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维权律师李和平、杨金柱抵制吊照听证会

维权律师李和平(资料图/新公民网)

知名中国维权律师李和平和杨金柱本周相继宣布,他们将拒绝出席或放弃当地司法局举行的律师执照吊销听证会。李和平还写下了一份弃权声明,抨击国内司法体制的愚昧。

中国政府对维权律师的“吊照”行动本周继续扩大。李和平律师的执照吊销听证会定在周四召开。他在日前发表声明说,他已经没有兴趣配合司法机关的这些假把式了,并拒绝出席。

湖南长沙的杨金柱律师周一接到省司法厅的《行政处罚案件当事人听证权利告知书》,拟吊销他的律师执业证书,并要求他三天内提请听证,否则视为自愿放弃。次日,他在长沙市中级法院门前摔掉律师证,称“这个律师证,杨金柱不要了!”

本台记者多次试图电话联系李和平和杨金柱,但始终无法接通。

在这些曾代理“709案件”的律师们看来,抵制司法部门的听证会是对政府暗箱操作的全盘否定。同时,北京维权律师谢燕益的吊照听证会现场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也让公众看到了中国政府毫无底线的维稳手段。

谢燕益律师在他的周三听证会前两次被强制传唤,他的妻子原珊珊因与警方发生冲突被扣留在派出所。当天,有三四十名来自各地的公民和律师前往北京律协旁听,但均被拒绝入场。来自香港Now TV电视台的一位摄影记者更在与警方周旋的过程中被按倒在地、面部受伤出血,其后还被押上警车带走。

现纽约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维权律师滕彪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在国内的很多同行对司法局形同虚设的吊照审核程序已不抱任何期许,因为他们长期受理的维权案导致他们注定会被剥夺从业权。

“(这些听证会)一方面是给公众看,让公众知道(司法部门)是按照所谓的法律吊销他们的律师证。所以既是给外界看,同时也是法律的一个要求。”

李和平在拒绝参加听证会的声明中说:“我是个较真的法律人,坚信一个程序严重违法的判决,一定是不公的、无效的。如果我被判缓刑的判决书都是在违法前提下做出的,那这个听证会其实毫无意义。”李和平在“709事件”中被羁押长达22个月,在饱受酷刑折磨后被迫认罪,并于去年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他还在声明中写道:“既然侦察就是酷刑驯服,起诉就是乱扣帽子,审判徒具躯壳,听证只是形式。”

杨金柱律师收到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上》列举了他的罪状,包括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的言论、扰乱法庭秩序和发表恶意诽谤他人的言论。杨律师是国内著名刑辩律师,被誉为“死磕派律师”代表性人物之一。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员、现居华盛顿的维权律师肖国珍认为,除了意识形态上彻底否认听证会的合法性,还有另一个原因可能促使这些即将受到行政处分的律师放弃听证权。她猜测,当局很可能还在继续对他们施加高压,迫使他们被动接受吊销执照的惩处,以此减轻政府日后继续迫害当事人和其家属的可能性。

她还说,吊销律师执照通常会改变这些在风口浪尖上从业者的人生轨迹。

“不管想法如何乐观,客观情况还是实在的。第一,他们的职业生涯和个人的收入、生活会受到影响。第二,就他们目前的状况,往往他们的家属,包括他们未成年的孩子也会受到牵连。”

中国人权律师团于2013年成立,旨在为中国公民提供及时有效的法律服务,维护公民权利,促进大陆人权发展。此后几年间,有数百名维权律师加入。律师团成员中有很多人都在“709事件”后中枪,陆续被失踪、羁押或吊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