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朴石:教育平权没有奇迹

王朴石 星球商业评论

 

《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看哭了很多人——7.2万名贫困地区的中学生,因为接入了名校成都七中的课程直播,升学率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以文中举例的云南禄劝第一中学为例,参加成都七中的课程直播以前,一年仅有20多个学生考上一本,今年一本人数接近150,而且30年来第一次,有学生考上了清华北大。

还有一个更惊人数字,按照视频直播公司提供的数据:

16年来,7.2万名远端学生跟随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北,大多数成功考取了本科。

朴石算了一下,这些贫困山村学生的清北录取率率高达0.12%,比全国24个省市都要高。

难怪丁磊看完报道,会激动地说:

网易要拿出一个亿来帮助这项计划继续落地。

丁磊可能把这想成一个公益活动了。实际上,这项计划背后是一个公司在运作。孩子们看的直播来自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是由成都七中和成都东方闻道科技联合成立的远程教育学校。

根据东方闻道的收费标准,禄劝中学的那个班的学费分别是文科班6万/年,理科班7万/年。

东方问道做网络直播并非出于公益,多年来一直参与各种资本运作。它收费不低,上交所都曾经质疑过它的收费标准是否公允。

当然,更重要的问题是,一块屏幕,真的可以改变教育资源的严重不平等?中国的教育,真的有奇迹发生?

朴石注意到,有很多消息,《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没有写到。

比如,看成都七中直播视频的权利,只有少数人能享受——1300多位高三学生,只有两个网络班的学生可以看视频(2017年之前只有一个班)。他们从高一开始,就一直跟着成都七中的老师学习。

其他的班级想看视频,只能偷录直播。

这两个网络班,其实就是学校的重点班、尖子班,网络课程只是学校资源倾斜的一部分。每个班每年6万元或7万元的学费本来应该学生分摊,但是其实是由学校买单,2016年开始,全部由禄劝县教育局买单。

学生则用升学率来回报。2018年高考中,禄劝县600分以上学生共计50人,其中41人来自成都七中禄劝网络班,网络班的本科升学率是100%。

事情到这里就明晰了:

禄劝中学能享受到成都七中价格高昂的教学资源,是因为县财政买单,而且只能供尖子班使用。

以这样的案例,来说明一块屏幕能促进教育平权,是不是有点荒谬?说到底,这项技术依然是少部分尖子生的特权。

普通学生是被排除在外的。

《看天下》杂志曾经去探访过与禄劝中学一样接入成都七中直播的广西平果中学。为建直播班,学校花了30万买卫星信号接受设备。他们的副校长说:

直播班是全校成绩最好的班级,别的学生想进都进不来。

有些学校因为拿不出钱安装卫星接受设备,只能退出网络班项目。朴石注意到,陇南市武都二中以每人2000元的奖金来鼓励市区前1000名进入网络直播班。

既然禄劝中学1300个孩子中,只有100多个能享受成都七中的教学直播,那么,禄劝中学的升学率是怎么大幅提高的?

一般来说,升学率的突然升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优秀的初中生源留在学校,组成尖子班。禄劝一中和前面提到的平果中学都一直在做这样的常事,用马太效应来增加升学率。

而禄劝近年来的异军突起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朴石注意到当地领导说的这样一段话:

禄劝县是一个穷县,2016年投入了财政总支出的27%——7.5亿元发展教育,是所有财政支出中数额最大的一项。从2017年开始,禄劝县级财政每年安排预算3200万元资金,对高中农村家庭学生实施免费教育;2018年又增加投入310万元对学前、中专、大学阶段贫困学生给予精准资助。

事情非常清楚,是政府对教育的重视,是财政对教育的倾斜,换来的升学率。

花钱让网络班的孩子享受额外的资源,让他们能全部考上本科,为学校争光,是教育特权;免去所有农村孩子的高中学费,才是教育平权。

教育平权,依旧路漫漫。

在禄劝中学,成都七中的老师直播是尖子生的特权,在屏幕的另一端,成都七中的同龄人们已经在考托福了。禄劝县为孩子们交的网络服务费,有一部分会被成都七中拿到,七中的孩子们可以享受更好的资源了。

无论如何,禄劝的主政者才最应该被嘉奖——哪有什么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只有教育投入的不平衡。想提高教育质量,没有奇迹;只有一个字,钱。

对教育的重金投入,永远不会吃亏。肯为教育花钱的禄劝县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这篇报道也说了:

县里教育改善后,生源回来了,跟着学生出去的家长也回来了,整个县城又有了人气,房价都涨了。

星球往事

人人丨联想丨茅台丨映客丨华为

网易丨科大讯飞丨趣头条 丨陈羽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