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先全国!广州地铁迈进人脸识别安检时代
原创: NGOCN君 墙洞丨NGOCN 今天

去年10月,广州地铁启动全面人机同检,转眼实施已满一年。今天,广州地又开始推出人脸识别安检,目前已在四个地铁站试行。

据NGOCN现场体验,该人脸识别安检系统需要乘客先绑定身份证及人脸信息,乘客通过时可选择扫描二维码或人脸识别两种方式过闸。对比之前,这个系统好处在于无须“人包分检”。尽管如此,NGOCN现场观察到,除地铁工作人员及媒体外,今天几乎没有人使用该通道进站。

去年,我们的调查发现,广州地铁的安检预计花费26.7亿元,经费全部来自市政拨款。

至于地铁安检与出行安全之间的关系,实质则更为复杂。

(本文内容首发于2017年10月)

2017年10月10日开始,广州多个地铁站将实行“人物同检”式安检——人过安检门,包过安检机,等到11月30日,全广州的地铁站都会完成这一“安检升级”。

在全国范围来看,地铁使用安检机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但广州地铁的“升级”却具有“历史意义”:意味着全国各省省会城市的地铁站,都用上了安检机。

图片由NGOCN原创,制图:阿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事实上,最近两年内开通的地铁线路里,绝大部分在建设时已经配备了安检机。如果有关部门的思维没有发生转变,那么广州装上安检机后,恐怕再难在中国大陆找到一个不需过机安检的地铁站了。

图片由NGOCN原创,制图:阿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目前,地铁安检主要有三个等级,而广州地铁则是从初级版的随机人手检查“升级”到高级版“人物同检”:

图片由NGOCN原创,制图:阿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但不少广州市民在新闻留言区称这种措施无用,“防君子不防小人”,地铁安检升级不过是劳民伤财的工程。那么问题来了,地铁为什么需要安检?

最常见的说法,是为了安全

安检真的能保障安全?

在google上搜索地铁安检的英文关键词(subway+security check ),第一页的资讯里,超过一半都是中国地铁安检的新闻:

在地铁里大规模使用安检机器,要求“逢人必检”、“逢包必检”的确是一个“中国发明”。2008年7月,北京地铁开始对乘客进行安检,是世界上第一次在城市地铁上进行的安检。

但这个“发明”却没有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方推广,尽管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在提防恐袭和加强安保,却鲜见有地铁站设置强制安检的机器。一个重要原因是,投入成本高,而成效不佳——由于地铁客流量大,就算投入再多的人力和设备,也难以真的做到逢人必检,想偷带违禁品进地铁其实并不难。

在官方论述中,地铁安检的成效是截获到大批违禁品:

“仅2016年,北京地铁就查获了20万余件违禁品,值得注意的是,这里面有一半以上的乘客是蓄意将该危险品带上地铁的,另外一部分乘客是不清楚自己所携带的是危险物品,不知道会给他人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才带入地铁。”

——广东省委省政府权威移动发布平台“南方+”

听起来很吓人吧,居然有10万多件违禁品是乘客蓄意带上地铁的,难道真有那么多恐怖分子?

再看看这两张安检人员查获的违禁品照片:

在江汉路地铁站里被“查获”的防晒喷雾,图片来源:武汉晨报,摄影:詹松

地铁安检人员展示查获的违禁品,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摄影:黄亮

没错,它们都是各种喷雾——防晒喷雾、防狼喷雾、杀虫水……

“这位乘客,你蓄意携带防晒喷雾上地铁,已经严重威胁了地铁安全”

(设计对白)

喷雾属于易燃易爆品,这的确是存在一定隐患,不过关于喷雾爆炸的案例很少见。在《广州日报》的地铁安检升级报道中,整理了“近年因乘客物品发生的意外(不完全统计)”,其中也有关于喷雾的内容:“2014年3月4日上午,地铁五号线有两名男子玩弄女性防狼喷雾剂,发出刺激性气味,导致车上乘客产生恐慌,在疏散过程中发生踩踏,13名乘客受伤,21趟列车晚点。”

敲黑板:玩弄,喷雾君都被玩弄了,还说是它的错?意外的原因是这两名男子的行为跟带不带违禁品没关系——如果他们开一瓶白酒(密封的不属违禁品)到处撒,或者在地铁上点蚊香,也一样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该报整理的意外还包括:乘客丢弃的锂电池短路自燃、充电宝冒烟起火等,小编纳闷了,这问题不是乘客有没有带这些物品上地铁(充电宝也不是违禁品),而是物品本身有安全隐患,想保障市民安全似乎该做质检而不是安检。

