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电视台批评“恐中症”的节目,被中国官方抗议种族歧视。时评人长平认为,中国官媒才是货真价实的辱华者,根本不在乎是否给读者提供真实准确的信息,把老百姓当猴耍。

 

长平观察:别“碰瓷”,更别碰喉舌媒体

 

主持人说,”顺便说一下桂民海……哦不,让我们忘了这事吧,看我扯到哪去了!””我们不关心桂民海。”你怎么理解?

 

(德国之声中文网)先说一个笑话。有一个人,义正辞严地宣布:“我最讨厌两种人:一是种族主义者,二是说话前后矛盾的人,三是黑人,因为他们连数目都数不清楚!”

 

有正常理解能力的人都知道,这个笑话是在嘲笑种族主义者——他们宣称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其实他们是;他们歧视某些种族不懂逻辑,其实他们自己前后矛盾;他们看不起某些种族智力低下,比如学不好数学,其实他们自己不会数数。

 

被嘲笑的种族主义者还没来得及生气,被种族主义者歧视的黑人却生气了。黑人生气不是因为他们不懂幽默,而是因为有媒体误导他们:那个人竟然说他最讨厌黑人,因为黑人不会数数。尽管那家媒体一直站在权贵一边,恃强凌弱,颠倒黑白,撒谎成性,但是黑人想它还不至于在这个事情上乱说,就算它想利用我们来帮权贵打击那个人也没关系,毕竟那个人歧视我们了——我们的祖先被当作奴隶买卖,那有机会像白人那样上学,凭什么嘲笑他们的后代学业不好?

 

那个嘲笑种族主义者的人尴尬了,解释说:“这是一个玩笑……”那家媒体接过话对黑人说:“听见了吗?他嘲笑我们,还说我们不懂幽默!”有黑人犹豫了:“我们是不是误解了?”那家媒体及其支持者高喊:“小心有人被收买了!……‘黑人连数目都数不清楚’可是他的原话,赤裸裸的歧视,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在瑞典电视台“辱华”风波中,《》等中国官媒正在扮演这样的角色。一如既往地,它们是货真价实的辱华者,根本不在乎是否给读者提供真实准确的信息,把老百姓当猴耍。

 

“我们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我们是!”

 

瑞典电视台(SVT)上周五(21日)播出的那个讽刺节目一开始,主持人带领观众喊:“我们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我们是!”他还在节目中说,“瑞典人痛恨种族主义者,除了谈到中国人的时候。当然,还有俄国人!”在中国官媒的报道中,这些竟然不是对瑞典存在歧视华人现象的批评和讽刺,而是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宣言——“我们就是要当种族主义者”——就像有些中国网民叫喊“宁可台湾不长草,也要解放台湾岛;哪怕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一样?

 

这些官媒当然不傻,否则不会在报道中故意隐去桂民海,一个在泰国失踪、几个月后出现在中国电视屏幕上“认罪”,两年后被释放,随后又失踪至今的瑞典籍华人。节目中引述时事评论人意见,认为最近一起酒店纠纷演变成外交风波,跟达赖喇嘛访问瑞典以及瑞典政府抗议桂民海失踪有关。主持人说,这怎么可能,瑞典人根本就不关心桂民海噢。“顺便说一下桂民海……哦不,让我们忘了这事吧,看我扯到哪去了!”“我们不关心桂民海。”按照中国官媒的逻辑,这也应该不是批评和讽刺,而是正经八百的真话才对啊——那应该为他大胆敢言高兴才对啊!

 

主持人说,瑞典人对中国一无所知,不知道深圳、重庆等城市有多大,不知道三峡大坝有多厉害,不知道世界上最长的桥大多在中国, 不知道中国有55个少数民族——当然也不知道中国领导人忙得没时间吃饭,因为他们有这么多少数民族要去镇压!正因为如此,他们也就不知道中国游客撒泼时怎么去应对——坐在地上,双手举向天空,然后重重地拍打双膝,是在说“Help!”吗?怎么听起来像“现在就杀了我吧”?

 

中国官媒患有更严重的“恐中症”

 

节目的最后,以瑞典官方旅游宣传片的形式,讽刺瑞典人一方面声称欢迎中国游客,一方面又提一些“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辱华”建议。正如电视台在声明中所讲,他们要批评的,就是这种片面夸张的“恐中症(sinophobia)。

 

中国官媒称,瑞典电视台嘲笑我们,还说我们不懂幽默。这是故意把嘲笑种族主义者等同于种族主义者嘲笑歧视对象了。央视春晚上演过大量的歧视节目,比如嘲笑外地人口音滑稽、残疾人行动不便、女人大龄单身等等。为歧视辩解的人常用的话术就是“你们不懂幽默”,因此官媒移花接木得心应手。但事实上,这是一回事吗?

 

另外一种习惯性解释是,东西方对幽默的理解不同。文化当然有差异,同一文化中幽默感受也不一样,但是再怎么不同,官媒也应该让读者知道,人家到底是在讽刺谁吧?

 

瑞典台的声明中说,他们的美意似乎没有传递给中国人,导致了误解。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国官媒故意扭曲真相,断章取义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操纵是非,愚弄民众——想一想在异常严格的审查环境中,那段容易引发误会的节目片断为什么畅行无阻? 二是这个节目引用大量歧视素材时,应该给予更清晰的解释,以及更明确的态度,避免误会。

 

如果有人从后一个角度,批评瑞典电视台制作水准可疑,批判力度不够,甚至感觉到感情受伤上街抗议,告上法庭, 我都没有意见。但是抗议者应该明白,中国官媒患有更严重的“恐中症”,它们的扭曲报道让这类脱口秀讽刺节目的不足之处雪上加霜,构建出让中国读者感受到真真切切的种族歧视的新的事实。

 

这类节目以及整个西方主流媒体批评的种族歧视,以及对西藏和新疆地区人权状况的关注,对桂民海等人遭受的非法及非人道对待的抗议,都被中国官媒扭曲成国家或民族之间对抗,演绎成了“中国人要站对立场”,“我泱泱大国岂能输给区区北欧小国”这样货真价实的种族主义叙事。在它们眼里,人的尊严分文不值,被愚弄的民众就是待割的“韭菜”,就是用来对抗西方以维持统治的“代价”。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时代|瑞典“辱华”事件

BBC | 瑞典电视节目被指“辱华”:种族歧视还是误会

自由亚洲 | 瑞典暂停引渡维吾尔人回中国

德国之声 |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国上下反“辱华”

【异闻观止】瑞典辱华节目制作人:没打算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