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评 | 互联网不再互联,10个百度也搜不出你想要的

1969 年 10 月 29 日 22 点 30 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本科生查理和斯坦福研究所的比尔,各自在计算机实验室里,跨越 500 公里的距离,通起了电话:

“ 收到了 L 吗? ” 查理在教授的示意下,输入了单词 “ LOGIN ” 的第一个字母 L ,问了比尔。

“ 收到了。 ”

“ 收到 O 了吗? ”

“ 收到了,下一个。 ”

查理随后按下了字母 “ G ” , 系统崩溃了。。。

但是这个日子和时刻被永远记录了下来⬇️

因为互联网诞生了。

不过其实这只是两台电脑点对点连接,和现在的 Internet 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到了 1974 年,罗伯特卡恩和文顿瑟夫提出了 TCP / IP 协议,定义了互联网传送报文的方法,他俩可以算是互联网之父。

直到 1990 年,网络公用化,万维网被大家使用,才有了如今信息便利的互联网。

说起 “ 互联网 ” 对我们最大的用处,莫过于信息和资源的 “ 互联 ” 。

而为了让人更加便捷地找到资源和信息,又有的工程师给互联网做了 “ 黄页 ” :

一开始是门户网站,后来则是搜索引擎。

最早的搜索引擎 Archie

有了各种资源信息整合服务,互联网的 “ 基础建设 ” 算是打好了。

如今我们使用互联网获取信息时,完全可以用高效,便捷来形容。。。

真的是这样吗?

前段时间,一篇 《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 的文章传遍全网,指出百度在搜索结果里给自家百家号导流。

而且文章质量堪忧,下图是原文作者方可成搜 “ 特朗普 ” 时得到的结果⬇️

百度已经对此回应,现在百家号在搜索结果里占比已经降低不少

质量堪忧的内容排序靠前,这搜索引擎就没啥大用处了。。。

不过在 《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 一文里,方可成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

现在的中国互联网生态,其实越来越割裂了,微信公众号,微博,淘宝等各种平台都不对百度开放。

这对百度来说,就很难做了。。。

对我们中国网民来说,一般在公众号上看各家观点社论,刷微博获得最实时的咨询,逛淘宝看各种产品。

这三块重要的内容,百度上啥也搜不到!

有句话叫 “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 ,虽然能捣鼓出百家号高排位的百度不是啥 “ 巧妇 ” ,但差评君觉得 “ 无米 ” 其实更严重。

转遍了微博微信,却搜索不到原文链接

我们以为互联网是开放,共享的,知识和新闻是人人都可以轻松获取的。。。

曾经的互联网也确实是这样的。

但是现在的巨头科技公司,用上了互联网思维,把分享资讯,观点以及知识的平台也统统做成了互联网产品。

这种产品思维带来的后果就是,平台上的 “ 信息 ” 是平台这一产品的 “ 资源 ” ,而商场如战场,在战场上你是不可能和敌人分享资源的。

“ 互联网思维 ” 可能把好好的互联网,变得不那么 “ 互联 ” 了。

不仅仅是百度,差友们你们有多少次见过这张图了⬇️

前些时候, “ 多闪 ” , “ 聊天宝 ” 和 “ 马桶 MT ” 三家同时发布,同时 “ 被大量微信用户投诉 ” 的场景,让人啼笑皆非。。。

虽然从微信的角度上来说,竞品来自己的地盘撒野自然是要采取措施的。。。

但这种情况呢:你在抖音上看到了个挺有趣的视频,想和朋友分享,结果不能分享链接过去,得保存再发⬇️

又或者你在淘宝上找到了一本不错的小说,想告诉朋友,结果得整一条淘口令,还充斥着各种火星文来避开敏感词⬇️

同样的,微信的文章也不能直接分享到微博,复制粘贴是现在割裂的互联网环境下,我们吃瓜群众分享信息必备的技能。

而同样的情景在北美,搜索引擎巨头谷歌,和电商巨头亚马逊,哪怕明的暗的都在针锋相对,但你想在谷歌上搜一个产品,就是可以搜出亚马逊的链接。

哪怕你搜索谷歌自家的手机 Pixel ,也能同时出现 Google 官方商店和亚马逊购买链接共存的结果。

同样靠互联网吃饭,这两家巨头却有着这样一种社会责任感:无论做什么,我们不能侵犯用户在信息上的自由。

而国内的巨头们,却 “ 吃相 ” 难看得多。。。

用户只是想分享信息,只要戳到了巨头们神经上最敏感的两个字 “ 流量 ” ,屏蔽封杀直接上,用户体验什么的都滚一边儿去吧!

如果再继续这么下去,恐怕不仅仅只是 “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 ,而是 “ 中国互联网已死 ” 了:

一个不再 “ 互联 ” 的互联网,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图片来源:

National Public Radio ‘Lo’ And Behold: A Communication Revolution

The Guardian ” How the internet was invented “.

searchenginehistory.com

新闻实验室《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

Google “ Google Pixel ”

参考资料:

National Public Radio ‘Lo’ And Behold: A Communication Revolution

Wikipedia “ Internet ”

searchenginehistory.com

“ 普通用户上个网,跟双面间谍似的 ”