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客文艺 | 赵楚 :我们男人要改变,是时候了

这次中国女性发出的Metoo声音,不仅仅是因为其肇始于骚客文艺两位作家,更是因为在此过程中看到男女平权之重要性,故骚客文艺邀请著名学者赵楚先生撰文,倡议中国男性更新认知,改变行为,摆脱男权心态,重塑与女性的相处之道。希望这是中国版本#HowIWillChange的开始,Metoo运动的责任,不就是为了让所有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最终能够从中获益吗?

关于近日#Metoo的事,朋友约我说几句话。

起初我并不适合就此谈论,因为,首先,我对国内外女权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缺乏专业的了解和观察,我的学力不足以评析此事;其次,对引发此次讨论浪潮的具体事件及其中的人和事也不熟悉;其三,我本不习惯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说话。

考虑之后,最后还是决定就此说几句的原因是:我是一个男人。

无论广义的女权问题也好,还是本次引起聚焦的案例日益增多的骚扰指控也好,我理解,#Metoo作为社会运动,其触及的对象总是无可讳言的,那就是:我们男人有意或无意的行为、思维、习惯,这背后自觉或不自觉奉行的两性交往与关系伦理,以及两性文化。

因此,讨论#Metoo的现状和未来,不出来作为男人说话,那是难有实质意义进展的。简单说,作为男人,对#Metoo作为社会运动与思潮,我只有一句话:我是无条件支持的。之所以支持,因为我有充分的理由。

 

#Metoo作为社会的思潮和运动,我理解是以性别平权为诉求的,而稍具当代生活经验的人不应该陌生,在我们身处的时代和社会里,一般权利状况非常糟糕,那么,女性性别权利和尊严的情形只能是更糟糕。因此,作为一个权利价值迷狂,对庞大的性别人群为权利而进行的奋斗,我自然不能无动于衷;即使这种思潮和运动的发展和深入意味着我作为男人行为和思维的改变,即使这种改变是艰难的。

我素来相信,所有为争取和建构平等权利而付出的热情和勇气都是值得推重与敬佩的,因为,这些付出给所有为平等权利而进行的斗争提供了珍贵而新鲜的动力。

我们的社会正需为权利而斗争的热情和勇气,所有为权利和尊严而挺身的个体或群体,都值得格外的尊敬与支持。我想,只要扪心自问,这是绝大部分人不会怀疑的。

 

#Metoo主要关涉到对女性的身体、心理、人格和意志的侵害,因此,作为男人,我以为,在上述的一般权利的认识之外,尚特别需要有一种女性性别的意识——已有的各种申诉者和指控者所诉求的并不是一般抽象的社会成员的权利,而是身为女性应有却常被侵害的特别权利。在我现下的理解中,这就是包括男女在内的社会全体成员如何对待女人作为女人的问题。

已有的申诉和指控给很多男人带来不安,甚至恐慌,在我看,这是完全不必要的。诚然,被指控者会引起生活里连串的后果,但我以为,也应该看到,#Metoo代表的女权并不是传统秦香莲或打流氓那种道德抨击——这是一种因社会与观念进步而带来的新的两性关系伦理,这是两性无比久远关系中历史性革命意义的一个变化。事实上,女人的权利觉醒提供了男人一个机会:学习从新的伦理视角来思考两性关系,来重塑与女性的相处之道。

这意味着历史性的变化。那些挺身而出的女性因为战胜过去阴影和寻求性别正义的勇气而重塑了自身的人格和生活,对男人,即使对于那些深受波及的男性而言,这何尝不是从意识上、行为上和心理上重塑自身的机会?正如有人说,没有女人是天生的,意指女性的传统被物化社会角色是一种历史男权和父权文化驯化的产物;同理,也没有男人是天生的,我的意思是:男性常沾沾自喜的异性捕猎者角色也是自觉或不自觉社会及自我教化的产物。

因此,在我看,支持#Metoo和当代的女权努力,实质上也是男人对自己的支持:通过支持女性成为更好的人,使我们男人自己成为更好的人。进一步,更好的女人,更好的男人,那正是一个更好的社会,一份更好的生活所必须的基本条件。

这意味着很艰难的挑战,意味着男人要改变,这自然很痛苦,但相比女性在现下社会的挺身,这未必更难;相比我们社会的女性因性别压迫和被侵害带来的痛苦,以及由此不可避免的两性关系的紧张和痛苦,这不会更痛苦——所以,值得。

作为男人,我们不应在创造新的两性关系伦理和社会文化的历史事业中——实质上是建构和塑造新的两性人格与生活上——自甘后人。

一句话,我们男人要改变。是时候了。

 

有人说,#Metoo话题在社交媒体和舆论场的兴起冲淡了人们对重大现实社会议题的注意力。此论似是而非。且不说,没有人有足够的能力和权威可以指导人们的思维注定先聚焦于哪件事,特别是对于那些受到侵害,心怀痛苦多年的女性来说;即以事实而论,社会的热点来了又走,如走马灯般各占据三五天眼球,而两性的关系与我们物种的历史同久远。

你我绝不会每日遭遇暴君和酷吏,但却注定每日都会与女性相遇于各种公共和私人的场合。所有的呼声都有其意义,而终极的意义不是我们可以裁定的。

又有人说,#Metoo所涉及的那些个案应更多寻求法制的渠道去解决。这种说法不能说不正确,但作为当代人,我们不能离开基本的现实谈论问题,而现实是,不仅受侵害女性缺少基本的社会支持声张权利,获得正义,实际上,在一个性骚扰立法尚缺如的社会里,目前社交媒体提供的渠道几乎是唯一的发出声音和获得某种心理安慰及救济的渠道;更不要说,谈到法治,人们怎样向从不存在的事物呼告正义呢?

