一事件,不论是台湾的留学生,或来自台湾的旅客都好,国籍问题一直都让不少台人不满,但他估计这些情况一般都不是大陆方面施压,而与大陆有邦交关系的国家,依据各自的外交政策去执行,他也预期对台湾民众的身份认同而言,将来会更加困难,蔡英文政府需要想到解决的方法。

曾复生说:这种状况可能会让整个国际社会注意到台湾现在的处境,这是一个重要的议题,慢慢发酵。这个已经不是一个单一个案,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应该不是对岸的影响力占大多数,我觉得这个是国际的惯例,他们根据他们政府一个外交政策的一个延续来做执行的动作,这是一个很困难的局面,将来会越来越困难。

挪威在1950年代与退到台湾的中华民国断交,并与中国大陆建交,直到2010年,因诺贝尔和平奖颁给《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令中国不满,至前年挪威外长到访中国,发表共同声明,两国的关系才正常化。据称,「」国籍这个选项被改为「中国」也是在2010年6月,与当年刘晓波获奖及中挪外交危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