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他们要让我在这儿,把晓波的刑期继续服完”

流亡德国作家廖亦武通过自己的脸书帐号发布了一段他与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的最新通话录音,刘霞在其中表示:“爱刘晓波就是重罪,就是无期徒刑。”廖亦武表示听后感觉“五内俱焚”。

刘晓波和刘霞;网络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其实在此之前的4月底,廖亦武就通过发表公开信的方式公开了一部分那段时间他与刘霞的通话记录。廖亦武当时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这是刘霞第一次表现出濒于崩溃的状态。”电话里,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刘霞在哭诉。

根据公开信的内容,很长一段时间来,刘霞一直在申请来德国治病和工作。据廖亦武介绍,去年,刘霞写过出国申请,但申请书后来不翼而飞。看管她的国保们一而再地许诺她准许出国,治疗抑郁症。”先是吩咐等到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后,接下来是吩咐等到今年3月的人大、政协两会闭幕之后。”但直到4月底,没有下文。

4月30日,廖亦武又同刘霞通了电话,约50分钟,有录音,但音频没有发表。按照公开信的转述,刘霞表示,”现在没什么可怕的,走不掉就死在家里。”她还说,”以死抗争对于我,最简单不过。”

廖亦武如今表示, 去年4月,他通过”柏林墙时代最著名的诗人兼歌手沃尔夫·比尔曼夫妇”,转交给默克尔总理第一封求援信,附录了刘霞手写的”给有关部门的出国申请”,得到及时回应,并借此建立了信息渠道。他指出:如此算来,德中政府间不公开的交涉,已长达一年余。直至今年4月初,根据种种貌似乐观的迹象,刘霞一次次整理行装,却不料梦想破灭,曾对她许愿的人也躲着不见,绝境中的她突发”以死抗争”的冲动。

“从低调运作转为高调呼吁”

廖亦武表示,高危关头,我不得不以《DonaDona,把自由给刘霞》为题,首次公开与她的谈话录音,从低调运作转为高调呼吁,在国际社会引起广泛关注。默克尔总理5月24日访华前夕,我接受了德国电视二台的访问,恳请默克尔总理将刘霞带出来,如果不成,至少可提出探病,或者让医疗专家去会诊–对于困兽似的刘霞,这或许是迄今为止最大的获救良机。

“然而什么都没发生!”廖亦武在脸书上表示。他指出,尽管默克尔在德国驻京使馆接见了李文足等多名709系狱律师家属,并强调她想亲自与刘霞接触;尽管在两国政府总理共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李克强宣称中方尊重人道主义,愿意就”人权个案”与德方对话–这算最高级别的官方表态。而在刘霞那边,警察提前数日登门,吩咐她去外地旅游以回避默克尔,刘霞坚决不走,警察也没勉强,只是频频规劝,并告知不久有人会与她谈出国。

廖亦武表示:”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许愿。警察说7月份,晓波周年忌日过后,肯定放她走。”他对此表示怀疑。建议先寻思应对之策。刘霞闻之惊恐,继而抑郁爆发。随后,廖亦武决定公开他和刘霞5月25日,也就是默克尔访华最后一天的电话录音整理。

廖亦武在通话中播放了以色列歌手Motty Steinmetz领唱的《太多爱》,据称刘霞非常喜欢。刘霞在歌声中哭诉:”他们要让我在这儿,把晓波的刑期继续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