2017年10月10日下午,小编致电广州地铁,客服回复指对于喷雾产品能否携带进地铁,需要根据现场实际检测结果而定,如是易燃易爆物品则不能携带进入。同时,在广州公安微信发布的消息中,禁止乘客携带的物品包括了艾滋病病毒的传染病病原体,广州地铁客服表示这只针对携带物品,不针对患者。

地铁的危险,其实不在恐怖分子

回顾地铁发生过的大小意外事故,由乘客带危险品引起的事故并不多。

早年常出现的意外事故是堕轨:

据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2014年上半年,北京地铁1号线、2号线由于乘客坠轨所导致的地铁运营受到影响的事件已发生7起,7人从站台坠入轨道。(《京华时报》,2015)

安装屏蔽门后,可以减少堕轨意外,但却发生过屏蔽门和车门缝隙夹死乘客事件:

2014年11月6日,一名女子在晚高峰时段乘坐北京地铁,被夹于屏蔽门和车门之间致死。

北京交通大学学生发表在《都市快轨交通》的一篇名为《地铁屏蔽门和车门联动危险倾向性分析》的论文,通过现场采集数据和建立模型,模拟一天内车门与屏蔽门联动开闭情况,论文作者发现,共有2372名乘客上、下车,其中56人在危险时刻处在危险区域,因此北京地铁五号线雍和宫站车门的危险倾向性为2.37%,而五号线正是事发车站惠新西街南口站所在的线路。(财新,2014)

此外,地铁扶手梯的意外更是多发事件:

根据不同地铁工作人员分析,出现扶梯故障或乘客受伤的原因各有不同,包括有乘客没站稳扶好、行李过重压坏电梯、零件磨损脱落、电梯没有应急装置、儿童玩电梯设施等等。而地铁电梯容易出意外或故障,也和乘客赶时间,客流量大甚至长期超负荷有关。

2011年7月5日,北京地铁4号线发生重大电梯故障事件,造成1死、3重伤、27人轻伤,图片来源:东江时报

地铁的应急系统也是值得关注的安全话题。例如上面讲到有乘客玩喷雾造成恐慌,最后变成踩踏事件,其实研究好出现问题时如何组织疏散,防踩踏,做好应急逃生宣传,可能比限制乘客带喷雾重要得多。

今年7月,深圳地铁因有乘客不明原因奔跑而造成车厢乘客恐慌、受伤,后调查是有乘客晕倒引起周围乘客不明原因奔走

也是在深圳地铁,一位乘客连着充电宝玩手机时手机突然起火,地铁工作人员及时做了疏散,旁边的乘客还拿起灭火器帮忙灭火,顺利解决了问题:

乘客可以拒绝安检吗?

安检原本是想保障安全,但因为有乘客反感安检,反而引起了冲突,曾经发生过乘客拒绝安检后情绪激动掌掴警察、不愿安检的乘客赌气连人带包过安检机等。

乘客连人带包进入安检机时的画面,截图自腾讯网

那么,不愿意安检的乘客能不能拒绝安检?

这个问题目前没有很明确的答案,地铁设置安检有一定的法律依据:

第三十四条,大型活动承办单位以及重点目标的管理单位应当依照规定,对进入大型活动场所、机场、火车站、码头、城市轨道交通站、公路长途客运站、口岸等重点目标的人员、物品和交通工具进行安全检查。发现违禁品和管制物品,应当予以扣留并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发现涉嫌违法犯罪人员,应当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

第三十五条,对航空器、列车、船舶、城市轨道车辆、公共电汽车等公共交通运输工具,营运单位应当依照规定配备安保人员和相应设备、设施,加强安全检查和保卫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

部分城市的交通管理办法中,也规定了乘客要接受安检:

第十七条 乘客应当自觉接受安全检查。不接受安全检查的,安全检查人员应当拒绝其进站、乘车;拒不接受安全检查强行进入车站、乘车或者扰乱安全检查现场秩序的,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武汉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管理办法》

十三、乘客应当自觉遵守轨道交通企业有关票务、安全等方面的服务须知,接受和配合安全检查,遵从服务、应急设施的使用提示,服从轨道交通工作人员的管理。发生纠纷时,可向轨道交通企业反映,但不得影响轨道交通工作人员的管理和轨道交通的正常运行。

——《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

不过,有人并不这么认为,2017年8月湖南长沙有三名律师把当地地铁运营公司告上法庭,他们认为地铁安检违反了立法法,要求法庭确认该公司在地铁站内以人工触摸及人工手持安检设备方式对乘客人身进行检查的行为违法。

但是,法庭并没有受理此案。其中一名参与此案的律师孙强告诉NGOCN,不受理的理由是,安检本来属于一种社会服务,而非政府行为。

那么,既然安检是服务,为什么乘客不能拒绝呢?

我们就地铁安检诉讼的相关问题,和孙强进行了通话:

Q=NGOCN

A=孙强

Q:您对于地铁安检诉讼的初衷是什么?什么事情让您直接对这种案安检产生反感的呢?

