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新法|当事人走窄门

我们所去之地,有敞亮庄严的正门,却在一旁辟出狭窄的侧门,供当事人出入。窄门连着甬道,甬道通往剧场,导演从不露面。

阅读更多

女权中国|弦子在法庭上的自我陈述:需要接受审问的并不仅仅是我

今天的我已经29岁,第三次走进法厅等待法律的判决,但可能我依然等不来真正的调查,只能后悔当年我为什么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性骚扰,提前携带录音笔与针孔摄像头,毕竟只有这样的证据才能让法院信服。但无论结果如何,我还是想在法庭里说出我想说的话,相信这番话会被法官听到,这不会没有意义。

阅读更多

T China|为什么是她?

高等院校常被形容为“象牙塔”,原因之一在于,高校被期许为“远离社会黑暗之处”。但正如层出不穷的高校性侵新闻揭示的那样,黑暗并不会放过这片表面上的圣洁之地一在教师与学生之间,也在同学之间。

阅读更多

NGOCN|黄雪琴:我其实并没有踏得多前,只是社会退得太后,每个人退得太后

“我真的觉得我们需要去抵抗,从生活小事做起。一个人的抵抗不是说那么伟大,做好你的本职,守好你的良心,做记者报导真相,医生把病毒就是会传染的说出来,去医治就好了。但那么多人为什么可以瞒着良心……其实是全民的失责,每个人都没有守住自己。未来我也不知道是好一点还是坏一点,但至少我可以说我是那时候守住了自己的人。”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404档案馆】第174期:我们的命运也会像那辆大巴,驾向坠落的黑夜——贵州隔离大巴翻车悲剧引发的舆论风暴

【翻车现场】我得罪了邻居,他把WiFi密码改了,我骂了半天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