我们可能是意识和行为跟不上时代的男人,但我们不能自欺欺人。

还有人说,#Metoo已揭露的个案中,由于社交媒体和舆论的传播特点,可能造成对个别男性的损害。诚然,我们看到今日诸多对当前#Metoo实际的和可能的缺点的讨论,这些讨论自有其意义,但我还是应该指出,纵观涉事男性的辩解,以及相关质疑的意见,不得不说,男权辩解的色彩太浓厚了。

 

我们应该意识到,#Metoo不是传统的道德裁判,而是依据新的女性的权利和自我意识而来的社会思潮及运动,这是新事物,新道德,新标准,在此之前,所指控的细节可能不准确,所陈述的事实涉事男女可能各有不同认知,甚至大胆些推测,某些女性今日对事件的意见与事发时的表达确有差异——但男人应该意识到,这并不重要,因为,在新的女权观念和两性伦理之下,她们今日的感受、痛苦与表达才是重要的,才是观察和思考的真正起点。

在我看,对男人来说,无论有无被波及,对于#Metoo,我们首先要有一个全新的态度。我们过去自以为没有问题和习以为常的两性关系方式,当今天女性说有问题,那我们应该先确信:这就是有问题。

女权的事,女性的自身性权利和感受,应该以女人的标准为基准,哪怕这个基准是不无变动的。同理,#Metoo重要,还是其他公共议题重要,这也应多尊重女性的意见,而不是自以为是,自以为真理在握。

 

包括不少女性在内,都常说一种观点,说现实中男权/父权的意识和行为多出自历史文化的原因。对此我觉得有做简单辨析的需要。

与自然界其他物种相比,人类的性活动和两性关系可以说是最不具有生物性特征的。从古希腊海伦往特洛伊的逃逸到我国《诗经》时代的吟唱,再证诸孔孟及历代圣贤的教诲,人类的两性关系的方式可以说文明的基本内容。

稍具中国古代文学常识的人不难知道,自古以来,虽然教条中不无贬斥和压制女性的文字,但同时,历代均不乏伉俪情深,情深真挚,基于互相尊重和爱惜的两性关系。中国历史文化中除了有压迫女性权利的历史,也有尊重和爱护女性的传统。

我想说,无论作为被指控的波及者,还是作为旁观者,我们男性应该有一个起码的自觉:不能把不正当、不道德和不尊重的对待女性的个人历史推给笼统的历史文化,归因于所谓无法界定的圈子与界别文化。无论古今中外,照样不乏绅士和君子的范例。

传统的男权文化是可能潜移默化对我们施加作用的,但对于具体的涉及女性的不当言行,只能由我们个人负责——反省,忏悔,补偿,甚至承担刑责;受社会和公众的百般谴责,甚至身败名裂。这都是个人的事。

时代变了,真男人不能回避这一课。这一课是有益处的。

换言之,所谓我们男人要改变,其实就是:我要改。

 

我们是现代人,我们早已过了谈性色变,把性事当作洪水猛兽的时代。作为男人,我们可能在知识上和其他事务上耽于陈旧的观念,遵循错误的操持,犯下错误,从而造成各种伤害,我们同样会在两性关系和伦理上犯错,从而给女性造成伤害。所有的错误都值得修正,对于#Metoo已揭示的女性的令人震撼的隐秘创伤和痛苦,我们要有这个起码的自觉。

#Metoo的核心观念是女性的性同意权,这是新的两性伦理的关键。不必纠缠个人性关系历史上关于同意的不同解释,这毫无必要,重要的是女性现在表达的她的感受,生活在于现在和将来;可以说明,可以澄清,但没必要百般抵赖和辩解。那没有用。现有的#Metoo自然可能有各种不难发现的缺点,但这需要在其展开中自我修正,这不是男人自我辩解的借口。

至于已有个案牵涉的日常两性社交伦理,这比狭义的性关系伦理更有意义,因为更具有普遍性。不要在公共或私下场合说令女性不适和不快的两性话语,举止礼仪更注意尊重和适当,诸如此类。这些事都很具体而琐屑,牵涉我们日常的生活和操持,贯穿从公共场所、工作场合到私人社交的全过程,要有意识养成新的习惯。

这不仅是男人个人的事,这是一个社会在新的世纪应有的自我教养过程。林肯总统说,一座分裂的房子是难以站立持久的。他是指蓄奴时代美国南北对立的状态,其实,在社会的思考里,此话更为适用:当我们社会里一半的成员感到自身的权利没有保障,受到各种肆意侵害,为各种被侵害的无处申诉的痛苦充斥,求社会进步与更美满生活的希望是渺茫的。此理易明。

所以,虽然对于女权的理论和实践缺乏了解,对目前的#Metoo更缺少发言权,但我愿意不揣冒昧说出这些作为一个男人的感想,给所有关心此事的男性,作一个抛砖引玉的参考。

我们不能满足于仅仅当已有申诉和指控的超然支持者,身为男人,我们自己都是被#Metoo触及的对象,我们得想想每个人自己,得学着严肃面对。我以为,这才是对#Metoo真心的支持。

我们真的要改。至于怎么改,还得多听女性的意见,我们不要自说自话。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中国Me Too

2018年7月29日, 3:51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