A:我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因为这种安检对于每个人的隐私是一种不尊重并且极其不正常的行为。而直接让我诉讼的事件是一次我带我女儿坐地铁,然后安检员对我进行了进行了搜身,然后还对我女儿进行检查,从后背一直摸到裤腰,这些敏感部位让我非常的愤怒,因为一个孩子,他们这样的对待,就显示了这种对每一个民众都不信任的态度,这种安检也是一种对人权的不尊重,所以我要进行诉讼。

Q:当时你有和工作人员说不想让女儿接受安检吗?你女儿多大了?

A:我女儿今年九岁,当时我就说,小孩没必要了吧。工作人员没有同意。

Q:另外两名律师是由于什么进行诉讼的呢?

A:理由都大同小异,大家都反感这种安检了。

Q:您诉讼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A:因为这种安检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允许这样做,因此我们以《立法法》作为诉讼的核心法律,因为《立法法》中没有对地方人大授权制定关于允许强制安检的文件。

Q:那这么说,地铁安检的设置其实是不合法的?可以这样理解吗?

A:其实地铁安检初衷我们可以理解,而在实际操作中,目前的地铁安检行为就违反了《立法法》的规定而安检构成的对人隐私权的侵犯也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但是其实对人还是对物品的安检都是违法的,他们连你带一个水杯都让喝一口。

Q:法院和地铁方面是否有回应呢?您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A:法院回应称不受理,不受理的理由是,安检本来属于一种社会服务,而非政府行为,因此不属于行政诉讼的范围,所以不予以受理。而地铁方面没有任何回应。我们近期将对长沙地铁方面提起民事诉讼,希望能有好的答复。

Q:那您对地铁安检有什么建议?

A:安检其实是应该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是一种安全的保障,但是要依照法律,在法律范围内进行安检,不能违法操作。像台湾香港没有安检,也没有太多的事故。我觉得强制搜身的安检本身就是一种不符合人们意愿的侵犯人权的行为,所以这方面应该多多改善吧。

Q: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A:安检其实是花费纳税人的钱进行的,因此肯定是国家,政府的行为,所以我希望法院能够受理行政诉讼。其实我还是对未来抱有乐观态度的,我希望国家能够逐渐走上保障人权的轨道上。

听说,超八成乘客认为有必要安检……

更有意思的是,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的《广州地铁安检工作民意调查报告》显示,89.52%受访者认为地铁安检有必要,81.24%受访者认为有必要加强地铁安检,其中,选择有必要加强地铁安检的受访者中,89.4%选择采用X光机、安检门和其他安检设备加强安检。针对加强安检可能降低出行效率的情况,90.84%的受访者选择“安全第一”。

图片来源:广州地铁官网

该调查在公园前、广州火车站、珠江新城、体育西路、昌岗等19个地铁车站开展,调查对象为16岁以上有搭乘地铁习惯的本地居住乘客,共回收有效问卷5064份。由于问卷是线下问卷,小编没有找到原问题是如何设置的。

去年NGOCN做了一次关于把安检升级的钱用在哪里投票,投票人数1333人,投票结果显示:最多人选择用来建设公厕,最少人选择购买安检设备。

其实,在亚运前,广州地铁也在多个站点设置安检并且购置了通道式X光机、液体检测器、爆炸物检测仪等三种检测仪,共21台设备,不过由于安检人手不够,在2010年12月到2013年5月,这批设备一直闲置着。为了不浪费,截至2013年5月,广州地铁曾经两次招标找买家,但还是卖不出去。

这批设备后来有没有卖出,就没有相关信息了。不过,这次广州地铁安检升级,则是下了重本要购置855套安检设备(2017年-2020年),下面会详细说说这点。

地铁安检是一件高成本的设计,《南方周末》曾经做过这样的计算:截至2015年5月,深圳共有五条地铁线路运营,共有131座车站,286台X线行李安检机,它们来自三个厂家,最便宜的是30万元,286台机器总价值约1.2亿元。这是设备成本,但不包括维修维护成本。再次是社会成本,按目前深圳地铁的日均客流量300万人次算,每次安检大约占用半分钟时间,总共约150万分钟,相当于3125个工作日。

你愿意用多高的成本来获得这种安全?

谈及地铁安检,有人会说,万一有恐怖分子怎么办?一出事就是大事啊!

那么,这时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成本。

我们当然都想过得更安全,但你愿意用多高的成本来获得这种水平的安全?

26.7亿元

更准确地说,是2668790098元,这是广州地铁线网安检服务项目(2017-2020年)(标段1~3)招标公告的预算总价。

同时,小编向广州地铁方面了解到,约26.7亿元的投入均为广州市政府财政拨款支持。

吃惊.gif

这笔钱,够买小编最爱的“芝士四季春”奶茶1亿杯了(还不算上半价的第二杯)!!

