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韬文传 | 朱军ME TOO当事人露面:我希望再没有人受到伤害

【编者按】 ME TOO社运继续席卷中国,为遭到性骚扰乃至强奸的受害者们鼓起勇气曝光性侵者,争取国民的性平等权利。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是目前唯一起诉爆料人的疑似性扰者,被起诉者积极应诉,当事人将为爆料人作证。事发4年后的2018年8月18日,当事人自述心迹:朱军性骚扰带给自己无尽的伤痛,发出照片意在激励性侵受害者不再受伤害。

朱军ME TOO,真相究竟如何?吃瓜群众希望双方对簿公堂,早日还原真相。假如朱军的确性骚扰,则必须身败名裂!

托律师函的“福”,最近又有一些媒体想要给我一个发声的机会(尝试),由于不敢完全曝光,我只能接受背面的拍摄。

今天在家接受采访时,摄影师让我站在窗前,背对摄影机,出来的成片里,我的背影看起来渺小又卑微,看到照片的瞬间,我情绪突然崩溃,躲到卧室大哭一场,并谢绝了摄影师的拍摄。

采访结束后,我开始思索自己为什么会崩溃,并意识到:原来那张照片里大大的窗户框与黑色的身影让我回忆起了四年前与最近两次做笔录的过程:一切都是冰凉、严酷的,那种沮丧的感受又一次包裹住了我,而这张照片也清楚的点名:我是受害者,也是弱者。

在拒绝摄影师时,我认为自己的愤怒点是对方的不专业:这是一张纯粹的“受害者”照片,照片中传递的软弱、逃避的信息十分容易给拍摄对象带来二次伤害,如果是一位有类似经历、可以感同身受的女摄影师来进行拍摄,那它一定不会呈现出这样的效果。

但随后,我意识到自己的愤怒是因为我一直想要逃避现实——我确实就是一个弱者,从7月26号发表那篇文章,经历了无数次无法刊登的采访与无疾而终的申诉,我都一直不愿细想这个事实:我的处境和四年前没有本质区别,我依然被某些人无视,我依然无足轻重,很可能面对再次失败的命运。

但现在我接受这件事,并感谢这次让我崩溃的拍摄,它让我明白两件事:一、受害者可能遭遇的二次伤害无处不在,我们应该保护她们,告诉对方你并不渺小,并不孤单,你的胆怯畏缩并不是你的问题,而是社会没能保护好你。二、我确实是个弱者,前路艰险漫长,如果我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或许代表着潜意识里我想要放弃这件事。

所以我决定承认我的弱小与微不足道

———我身处樊笼之中,缺少勇气、微不足道、畏缩逃避,就像这张照片一样。

我接受这个现实,但这不会是结束。

这张照片是前不久一位摄影师帮我拍摄的,那时我很不满意,但此刻我感谢他帮我记录下了现实,而没有伤痛浪漫化:因为伤痛就是伤痛,现实就是现实,这一切残酷,但并非没有意义。

我发出这张照片,是因为我希望再也不要有这样的照片,我希望再没有人会受到伤害,我希望女孩们能得到更多保护,在直面镜头时,她们都可以笑的坦荡。

既然很多信息无法传递,那我就经常给大家分享一下小事(只是小事?)吧。

相关阅读:

【网络民议】我军哥各方面打点好,又能硬起来了

【网络民议】微博曝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实习生

【真理部】朱军有关信息

一五一十 | 朱军不小心泄露了“国家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