对广州地铁基建来说,这笔钱可以相当于下图的换算:

①5300座豪华公厕

根据中国广播网2012年报道,广州公厕造价30万元至50万元,一级厕所造价为50万元左右(广州南沙区百万葵园就有一座一级公厕)。(想想再也不用在地铁憋尿,就开心到笑)

②30万间母婴室

广州市财政局年初公布安排“推进母婴室建设工作经费”130万元,拟建150间以上母婴室。小编推算每间母婴室约8700元左右。(如果是广州南站那种相对简单的造价应该更低)

母婴室必备的婴儿护理台造价:母婴室婴儿护理台VT-8906 福伊特VOITH经典款3600元/座(购买数量≥100)

③80万间移动厕所、38万间无障碍移动厕所

某批发平台上“移动厕所”搜索结果总综合排名第一的商品造价3300元/间(购买数量≥100),而“无障碍移动厕所”搜索结果总综合排名第一的商品造价7000元/间。

④36.4万公里盲道

小编搜索到曾为广州地铁提供过盲道砖的建材公司。其在某批发平台标价购买超过一万片盲道砖则单价为22元/片,这笔钱可以买到1.2亿片瓷砖。

你可能会觉得,在整个广州市的投入来看,这么一笔钱不算大。但从广州市的 2016 年财政投入情况和 2017 年预算来看,这笔钱也不算少了:

2016 年,广州市市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情况:

对地铁投入的建设资金为 47.5 亿元;

在公共安全方面总支出为 54.1 亿元;

在教育方面总支出为 65.7 亿元;

在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总支出为 71.9 亿元

来源《广州市 2016 年预算执行情况和 2017年预算草案》

当然,还是有人会坚持,为了安全,花再多钱都是值得的!

但小编在这里,必须跟大家说一句:

“在没有过机安检的日子里,广州地铁号称全球最安全的地铁”

这个数据可不是给自己贴金的,是世界地铁协会(CoMET)公布的2015年数据结果,该协会成员是全球各地的大型地铁公司,目前参与者有16个城市和17个铁路系统:

除了广州地铁,北京地铁和上海地铁也是它的会员。换句话来说,从2015年整年数据来看,没有设置安检机的广州地铁比配备安检机、逢包必检的北京地铁和上海地铁都要安全。

目前无法找到世界地铁协会的原始数据,但根据港铁报告的引用,安全性指标的评估方式是以“每十亿载客人次计算的事故死亡人”来定的:

截图自《港铁可持续发展报告2016》

当然,“没死人”不等于真的很安全,安全事故的种类也非常多。

所以,我们通过地铁公司的公开信息、媒体报道,统计了自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10月1日,在北京、广州、深圳三地地铁中发生的故障/意外事件的原因:

在地铁官方发布中,大多数的故障是机件出现问题,而非有人为破坏,此外,北京较常发生乘客进入轨道的事件。总体来看,广州地铁故障/意外数要比北京和深圳低。

最后,小编还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案例:2014年的南京市首例非法携带危险物品危及公共安全案。

基本案情:南京空调工拿取时误将氨基磺酸当成了硼砂,并且将氨基磺酸和亚硝酸钠混在一起。从而导致南京地铁一号线南延线列车车厢中发生火情。

——来源:现代快报

大家都知道安检机对防晒喷雾,不,是炸药和火药十分敏感,但在这起案件审理过程中,却意外带出了一个点:承办此案的地铁民警表示,就目前(2014年)警方使用的安检装备来说,对工业上使用的一些化学物品是检测不出来的,特别是固体的或是粉状的,除非人工检测,否则很难查出来。

从原理上看,最常见的X光安检机是靠成像方式来工作的,对于这类固体或粉状的危险品,确实是无法查出。但这类物品也容易被乘客误带上地铁,例如在农药和化肥中,都可能包含有易燃品。这时候,严格的过机安检也只是看着安全罢了。

至于本次采用的“”安检,根据CN君现场的体验,确实要比原来的”人包分检“要快上一些。

但首先,目前系统尚存在不完善的地方。CN君的手机因为是金属物体被检测到,发出黄色警报,但成像结果却把明明放在大腿位置的手机显示在了小腿位置。其次,有人担心”人脸识别“存在泄露隐私信息的风险,要知道在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今天,人脸信息的重要性也在不断增加。

有兴趣使用“人脸识别安检”吗?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作者丨小田、寰宇意志、张天真

资料整理丨阿七、卢梓淇、张天真

扫码订阅NGOCN精选邮件

看到真实的世界

版权声明:如非特殊说明,公号文章内容均为NGOCN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